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申深陈哲明小说《申深不喜》零异人在线阅读

来源:ZW 作者:零异人 时间:2020-05-23 09:07:42 主角:申深陈哲明

申深陈哲明小说《申深不喜》零异人在线阅读

申深不喜申深陈哲明

《申深不喜》小说在线阅读,申深陈哲明是书中的主角,《申深不喜》是由作者零异人倾情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

第二章

哲明是个重情义的男人,一直记着申小姐父亲的知遇之恩,自己位置一坐稳,就立刻接手了申小姐。只是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恩情,又会接手多少个申小姐呢?

话已经说的很难听了,宋微雨将她比作一个物件,话里的嘲讽不置可否。

可宋微雨说的又没有错,申深究竟是怎么做上陈太太的,她一直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知道你现在在申家的处境很不好。

如果你愿意,可以住进陈家。

怕别人说闲话的话,陈夫人的位置是空着的。

我喜欢的人我已经娶过她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是否对你有非分之想,等你的男友回来了,我会放你走。

苏明市的海风冰寒刺骨,他伸出的那双手托住了她摇摇下坠的身体,才不至于让她沉入海底。

这场经济实力悬殊巨大的商业联姻,包含的最多的就是陈哲明对她的怜悯。

这本无需任何人提醒,她一直对这个比她大了八岁的丈夫陈哲明心怀感恩,是的,只有感恩。

她在他们的婚礼上对他说,哲明,我爱你,心里想着的却是陈先生,谢谢您。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亦假时假亦真。

申深早已有了心上人,那人,不是陈哲明。

正因如此,她的脸上才能依旧挂着大方得体的笑容,毫无半点生气的样子。

她没有想和宋微雨聊下去的意思,随便找了一个说辞就准备离开这里,宋微雨却不罢休,幽幽地说了一句,我穿过的衣服就算是一把火给它烧了,也不想被乞丐拾了去,穿着我的旧衣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这话不论听在谁的耳朵里都是怪怪的,既然已经离婚嫁作他人为妇,为何还要如此咄咄逼人呢?申深转身正要反驳的时候,宋微雨却抓住了她的手,她被迫使力将宋微雨猛地推在了地上。

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场面。

陈哲明的一句道歉!让宋微雨眼中的得意更甚。

呵,她自嘲地笑了笑,一句对不起罢了,从小到大她又不止说了一次。

对不唔!

申深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局面突然反转了!

罗先生,我是叫你向我的太太道歉!

陈哲明的手有些凉,正好贴在申深发烫的脸上,她嗅到了他手心里的卢丹氏深渊书简的香水味,带有绿意的小野菊的味道,阴沉沉湿漉漉的感觉,很快便被微微粉感的紫罗兰覆盖,依然伴有绿意,有着很安静的氛围。

他很适合这只香,香的味道如同他本人一般宁静深邃。

因为陈哲明的一句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谁都知道这个年纪轻轻的董事长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此时静悄悄的,申深的思绪也不知飘到了哪里--

她想到了《恋恋笔记本》中的一间白色的屋子带蓝色百叶窗,一个可以俯瞰河流的房间,一个大大的门廊环绕整个房子;

想到了深渊书简的香水文案:我深深地爱着你,却又深深地绝望;深深的绝望,却又止不住爱你;我用鲜血拥抱荆棘,被厌恶恶如敝履,漠视我的淋漓,可若再来一次,我依旧选择这样的结局;

她不知是得意于自己的记性好,还是得意于陈哲明对她明目张胆的偏袒。总之,那掩在陈哲明手掌下的嘴角已经微微往上翘起。

冉冉,你笑什么?

陈哲明放下手宠溺的着看她,声音低哑,富有磁性。

在场所有人因为陈哲明的话都将眼神转到申深的身上,申深呆在原地,一脸茫然。

陈哲明是故意的!

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哲明已经拿出手机将她刚才的样子拍了下来。

夫妻俩旁若无人地秀恩爱,让今天的女主角更加恼火。

哲明,陈太太将我推倒在了地上,你现在却要求我的先生向她道歉,这是什么意思?宋微雨本就生的柔弱,再加上毫无表演痕迹的伪装,更让人觉得是陈家夫妇不讲理了。

我太太的为人我是最相信不过的,从不会轻易与人冲突。

宋微雨又要开口,却见陈哲明微眯了眼睛看着她,眼里的警告意味十足,她立马闭了嘴。

陈哲明牵起了申深的手,在她耳边私语,自己去澄清,我在你身后。

我在你身后,你尽管说你想说的话,做你想做的事。

申深震惊地看着自己身旁这个有名无实的丈夫,夕阳投射到他的脸上,他脸上的轮廓英俊而又突出。

这个瞬间,她觉得她能记一辈子。

她之所以迟迟不为自己辩解,就是因为从来没有人相信过她,而他却说,我相信你。

宋微雨的闺蜜伴娘站了出来,嗤了一声,陈先生,您这袒护的也太明显了吧。

这话本无笑点,陈太太却与陈先生相视一笑。

这位小姐,我先生不袒护我难不成是袒护罗太太吗?

罗太太,你一口一句哲明是什么意思?

罗先生,你的妻子好像不是第一次穿婚纱了吧。

这三人被申深各一句话怼的哑口无言。

她像是又回到了两年前的小镇上,那个与陈哲明初见时在桥上为人打抱不平的毛丫头,举起板砖,恶狠狠的对坏人说,给我道歉!

