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沈鹤沈鸢全文免费阅读《双生奇缘》小说最新章节

来源:WXB 作者:奇缘花 时间:2019-07-22 10:58:48 主角:

沈鹤沈鸢全文免费阅读《双生奇缘》小说最新章节

双生奇缘

《双生奇缘》小说主角叫什么名字?主角是沈鹤沈鸢全文免费阅读,作者为奇缘花的原创热门小说《双生奇缘》在线阅读。

《双生奇缘》第14章

第14章摔一跤、进一步

可惜你的办法虽然很好,但是好像对白小冉这样的女孩没什么用。谢渊凡假装一声叹息。他明白沈鹤的意思,越发觉得沈鹤这个人很可爱了。

计划实施的时候,他一直躲在不远处观察沈鹤这边的进展,然后找准机会搀和一脚。整场事件下来以后,他只觉得沈鹤这个男孩还真是不一般的有意思。比如他故意躲在白小冉身后,如果装腔作势也就罢了,没想到竟然像个小女孩似的簌簌发抖!然后又扑到徐磊的身上死皮赖脸,结果被徐磊丢在了地上,扭了腰痛得在地上打滚。还有在自己出现解决了事情之后,白小冉要回宿舍,拒绝了自己,不,其实是沈鹤要让自己护送白小冉回宿舍的主意后,不顾他身上的痛楚责怪自己不懂得把握机会。以及虽然嘴硬但还是没办法需要扶着自己回宿舍的样子,谢渊凡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面露笑意。

你笑什么沈鸢见谢渊凡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有点汗毛倒竖的感觉,但你要知道,我的计划还算是成功的从执行方面来看沈鸢还以为谢渊凡在嘲笑她计划的失败,为自己的计划辩解道。

我知道。谢渊凡道,我很佩服。

沈鸢瞥了一眼谢渊凡,觉得他还是在说反话,便不想理他,给自己调整了一下姿势。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后,沈鸢突然心生灵感,有种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的感觉,对谢渊凡说道,针对这次计划的失误,我们下次的机会一定要把白小冉的个性考虑进去,那就不会有问题啦。吃一堑长一智嘛。

还有下次?谢渊凡显得很无奈也有点不情愿,算了吧,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好。

顺其自然你个头。沈鸢毫不留情地责骂道,你都顺其自然一年了,也什么成果都没得到。感情是需要外力来推动的,特别是你这种。你碰到我这个智囊算你幸运,别这么不识好歹。

谢渊凡无语了,沈鸢还来劲儿了呢,那你说你的新计划是什么?

这次的攻势比较猛烈。沈鸢说道,还记得上次我们在花园里说过的吗,要针对白小冉最喜欢做的事创造一次你和白小冉浪漫的独处时间,主要目的就是为你的印象加分。我想的就是这个。

就是让白小冉和我一起上后山点着篝火依偎着看星星吗谢渊凡回想了起来,没底气地说道,这怎么可能!但是他脑海中已经呈现出了与白小冉相依相偎在夜色下的画面,又觉得十分的美好,很想一试。

感觉你还没做就输得一败涂地了沈鸢没好气地说道。

那你说说看你的计划吧。谢渊凡打定主意,如果这次沈鹤再说出什么会让他自己受伤的计划,他一定会坚决拒绝执行的。

嗯。之前在艺术中心,白小冉就和我说过想和我一起去后山,所以我会定一个日子约她去后山过一个浪漫的晚上。沈鸢侃侃道,你呢,就在山上准备好一切,等待白小冉的到来,而我的作用只不过是诱她上山,接下来就要看你的表现啦,营造最浪漫的氛围,满足她的愿望,和她恳谈一次,用你那套哲学的道道打开她的心扉。

你不是说这次计划会考虑进小冉的个性之类的吗,我听着你好像完全没有痛定思痛啊。谢渊凡语气中略带嘲笑,不过总算松了口气沈鸢没说出什么惊天的让他没办法接受的大计划,听起来还倒简单。

