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杨毅唐雪儿小说《桃运透视》小浣熊在线阅读

来源:ZW 作者:小浣熊 时间:2020-05-23 08:38:50 主角:杨毅唐雪儿

杨毅唐雪儿小说《桃运透视》小浣熊在线阅读

桃运透视杨毅唐雪儿

《桃运透视》小说在线阅读,杨毅唐雪儿是书中的主角,《桃运透视》是由作者小浣熊倾情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

第2章瓷器生水

嘶!

杨毅只觉得一阵冰凉浸透了左眼,脑子里面似乎都被这股凉意游走了一圈儿,之后便是很舒服的感觉。

他捂着眼睛,片刻之后松开,呆呆的看着赝品陶壶。

这下,他看到了底部有几个工整的繁体字。

壹眼斷乾坤。

这是什么意思?

杨毅已经知道,这陶壶绝对不可能是个赝品那么简单了。

开玩笑啊,古董里面能自己生水!

单凭这一点,那就是个十足的宝贝!

他急着要去等手术室,速度也快了很多,打了个车,直接就回了古玩街的店里。

将陶壶锁进了店里面的保险柜。

再看着货架几乎都空空如也的店铺,杨毅觉得心里面不是个滋味儿。

之前他父亲打了眼,连货款都赔了的消息一传出去,马上那些货主就上了门,店里面拿不出来钱,就用其他货抵债。还有本身帮人代卖的古玩,也被主人收走。

整个店铺里面,就没剩几样东西了。

哎。

杨毅叹了口气,准备离开。

可他却觉得余光之中,闪过一缕黑色的影子。

杨毅被吓了一跳。

生怕店里头钻进来了猫,古玩店里最怕这些东西。

碰掉什么物件,都是损失巨大。

他本能的扭过头,赶紧去看。

结果,猫没找着,反倒是看到一片黑色的阴影,停留在一个货架上。

他呆住了。

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的他就觉得是左眼出问题了。

夜盲症就是眼睛蒙着黑雾。

几百年古董里面冒出来的水,果然乱倒不得。

揉了眼睛,还是黑影没有变化。

在那黑影之下,还放着一块差不多四十厘米见方的厚厚砚台。

砚台使用的是苏州陶土,近代也就百余年间的产物,不是什么值钱货色。

而且太过笨重,不只是四四方方,而且起码有十几厘米高,里面是个曲形的圆窝。

毫无艺术审美价值,作假七千块,放了几年都无人问津。

杨毅觉得很疑惑,眼睛出问题,应该看什么都有黑影啊,怎么就在这砚台上面有?

他仔细的多看了一会儿。

怪异的事情,忽然发生了。

陶土的四方砚台竟然在他的眼中,缓慢的变得透明

砚台之中,竟然有一块约一尺宽,九寸长,呈现弯曲弧度的铁片。

铁片格外并不厚重,却给人一种特殊的质感,上面还有一些繁体字。

杨毅忽而觉得眼睛有些发胀,他揉了揉,砚台还是好端端的砚台,黑影也不见了。

刚才的绝不可能是幻觉,杨毅心跳有些加快。

这砚台,是一件胎衣?

刚才他虽然没有看的太仔细,但是可以肯定,这里面的铁片不是普通物件。

陶胎易碎,却也更会小心保存,将某件东西用另外的物品包裹起来,都是原主想要更好的掩藏,不被人发现。

能让百多年前的民国人这样铸造一个陶器,去保护那件铁片,杨毅的心跳有些加快了。

他将砚台从货架上搬了下来,放置在货柜之上。

紧跟着,他翻出来了小木槌,以及宽木钉。

毫不犹豫,杨毅将木钉摁在了砚台的一丝裂纹之上,木槌往下一敲。

木钉嵌入的裂纹中。

杨毅又敲了一下,只听见轻微的咔嚓声响。

砚台碎裂成了几个大块。

颜色发灰的布条,裹着什么东西,出现在了杨毅的视线中。杨毅小心翼翼的拆开布条。

一块曲形的铜片,重见了天日。

卿恕九死,子孙三死,或犯常刑,有司不得加责。

暗金色的字,嵌入铜书之中。

杨毅觉得呼吸都停滞了,他不只是手,甚至是浑身都在发抖。

这哪儿是什么铜片,分明是丹书铁券啊!