那时的放纵是因为远离了名利场,而如今,是因为有了一个在下面为她托底的人。

第三章

陈太太,你是不是太咄咄逼人了!我和哲明我们同学一场,同学之间称呼亲络些又怎么了?

话音刚落,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先生,摄影师说视频已经调出来了。

可以播放了。

宋微雨脸色唰的变得惨白,室外婚礼虽无监控,却有摄影师全程跟拍!

屏幕上宋微雨的所作所为被特意放大,这场如同闹剧一般的婚礼由宋微雨开场,也由宋微雨结束。

她提起婚纱哭着跑了出去。

陈哲明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冷峻,不为所动的样子让申深的眼神中充满了困惑。

宋微雨不是他最爱的女人吗?为何要这么不留情面?

主角跑了,客人们也就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申深讥诮的勾了勾嘴角,最后瞥了眼大屏幕。

花架旁那个熟悉的身影让她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陈先生!我刚才在屏幕上看见易阳了!她极力压低了声音,陈哲明却听出了她声音里难掩的喜悦。

那句冉冉,我们回家吧。被他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他松开了她的手。

去找他吧,我在这等你。

申深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直到背影完全消失在身后之人的视线里,她也没回头。

她自然是不记得了陈哲明说过多少句我等你。

我等你回来。

我等你想清楚了嫁给我。

我等你心爱之人回来,放你走。

只要她有一刻将心思放在陈哲明的身上,她也能看出陈哲明并非是一个有耐心的男人,那个等字他只对她一个人说过。

酒店屏幕上放着那部经典电影,主角说着那句经典台词:我要是看上什么东西就一心一意,我会如痴如狂。

可他能做到一心一意、如痴如狂,却没有勇气像男主角一样伸出手说一句想和我跳舞吗?。

他害怕她说不想。

回忆溯回,他在爱她的这件事上才最是卑微。

十年以前的申深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他配不上她;十年后的申深单纯善良,他还是配不上她。

两年前正式重逢的那日天很蓝,正好夏至。

他穿了一身灰色西装,很正式,完全就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她在弄堂里开了一间花店,手里的花还没来得及放下,楞楞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他。

陈哲明偷偷打量着她,她身穿一件黑色吊带长裙,一米七的个子穿出了慵懒随性的感觉,身上没有繁复的装饰,脚上穿了一双帆布鞋,看上去优雅又不乏青春活力。

先生,你是?

申小姐你好,我是你父亲的故友,陈哲明。

他伸出了手,她也伸出了手,为这一刻,他等了十年。

你好陈先生。

很客套的一句话,没有夹杂任何情感。

他故意盯着她胳膊上的伤痕,问那伤是怎么回事,她赶紧把手藏在身后。

意料之中的,他听见她说,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

可那究竟是怎样的,陈哲明心里一清二楚,在他们谈话的前一个小时,他亲眼见到她拿着一个玻璃碎片,抵在小混混的脖子上,恶狠狠地对他们说,再让我发现你俩欺负小朋友,就不只吓一吓你们这么简单了!

他就在桥下站着,看着她和那两个小混混打架,完全不服输的样子。

这才是她啊,这才是真正的申家大小姐。

愿意跟我走吗?

嗯?

我知道你在申家过得不好才会躲来这里,你父亲于我有知遇之恩,我可以帮你过回以前的生活。

宠你、爱你、甚至让你过得比以前更好。

不用了先生,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好。

小巷子里吹来温和的风,女孩将碎发撩至耳后,陈哲明想,也许她那焦躁拧巴的心早已被抚平了吧。

他突然成了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大脑一片空白,在镜子前反复练习的话一时之间全部忘得干净。

事情拖了一年,他每次去看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提起,直到有一天她主动拉住了他的胳膊。

先生。她开了口,您能帮我查查我父亲的真正死因吗?

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您也觉得我父亲的死有蹊跷对不对?

申深期望的眼神刺痛了他,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顺理成章地提出了自己给她的建议。

你得回到那个名利场上才能查清你父亲的死因。

陈先生,我姑姑她们已经把申家掏空了,我回去根本没有用。

如果你愿意,可以住进陈家。

陈先生,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是

怕别人说闲话的话,陈夫人的位置是空着的。

申深正要拒绝,他赶紧在她之前开口。

你放心,我喜欢的人我已经娶过她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是否对你有非分之想,等你的男友回来了,我会放你走。

他几近哀求的语气让面前的女孩没有说出拒绝的话,也许是为了她的父亲,也许是为了可怜他,总之,她答应了。

新婚那日,轰动了整个苏明市,他为她举行了盛大婚礼。申深却不明白,以为他这样做就是为了和自己的前妻赌气。

陈先生,您和宋小姐那样相爱,是因为什么事变成今天这样?

记不大清了。

她以为他是不想说,可他其实是真的记不清了,本就是自己为了说服申深编造出来的故事,让他讲第二遍,他讲不出来。

可他还是努力回想着说给申深听,因为他不想看到她失望的表情。

陈先生,你们是在怀宁路口遇见的。

哦是吗?好像是的吧。

你看她记得多清楚,就连他们在哪个路口相遇、哪个路口告别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可她怎么就忘了,申深和陈哲明又是在什么时候初遇的呢?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