你的意思是?沈鸢明知故问道。

小冉你又不是没领教过,如果她发现受骗了,肯定会直接扬长而去的,多一秒都不会停留。谢渊凡摆摆手道。

不会吧。沈鸢道,毕竟爬上山来了,然后看到你虽然很不快,但是她是一个骨子里都很浪漫的人,看到这么个场景,清风、星星、明月、温暖的篝火就算不管主人公是谁,也想坐一会的吧。她可不是这么意气用事的人。

你说的倒好像比我还了解她似的。谢渊凡挖苦道。

我当然没你了解白小冉。沈鸢心平气和地说道,我只是再假想各种可能,再想出应对的办法啊。如果真如我所说的,白小冉经受不住梦寐以求的场景的诱惑,肯和你坐下来,那是最好不过了;如果她真的扭头就走了,就要看你的了。凭借她的智慧,我想她一看到你,就会联想到今天的这件事,明白我一直不喜欢她,而是在帮你追求她吧。所以我只能推波助澜,紧要关头还是要看你啊。说到这个真是恨铁不成钢沈鸢瞪了谢渊凡一眼,想起刚才自己叫他去送白小冉,结果他却留下来要将自己扶回寝室的事。美滋滋,但还是恨铁不成钢。

你也知道的谢渊凡微微有点沮丧,我做不到。如果小冉一看到就转身离开,我只会呆立在原地什么也做不出来。谢渊凡几乎可以想象到白小冉一脸愤怒转身离去的样子,而自己因为强烈的冲击而呆立当场,非常伤心沮丧,几乎迈不动步子去追她了的样子。

沈鸢沉默了一会儿,明白谢渊凡的顾虑,便说道:其实是我的不对。我一开始帮助你的定位就有点偏差,好高骛远了。我本来一直想要让你追到白小冉,首先就是要提升她对你的好感,反而忽略了你们之间的问题和裂缝。你们的好感度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是青梅竹马,即使她表面上对你漠不关心避而远之,但是十几年的感情不是白培养的,她还是将你当做很亲近的人吧。问题在于她对你们感情的看法与你背道而驰,应该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你和她敞开心扉谈一谈。

谢渊凡被沈鸢说的一愣一愣了,但是他还是明白了沈鸢想要表达的意思,说道:我也一直想和她好好谈一谈,但一直找不到机会。

这不就给你创造机会了吗。沈鸢耐心地说道,后山就是一个契机,让你们两个在良好的氛围中坐下来,彼此好好地坦诚一下各自的想法。你面对白小冉时紧张和笨拙,基本都源于你一直想在她面前有好的表现,结果总是不尽人意。这一次,你不要想着怎么做怎么做才能赢得白小冉的青睐,只需要放轻松,抱着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好好谈一下的心情面对她,我相信你就能正常和她交流,并且用诚恳将她留下来了。

你说得对。谢渊凡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站了起来,就这么办。

不过我还要观察一下她明天对我的态度。沈鸢说道,而且攻势也不宜太频繁了,免得让她产生疑心。秋天和冬天的星星会比较多,而且更明亮,也更加适宜点篝火,所以我准备十月十一月再酝酿这个计划。

听你的。谢渊凡现在在白小冉的事上几乎全部都听从沈鸢的安排了。

《双生奇缘》第15章

第15章小回顾

这么早就回来了?白小冉走进寝室的时候,室友桑洁正坐在桌边看书,见到她走进来便问道。

嗯。白小冉哼了一声,一头栽倒进了床上,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桑洁放下了书,转了个身面对白小冉道,怎么,进展不好?