丹书铁券,又名免死金牌,古来帝王赐予有功之臣最大的恩赐。

最早的丹书铁券,出现在汉代,刘邦刻字:使黄河如带,泰山若砺,国以永存,爰及苗裔

之后到了唐朝,工艺进步,嵌金代替了刻字。

每一块丹书铁券,都是价值不菲,更是有着极大的历史研究价值。

自己面前这一块,左上角刻着贞观二字。

唐太宗,贞观之治年间

古玩之中,陶器最贵,其次便是各种有历史意义的字画,青铜器其实排行靠后。

可这免死金牌,绝对价值不低。

杨毅初步估计,起码值六十万上下!

要是早点儿能发现,他也不至于签了余万年的卖身合同。

不过此刻杨毅却心中热火朝天。

自己的左眼,能看到宝物,五百万而已,只要能捡上几个漏,还怕赔不起?

就在这时,嗡嗡嗡的手机震动声响了起来。

杨毅赶紧接通了电话。

小毅,你怎么还没回来啊,你爸都从手术室出来了。

那边传来母亲柳月容担忧的声音。

杨毅心里咯噔一下,抬头看到墙上的石英钟,这才发现,距离他回来,到现在,竟然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加上他换钱和在路上的时间,已经从医院出来三小时了。

有钱果然是大爷,开始怎么都不治,拿出来钱了,马上就做好了手术。

妈,手术结果怎么样?杨毅急促的问道。

大夫说手术很成功,肿瘤也一起切除了,你爸明天之前肯定能醒。柳月容继续说道。

杨毅松了一大口气,他笑了起来:那就太好了妈,还有,我和你说件事儿,我在咱家的店里,发现一个宝贝!

店里还能有什么宝贝,莫不是哪家人拿漏了东西?柳月容笑不出来。

手术是很成功,可店几乎黄了,即便是以后能开,也没有能卖的东西。

他男人杨开书不但打了眼,还拿了货款去垫付,名声臭了个彻底,谁还敢和珍宝阁合作?

而且自己的儿子杨毅,都要入赘到万庆斋里面去,以后的日子,想一想就是一片黯淡。

妈,是咱家自己的宝贝,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我再办点儿事儿,马上就来医院。

挂断了电话,杨毅也没有那么焦急了。

手术都很成功,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

用一个木盒将丹书铁券装了起来,杨毅准备去卖了这件好宝贝。

余万年说两天后,让他去做上门女婿。

不到万不得已,他才不会答应。

现在左眼有了透视珍宝的能力,他怎么可能冒着父亲被气的再度脑溢血,以及杨家断后的险,去万庆斋丢人?

这会儿左眼的疲惫,似乎恢复了不少。

他又闭上了右眼,尝试低头看了看木盒。

果然!

只要他稍微一凝神,就能够看到一团黑色的光影。

他也明白了过来那句一眼断乾坤的意思!

分明说的就是,能够看穿宝物!

这光影哪儿是什么黑影,而是宝上生光!

杨毅赶紧闭上了眼睛,驱散了注意力,这一次左眼没有那么快疲惫了。

他抱着木盒,走出了珍宝阁。

两点钟的时间,天色晴空万里。

隔壁的万庆斋热闹非凡。

余万年正站在万庆斋门口,他怀中抱着一条卷毛的泰迪犬,正笑眯眯的拍着一个老头的的肩膀。

那人穿着粗布衣,脸上风.尘仆仆的。

杨毅一眼就看到,余万年塞给了对方一叠红彤彤的钞票。

他顿时觉得脑子都在充血,快步的走到了面前。

余万年看到了他,那老头也是赶紧低头朝着另一个方向跑了。

杨毅抬腿就要去追。

余万年直接伸出手,抓住了杨毅的肩膀,笑的很高兴:好女婿,没想到你这么等不及啊,不等亲家出手术室,就来了。

余万年,你设套整我们!

