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唐兮霍谨言小说《大人我只是个烧火的》楚青辞在线阅读

来源:ZW 作者:楚青辞 时间:2020-05-23 08:46:39 主角:唐兮霍谨言

唐兮霍谨言小说《大人我只是个烧火的》楚青辞在线阅读

大人,我只是个烧火的唐兮霍谨言

《大人,我只是个烧火的》小说在线阅读,唐兮霍谨言是书中的主角,《大人,我只是个烧火的》是由作者楚青辞倾情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 </td> <td> <a href="https://market.zhangwen.cn/manage/report/book/detail/44229">1<类小说。

2、你叫什么名字?

唐兮来到门口的时候众人都已经规规整整的站好,她也赶紧找了个角落站定,她前面有乌压压一大片人挡着,以她的小个子霍谨言根本看不到她。

恭迎丞相大人回府!忽然洪亮的声音齐齐响起,唐兮下意识的向前面看去。

只见霍谨言一身黑衣骑着一匹白马缓缓向丞相府大门而来。

看见死对头,唐兮一时间有些心塞,不过,今日的霍谨言似乎有些不同,记忆中那清俊儒雅总是带着笑意的脸上,如今却泛着微微的冷意。

霍谨言看着丞相府门前迎接他的众人一脸喜气洋洋,眉头不禁微微皱起,似有不满。

这表情看的众人一时间心中忐忑,又有些摸不着头脑,是他们哪里做的不好惹怒了丞相么?

在众人屏息以待的目光中,霍谨言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淡淡道,都散了吧。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急忙向院子里走去。

唐兮却没动,她这会儿有点愣神,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正紧紧的盯着霍谨言的腰间,在一身黑衣的衬托下,他腰间缠着的那一圈白布分外显眼。

霍谨言是为她缠的?唐兮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站在原地愣神的唐兮忽然被涌动的人群撞到,一个没站住就直接摔在了地上,突来的惊吓让她下意识的叫出了声,随后手臂被地上尖利的石子擦破,她却没再吭声,因为她发现人都已经走光,此时的她竟是直接摔在了霍谨言的面前。

唐兮急忙爬了起来,在死对头面前丢脸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谁。

等等。

唐兮正要离开,却忽然听到霍谨言再次出声,她身子一僵,随后回过头露出一个小心翼翼的笑来,丞相大人还有什么事要吩咐?

霍谨言却没出声,只神色莫名的看着她,直到把她看的有些发毛了,他才再次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唐唐兮。唐溪咽了咽口水,不知道霍谨言在发什么疯。

听到这两个字,霍谨言的眸色渐深,心里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就别开了视线,去忙吧。

唐兮一脸莫名其妙,不过既然让她走,那她自然不会再继续停留,于是一溜烟儿的就跑没了。

到了膳房,唐兮开始了自己的工作--烧火。

最开始她很不适应,差点把整个膳房都烧掉了,王婆子差点跟她拼命,不过几次下来倒也熟练起来了,毕竟她是个很聪明的人。

死丫头!你头上戴的是什么?她正三心二意的想着刚刚的事情,冷不防的耳边就响起了王婆子那尖利的嗓音。

她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脸上的表情也微微冷了下来,王妈妈,你干什么?

王妈妈一愣,又来了,和早上那会儿一样,唐兮突然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此时虽然还在烧火,却意外的让她感觉到了几分威严的气势。

见鬼的威严!王婆子暗骂自己老糊涂了,怎么会觉得一个烧火丫头威严?她回过神来顿时生气的揪住唐兮的耳朵,你个死丫头,你什么态度?谁让你乱往头上戴白花的?咱们丞相好着呢,你晦不晦气?快给我摘了!

说着就朝着唐兮扑过去一副要亲自动手的样子。

3、英雄救美?

唐兮吓了一跳,急忙侧身一躲,然后就一溜烟儿的跑出了膳房,王婆子却不打算放过她,还叫上了帮手,一路追了上去。

呀!她她跑到丞相院子里去了!

啊!真的!怎么办?

王婆子也慌了神,丞相大人的院子未经允许是任何人都不能进的,而且唐溪那个性子惯会惹麻烦,万一她在里头再犯起混来,说不定还要连累自己她不禁咬牙,你们两个跟我进去找!

而这会儿唐兮已经跑的晕了头,钻进了霍谨言的院子里还不自知。她见追她的人都不见影了,才敢停下来歇息。

咦?这地方怎么有点眼熟?唐兮看着眼前一个小小的池塘,和边缘处架起在堆叠的乱石之上的那座凉亭,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在那里!

快!抓住她!

唐兮还没来得及想起什么,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脚下一滑,整个人向池塘里头栽去。

啊!救命啊!唐兮吓白了脸,眼看着就要落入水中,慌乱间就看到不知何时出现的霍谨言向她伸出手来。

咦?难道要像话本中写的那样被如此俗套的来个英雄救美然后抱着她在空中转三圈?一瞬间唐兮的脑海里闪过很多唯美的画面

然而事实总是残酷的,唐兮想象中的美好画面一个都没出现,只见霍谨言一只手如同提着一只小鸡仔一样的提着她腰间的衣裳,然后一甩手就把她扔在了岸边的地上。

屁股被摔的生疼的唐兮恼怒的抬起头,正想说些什么,就对上了霍谨言那双隐隐含着怒气的眼睛,瞬间她就想起了自己如今的处境,于是她脸上的怒意瞬间转为讨好的笑,多谢丞相大人救命之恩!

丞相大人!这时候王婆子也带着那两个人小跑了过来,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脸色煞白,满脸的惶恐不安,丞相大人恕罪!

唐兮有些迷茫的看着吓的瑟瑟发抖的几个人,不明白他们这是怎么了?让霍谨言恕什么罪?

霍谨言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声音里带着隐忍的怒气,怎么回事?

王婆子吓的一个哆嗦,急忙磕头道,丞相大人恕罪,都是这个唐兮干的好事!她跑进了您的院子,我们是怕她冲撞了您才进来找她的!丞相大人恕罪啊!

唐兮一听,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瞬间让自己看起来眼泪汪汪的,丞相大人,都是王婆子,她不让我带这绢花!您来评评理,先帝丧期未过,虽然皇上只下令百姓戴孝七日,可是您如今还身上还系着白布,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怎么能不有所表示?所以我带这白绢花难道不应该么?她凭什么不让我戴?

这我王婆子脸色煞白,这一刻才注意到霍谨言腰间系着的白布,她本以为那先帝以前对丞相百般刁难,如今他一死丞相应该是最开心的,可她好像想错了?

霍谨言看了一眼王婆子,然后转头看着唐兮头上那朵白绢花,神色莫名,你既愿意戴,就为她戴满一年吧。

戴满一年?正常来说一个月就已经足够,真戴一年那应当是死了夫君才是

被勒令戴一年白绢花的唐兮也傻眼了,那货难道是为了博个好名声装装样子,所以这会儿对她的行为感到恼火,就故意这样惩罚她?

然而霍谨言却再未就此深说下去,只淡淡对王婆子道,未经吩咐进我的院子,自己去领罚吧。唐兮,跟我来。

大人,我只是个烧火的唐兮霍谨言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