进展简直是狗血了。白小冉闷声说道。

狗血?桑洁在脑海里开始想象,能让白小冉觉得狗血的情景。她知道白小冉天生想象力丰富,各种情况她都不大会吃惊,反而觉得有些事越戏剧化她越开心越兴奋,虽然她总是一副很淑女且有点波澜不惊的样子。

你听了肯定也会觉得狗血的。白小冉翻过身来,靠在了床头,无奈地看着桑洁道。

我不怀疑。桑洁干巴巴地说道。她这人比较专注,没白小冉那么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对于情节的接受能力也只限于正常反问,下限十分正常,除了有时候会被李炽拉低一下。她瞪着白小冉,一副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的表情。

好啦好啦,别这么看着我啦。白小冉扑哧一笑道,你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了吗,本来我以为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事发生在我和沈鹤的身上,走花前月下的美丽剧情,但是剧情有些脱离轨道,不少乱入呢。

乱乱入?桑洁不解地问道。

首先遇到了徐磊和他那一群体育系的狐朋狗友,扮演的角色是恶霸和打手;接着乱入的是谢渊凡,他的角色大概是救美的翩翩公子吧。白小冉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桑洁完全不明白。

好吧,我从头说起。白小冉沉思了一会儿,回过神来道,我去见沈鹤,他已经等在那里了,然后带着我在操场上散步。一如既往的,徐磊和他朋友在那边打篮球,而我们碰面了以后,徐磊正好打完篮球横穿操场准备回寝室,和我们撞了一个正着。然后他看见了沈鹤,像是有什么过节似的,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想要教训他,而沈鹤好像很怕他的样子,躲在了我的身后。

呃,躲你身后啦。桑洁有点不敢相信地说道。

嗯。后来徐磊的怒气被我压了下来,本来事情就这样了结了,大家也可以各走各路了。但是沈鹤却突然扑到徐磊身前抓住他手臂求饶,让徐磊放他一马。白小冉轻轻摸着下巴继续叙述道,徐磊一把将他推倒在地上,之后谢渊凡乱入了,他一出场,徐磊的气势顿减,三言两语就占了压倒性的胜利,没动手就把这件事解决了。

我知道哪里狗血了桑洁苦笑道,是沈鹤抓住徐磊的手臂求饶那一段吗还是他被徐磊一推就倒那一段?真没想到啊,他竟然会

你听我说完。白小冉不置可否道,等徐磊走后,沈鹤让谢渊凡送我回寝室,我拒绝了,然后就回来了。

我说真的,小冉,谢渊凡比沈鹤好不知多少了,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看中那个文文弱弱的小子,没什么存在感也就罢了,看今天发生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吧,有什么事,什么人靠得住,什么人靠不住。桑洁代替白小冉下结论道,你看你回来的反应,应该也觉得自己对沈鹤看走眼了吧。

你这么聪明,在这方面的事上怎么傻乎乎的那么主观呢。白小冉揶揄地笑了,智商那么高,情商那么低。

怎么?桑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说的有错吗?你看沈鹤的一举一动完全就不像个有骨气有尊严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要他干嘛啊。

看问题不能只看片面。白小冉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道,你以为事情是这样的,其实却不是。你以为狗血的情节都在沈鹤的身上,但是我却不这么觉得。要知道,像这种事还在我的接受能力之内,所以我并不觉得情节有什么狗血的,我觉得狗血的是白小冉顿了一顿,眼睛中闪烁着和刚才完全不同的光芒,让桑洁感到有点吓人,这件事完全是事先安排好的。

什么桑洁觉得在这种事上完全追赶不上白小冉跳跃的思路。正如白小冉所说,桑洁虽然智商很高,但是情商真的不怎么样,不然也不会沦为一个书呆子了。当遇到这种事,她只有完全听白小冉分析的份儿。

白小冉一点也没有不耐烦,她反而觉得分析给桑洁是一件挺惬意的事,至少本来脑子里很混乱,混杂成一团的线索和想法,经过自己的口中告知给桑洁,所有的一切都会自己清晰起来。

从我走出寝室一直到见到沈鹤这段,我一直觉得很正常。因为对沈鹤不了解,所以也猜不出他约我到操场上的用意,心想也许只是随便逛逛,不像谢渊凡,想说什么想做什么,我都一清二楚,没什么意思。白小冉开始分析道,所以我就和他并肩而行,他领我往篮球场那个方向走去,也就是徐磊所在的方向。到这里,我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然后徐磊他们打完篮球,从那一头横穿操场,走向我们。因为知道徐磊不好惹,所以我可以往旁边走,想要避开徐磊,但我却发现沈鹤却往靠近徐磊的那个方向走。那时候我心里稍微觉得有点不对,但是没多说什么,就跟着他走了。随着人越走越近,徐磊认出了沈鹤,先是用言语威胁,想要动用武力,被我阻止了,而沈鹤躲在了我的身后,看样子,两个人早有摩擦,沈鹤也是认识徐磊,并且表面看,他是很怕徐磊的。