杨毅啪的一下打掉了余万年的手。

余万年眉头一皱: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第3章背后阴谋

杨毅指了指街道另一头,那老头已经没了踪影了。

你弄的假货,故意卖给我爸!

余万年脸色变得冷冽了下来:杨毅,拿了我的钱,现在想耍赖不认账,给我扣帽子了么?你老爹打了眼,还不准我和别人做生意?

哗啦!

余万年拿出来一纸合同,声音更是冰冷:找理由赖账是没用的,合同你已经签了,五十万你拿了,你就是我万庆斋的上门女婿!要是你想反悔,拿出来五百万!

不然的话,今天我就让你和我女儿洞房!

门口看热闹的人多了起来,不光是顾客,还有其他店铺的伙计老板,都走了出来。

杨毅气的肝疼儿,余万年的话语,却让他有点儿想笑。

他喘着粗气儿,说道:行啊,你这么想要我弄你女儿,你把她叫出来!老子马上带她去街口的酒店!

到时候你别后悔!

杨毅也觉得余万年有点儿傻,他让自己做上门女婿,是能让自己丢人到极点,还能算计他爸卖铺子。

可要是自己豁出去了,给他女儿把肚子先整大了,谁都好不到那儿去。

余万年却双眼一亮,松开了怀,那条泰迪犬直接就掉在了地上,摇着尾巴一直去爬杨毅的腿。

余万年笑眯眯的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心急,行啊,我的小闺女就在这里,她也等的有点儿急了,我看酒店都不用去,你带她去你家珍宝阁,关上门,我觉得就不错!

众人顿时爆发出来一阵哄笑。

余万年还指着那条狗,笑的格外开怀。

为了让你上门,我特意认来的闺女,要是你能让她给我怀个孙子,我就多给你五十万,免得你爸妈连进货的钱都没有,还得来我万庆斋讨饭!

杨毅这才知道,这是死死的掉到余万年的坑里面了。

他竟然弄条狗来羞辱自己

此刻,杨毅更懊悔刚才接了话,现在根本就没有下台的机会。

扭头就走,脸就彻底丢光了。

爸,你别闹了。

略有责怪的声音忽然响起,万庆斋的门口,款款走出一个身材纤细,长发及腰,更是容貌倾国倾城的美女。

她穿着一身青花瓷的旗袍,完美的身材尽显无余。而且她容貌又是清纯无比,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余钰,余万年的女儿,簋市芳名远扬的美女总裁。

在万庆斋的支持下,她开的缅玉行,俨然成了簋市最大的玉器行,仅仅在本市就有十余家分店,还在进军省内的玉器行业。

余万年表情略有尴尬:钰儿,你怎么出来了,这外面都是些什么人,你赶紧回去。

说话间,余万年扭头瞪了一眼四周围。

杨毅不由得也多看了两眼,想着余万年刚才的不要脸,他目光也就放肆很多了。

毫不掩饰的从头到脚将余钰看了一遍。

顿时,杨毅心头竟然有些加快

余钰的容貌,的确是惊为天人,腰肢纤细,该瘦的地方瘦,该有料的地方,绝对不少半分!

爸,你手里的东西,给我。

余钰微皱眉,目光落在了那份合同上面。

这余万年明显不自然了起来:爸在办正事儿,这你就别插手了。

爸,在商言商,你不能因为商铺的事情,就落井下石。

余钰说的话却让杨毅愣住了。

没想到余万年的女儿,倒是个明事理的主儿。而且她说话也没有给余万年面子。

余万年想说什么,也像是被憋住了一样。

没等他开口,余钰就从他手里拿过了合同。

她低头扫了一遍,接着抬起头,脸上有一丝歉意:杨先生,我替我爸的无礼和你道个歉,咱们两家也算是做了几十年的邻居,杨叔叔的事情我也很遗憾。这纸合同就这样作废了,那五十万,便当做万庆斋的一点儿小心意,杨叔叔的病要紧。

