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凰惊天驭兽狂妃》小说主角冷倾月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WXB 作者:倾月公子 时间:2020-05-22 21:53:31 主角:冷倾月

《凰惊天驭兽狂妃》小说主角冷倾月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凰惊天:驭兽狂妃冷倾月

《凰惊天:驭兽狂妃》是由倾月公子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冷倾月。

《凰惊天:驭兽狂妃》第六章 打地鼠啊打地鼠

一声轻响,打扰了冷倾月品茶用点心的心情。一眼望去,自己的冰冻术居然被冷旋儿那丫头给破开,凤眼不禁微微眯起。

萍儿。淡淡开口,冷倾月想到前世在树上看到的一种游戏玩法,此时突然发现,现在这样的情况玩那游戏可不是正正恰景。

在!清脆的声音应了一声,萍儿那眼睛早已幸灾乐祸地看着湖底下的众人,心里止不住的小得意:让你们欺负我,现在活该了吧,老天都看不过去惩罚你们,哈哈哈!萍儿却哪里想到,老天爷要是连这点事都照顾得到,岂不是太闲了?

去,找一根粗一点棍子,记得要趁手。想到那个游戏,冷倾月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只见蹬着绣花鞋的小脚在地上轻轻一碾,冲破冰封的冷旋儿突然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头顶而来,让她刚露出冰面的身子,瞬间给压了下去。而那被她突破的冰层,居然诡异地开始收缩,瞬间玩好如初,平滑如一面镜子。

在冷倾月解决掉两块糕点时,萍儿拎着一根有大腿粗细的烧火棍,如风一般朝着冷倾月处跑来,看着没任何异样平滑的冰面,笑眯了眼道:小姐,您看这个怎样,我可是向厨房张大娘借的烧火棍呢。

不错。萍儿会溜冰吗?看着这又粗又壮的烧火棍,冷倾月勉强点头,话说要是再粗一点就好了。

会呀。

下去。待会只要有人从冰层里面冒出头来,就给我狠狠地用这个棍子给我打下去,打不死算你的,打死了算我的。说着,为了让游戏更好玩,冷倾月食指微动,让坚厚的冰层放薄了些,毕竟这样也好让他们突破出来,总不能让萍儿玩得不过瘾不是。

萍儿一听自家小姐的话,欢呼了一声,拎着烧火棒轻快地往冰上一条,哧溜一下滑到湖中心,举着棒子准备就绪。

噗嗤

极为有规律和节奏的声音!看着不住破冰而出的头颅,萍儿那烧火棍舞地那是虎虎生威,伴着那不住的惨叫声,玩得更是不亦乐乎。

被冰封在湖下的众人,那是有苦说不出。在水下好不容易破开了冰层,肺里的空气也消耗差不多的时候,好不容易破开了冰层能喘口气的时候,迎来的就是那又粗又壮的烧火棍,那一下在头上虽说不会头破血流,但挨那么一下也痛地不清啊。但面临是被憋死还是被痛死,所有人都毫不犹豫选择第二种。

看着冰面上玩得不亦乐乎的萍儿,冷倾月淡然一笑,眼角瞟向不远处,却发现一个七彩的毛团正蹑手蹑脚地向外跑去,轻哼一声:去哪儿。

虽未指名道姓,却让那蹑手蹑脚地鸟形魔兽小身板浑然一僵,鸟头猛地垂低,仿佛有些泄气一般,而后整个身子猛然一抖,那小翅膀呼啦一伸展,小身子朝着冷倾月快速飞来,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四小姐勇猛四小姐威武鸟形魔兽虽无表情,但那如宝石般璀璨的眼睛具是狗腿的谄媚。

冷倾月冷冷一笑,倒也不跟这小小一观赏性魔宠计较,毕竟这观赏性魔兽最大的用处就是哄主人开心而已。

啊!啊

烧火棒下有惨叫,这阵阵惨叫声,让原本听着挺舒心的冷倾月不由有些厌烦。一眼瞄到刚刚被自己烈焰烧毁的虫子,对了,刚刚封敏那丫头说什么来着?!