这样,第一个问题就来了。既然沈鹤认识徐磊并且很怕徐磊找麻烦,为什么走到半路上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不避而远之反而要往上靠呢。对于害怕的人,人会有一种天生的警觉性,当感觉到危险尽在眼前的时候,会产生逃避的冲动。沈鹤完全没有,甚至有点急切地想往‘麻烦’上面撞。这不是很奇怪吗。

也许天色太暗,沈鹤又在想别的事,所以没有注意,不小心走歪了撞上了徐磊也未可知。桑洁提出了她的观点。

当时虽然我很怀疑,但是很快也得出了和你一样的结论,决定先看看再说。白小冉点头表示赞同桑洁的想法,继续说道,接着,沈鹤被徐磊威胁了几句,要动拳头的时候,躲在我的身后扶着我的肩膀,竟然哆嗦了起来。这顿时给我太刻意了的感觉。就算再怂的男人,在女人面前,也要假装一下自己有勇气吧,因为虚荣心是谁都有的,但是沈鹤却不管不顾,什么也不考虑,直接躲在我身后还抓着我哆嗦。我本来觉得,就算要躲,也应该是假装很帅气地倒退一步,退到我的身后,但还是站直着,没什么底气地继续和徐磊说话而已,幼稚胆小又想保全自己脸面的男人,九成都是这么做吧。但是沈鹤

你说九成,那就是还有一成是不在可估计情况内的,而沈鹤恰好就是那一类罢了吧。桑洁寻找着另外的说辞,太胆小了以至于自我伪装都懒得做了。

好,我们假设你的说法还是对的。白小冉并不在意桑洁屡屡反对她的想法,因为她觉得,这样才能将所有的不可能排除,最终得出正确的结论,她反而很高兴桑洁能说出她的想法,因为很多想法,在当时的情况下,也在白小冉的脑海里闪过,但转瞬即逝,现在倒是可以摊开来好好审视一下这些想法了,我让徐磊不要惹事,徐磊也并不想在我面前教训别人,所以很清楚的,徐磊已经准备离开了,这连他身后的一群猪脑子都感觉得出,但沈鹤愣是‘没感觉出’,十分不识时务地扑到了徐磊的身上去,极其没有节操地恳求徐磊的原谅。而我差不多也听出来,沈鹤与徐磊的摩擦,无非就是沈鹤之前不小心冲撞了徐磊,而徐磊的脾气你也知道,你不道歉就不善罢甘休,但是如果你态度不错的话,也就饶了你了,不会不依不饶的。现在你发现什么问题了没有?

呃徐磊不是一个不依不饶的人,如果沈鹤真的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胆小怕事,那么冲撞了徐磊的那次,就应该忙不迭地道歉了,而徐磊肯定也没什么空去和这种人追究。徐磊一看到沈鹤就很生气的原因桑洁缓慢地思考着,小心翼翼地说出来,沈鹤冲撞了他但却没有道歉,非但没有道歉,还发生了让徐磊更加生气的事。会让徐磊这种头脑简单的人生气的事,无非就是和他对着干吧?

说得对。白小冉赞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正如你所分析的,如果是这样,那么那个敢于和徐磊对着干的沈鹤怎么发生了突然的转变,会这样死皮赖脸地扑到人家身上去道歉呢?我本来还在想着或许是为了博得我的同情和好感,但是我看见徐磊的脸上也有很惊讶的神色,表示他也没有料到沈鹤竟然会这样做,因此我顿时断定,沈鹤这样是故意装出来的。但是为什么我却想不通,直到我喊住要动手的徐磊,徐磊把瘦弱的沈鹤扔在地上,谢渊凡出现了。

▲《双生奇缘》试读结束~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