这一下子,余万年的脸就通红了。

他急切的去抢合同,压低了声音说道:钰儿,你在说什么?那可是五十万啊!说送就送了?咱们家也不是善堂

哗啦,余钰竟然将合同直接撕成了两半。

爸,你做的已经过分了。要是你还坚持,我以后也不回来了。余钰皱着眉头,再一次说道。

余万年就像是蔫儿了的公鸡,头都耷拉了下来。

周围的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杨毅也是一愣一愣的,余万年这么厉害的角色,却被他女儿压的死死的。

不过他此刻也反应了过来余钰说的话。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感激余小姐的理解,不过五十万,我会在两天内如数奉还,还是要多谢余老板帮我爸垫了手术费,他救了我爸命,我会再给万庆斋一件好宝贝,不会让你们白帮忙。

余钰眼中略有讶异。

杨毅却转过身,直接朝着外街快步走去了。

自然,这引得一些人的闲言碎语,说杨毅还不知道见好就收,还要装逼一类的。

余万年也在碎碎念着什么。

余钰看了他一眼,他赶紧一副笑脸。

余万年心里面却哀叹的不行,平时他对女儿溺爱无比,以至于余钰养成了这样的性格。

可他还没办法,开口斥责?他舍不得,他敢说一句重话,万庆斋就会被他老婆给拆了。

十几分钟后,古玩街外街。

杨毅出来之后,就走的慢吞吞的,没那么快的速度了。

一边左右四看商贩摊位上的古玩。

一边他也在给老爸以前合作过的一个人打电话,不过对方一直在忙线中。

他得赶紧卖了丹书铁券,得有钱,他才能让珍宝阁重新开起来。

余万年的五十万肯定也得还了,他不想落下什么口舌,让余万年再去气他爸。

等电话的过程中他也没闲着,仔细的去观察,有没有值得淘换的好宝贝。

余光的尽头,一抹淡淡的绿光让他浑身一震。

有谱!

杨毅兴奋的抬腿往前走去!

停在了一个老妇的摊位面前,一张脏兮兮的旧布上面摆放着约莫三四十件古董。

虽然脏旧,但是每一件古董上都没多少泥土。

对于这些东西,在这行里面也有讲究。

古玩古董,有生熟之分。

由祖辈传承下来,或是放在祖宅故居之中的物件,便是熟坑的东西。

熟坑的常年被把玩,有的会有包浆,便是久居祖宅,没有人把玩的物件,也最多只是落灰。

若是古董上带了泥,那就是生坑的了。

国家常年都在管制,各项法规严明无比,生坑的来处就只有一点,盗墓。

那可是违法的事情,也没有人敢买生坑的东西。

杨毅的目光落在了一块脏兮兮的玉牌上。

玉器?

杨毅深吸了一口气,将玉牌拿了起来,细细打量。

不过他眉头却微皱了一下,这块玉牌上面,有很多凹凸不平的质地,而且表面积灰太多了,似乎还有其他的什么物质包裹了一层,以至于看不清晰。

绿光,便是从玉牌上散发出来。

小伙子,你眼光独到啊!这可是我家传世的玉牌!起码是清代的好东西!

老妇人眼前一亮,和杨毅招呼道。

若是寻常走过路过,看一眼的那种买主,并不需要开口。

当看客伸手拿了,摊主就需要说话议价了。

先不谈价格,将东西夸赞一番,看买主的态度。

若是十分想要,自然是一个高价!

如果态度一般,就需要好好斟酌。

杨毅笑了笑:大妈,要是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和做工,玉石放上几百年,几千年,都不会升值太多,反倒是会因为成色问题,变得不值钱。

我看你这玉牌,积攒了不知道多少陈年污垢,盘都不一定能盘出来。

还不敢上东西刮,坏了里面的成色,就更不值钱了。

老妇人愣了愣,嘴角都忍不住有点儿抽搐。

杨毅看起来年轻,说出来的话可是一套一套的,让她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多少钱啊大妈?杨毅停顿了一下,随口问道。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