哦!对,傀儡虫。

冷倾月邪邪一笑,小手对着傀儡虫变成烟灰的地方轻轻一挥,只见那地上翠绿隐泛朱红色的粉末突然无风而起,仿佛被一双大手操控一般朝着湖中心落去。在那些粉末落入冰层之际,瞬间融透到水下去了。

啊!啊啊

诶哟,诶

萍儿在欢快打了三个地鼠后,突然发现,这冒出冰面的人头的惨叫声有些不一样,等再试了几个,发现这些惨叫声仿佛在唱着什么乐曲,只不过因为惨叫而严重走了腔调。

小小姐有些无措地回头朝着岸边的冷倾月看去,这——这什么情况?自个打人的人兴奋也就算了,难道这被打的也会兴奋?

没什么,估计他们觉得单一的惨叫有些单调,想来点创意。你玩你的,看看他们想给我唱个什么曲。安抚地朝萍儿看了一眼,冷倾月轻笑一声,五指下意识敲在桌面上。

得到小姐的安抚,萍儿胆子又回来了。抡着棍子打得更来劲了。却不知道这严重变调的歌声远远传去,让外面那些下人是又想进来一探究竟,又怕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是沾上一点,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看着冒出来的头越来越多,冷倾月五指动得更快,看她五指指尖的敲击,赫然是前世在钢琴上的指法,每一个音符连串起来,居然是欢乐颂。

蹲在冷倾月肩头上的鸟形魔兽,在听到如此痛苦的欢乐颂,翅膀遮住鸟头直挺挺地从冷倾月身上摔了下去,那仰面朝天的小身板,更是止不住地抽搐:天啊,难听死鸟了。

就在这常人难以忍受折磨版的欢乐颂中,冷倾月惬意地消灭掉一个苹果,萍儿终于有些玩累了,甩了甩酸痛的胳膊,一手拖着烧火棒哧溜一声滑到岸边,就这冷倾月脚边做下,小手在身上锤了捶,气喘吁吁道:小姐,我玩不动了。

嗯,那就回去吧。运动有益健康,以后要多出来活动。随手扔掉手里的苹果核,冷倾月拍拍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挥手,一道冷气从指间飞出瞬间加厚了冰层,让水下的众人不再能够破冰而出。

见小姐转身就走,萍儿急急忙忙地站起来,一脚跨过僵硬倒在地上的鸟形魔兽,急急跟了上去。

冷倾月一出东院,就看到东院门口守着的那些下人,一言不发直直穿了过去。或许是因为刚刚里面的惨叫太过渗人,又或者是冷倾月身上那骇人的冰冷气息,让这些下人居然没有人找冷倾月的麻烦,在自身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自动地为冷倾月让出了道。

《凰惊天:驭兽狂妃》第七章 身世

等反应过来,众人都不由暗自唾弃一番:一个废物,自己居然还给她让了路,真没用。

暗自唾弃后,在东院外面的下人们看着完好无缺走出来的冷倾月,不由相视一眼,而后一股脑朝着东院内涌去,心里都不住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有刚刚那种让人寒毛都站起来的惨叫声。

当众人一拥而进看到泛着冷光冰层下的众人,不由得全部傻眼:这——什么情况?

或许是潜在冰层下冷旋儿的眼光太过狠厉毒辣,让众人瞬间回神,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时,众人找锤子的找锤子,拿石头的拿石头,全都滑到湖中央,准备解救众人。

噗嗤

如镜面平滑的冰层突然整个湖面泛起一阵幽蓝光芒,不等众人反应,那冰面瞬间消失化成一汪湖水,而那些拿着石头锤子站在冰上的家丁,一个不注意全部噗通落水,饺子又下了一锅。

小姐,今天真是太解气了,那些人往常那么欺负我们,今儿算她们倒霉。在东院一番运动,萍儿那是身心皆爽,受了这么多年的气,今儿算是全都发泄出来了。

她们倒霉的日子还长着。冷倾月回到南院,看着还没有东院花园大的院子,知道这‘前身’以前的日子定不好过。不过看着院子里倒是清爽干净,不远处还隔出一块花圃,种些花草,倒也显得优雅清静。

萍儿与‘前身’冷倾月虽为主仆,却情同姐妹。在南院倒也没那么多理解,今日在东院一番运动,小胳膊小腿早隐隐开始酸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就是絮絮叨叨:小姐,你都不知道。你走的这两天人人都说你去了魔兽森林肯定回不来。我才不相信呢,敲小姐不好好的回来了嘛,这些人就是看不得我们好,总有一天我要告诉他们,小姐你才是最棒的。

说着仿佛示威一般对着空气挥了挥小拳头,捍卫着她们家小姐在心里永远第一的地位。

这一天不会远。萍儿,我有些事问你。今日回府,虽然教训这些不长眼的东西,但从言语中却发现自己的身份虽为嫡女,虽然废柴的体质让他们不耻,但她感觉更多的却是因为其他。

小姐,您问。只要萍儿知道的,一定会告诉小姐的。见冷倾月一脸严肃,萍儿不由坐直了身子等待小姐的问题。

萍儿,今天听他们提到我母亲,你对她知道多少?

今天听到冷旋儿提到大夫人的事情,让她多少有些奇怪,而记忆里对这个母亲的资料更是少之又少,只模模糊糊知道在很小的时候不知得了什么病去世了而已。倒是对于父亲,反而记忆很多,只知道这封将军少年英雄,为人也风流成性,在娶母亲之前早已有了两房妾室,也就是现在的二房和三房。

大夫人啊

听冷倾月问起大夫人,萍儿面有难色看向小姐,吞吞吐吐道:其实其实小姐或许不记得了。大夫人当初在小姐两岁的时候突然得了疯病,在府里闹了很长时间,当时老爷受不了夫人的病,让人给关到后院去疗养,再没多久就去世了。

突然得了疯病?

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冷倾月心里隐隐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哪里怪异,想了想也就算了。这些毕竟都是自己来之前发生的事,从自己到这具身体那天起,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以前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

好了,今儿刚回来,我有些累了,萍儿你也去休息吧。挥了挥手,让萍儿下去,再看到萍儿红肿的脸,一向冷情的性子不由多了一句:身上的伤记得擦药。

知道了,小姐。萍儿做了个鬼脸,一蹦一跳下去了。虽然她不知道一向懦弱连话都不太多的小姐为何这次回来隐隐有些改变,但这样的改变真好。

看着萍儿下去,冷倾月也起身走进了房间。房间内的装饰很简单,靠窗的地方放着一个古朴却略显陈旧的榻几,上面铺着一层被子,旁边一个小茶几上放着基本书。房屋中央是一张圆桌,两三个凳子放在周围,一个简单的衣橱边是个梳妆台,零散地放着几个胭脂盒,在边上就是一张能躺两人大小的床。

屋内不大,一眼就能看清所有装饰,但里面布置虽简单倒也清爽大方,冷倾月很是满意。看到那边梳妆台上的镜子,冷倾月不由得朝着那边走去。

平滑透亮的镜子,倒影出一张清冷而美艳的女子。乌发如墨水,如凝脂般的肌肤闪烁着温润的光泽,一双凤眼神情淡漠却仿佛掩藏着无边的火热与寒冷,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小巧坚挺的鼻梁下是一双薄唇,微微挑起似笑非笑仿佛嘲笑众生一般,让人不忍移开目光。

看着镜中的女子,不!或许称为女孩更为合适。这是冷倾月第一次认证打量起自己新的身体,前世的自己虽然也有一副绝色面容,却因各种血清浑身布满鳞片,双腿更是蜕化为蛇,她永远都记得,那是被注射了上古神兽腾蛇的血清,双腿合二为一的痛苦,那种仿佛连灵魂都被撕裂的痛苦,至今都记得。

而现在

今生今世,人欺我,杀。神欺我,灭!众生负我,那就毁了这天地人间!手轻柔地抚着镜子绝美的容颜。这一次谁也别想再主宰她的生命。

褪去身上的衣饰,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绣花帐顶,缓缓合上眼睛,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她还未曾闭眼休息。

骄阳渐渐西沉,皎月慢慢挂上夜空。冷倾月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梦中不断穿插着各种画面,一会儿是化身小白鼠成为针管下的试验品,一会儿是一古装女子哀嚎哭啼被人群殴的画面,混乱的画面感却异常真实。

躺在床上的冷倾月呼吸逐渐不稳,身体更是各色神光隐现,一会如烈火般的赤红,一会如寒冰般的幽蓝,一会更是出现平和的白光,各色光泽在身体不住闪动。

就在各色光泽快速闪动之际,突然爆发出一阵耀眼光芒,照亮了整个屋子,光芒瞬间消失。而床上的冷倾月缓缓睁开了眼睛,眼中七彩光芒内流转逝,异常耀眼。

小说《凰惊天:驭兽狂妃》试读结束。

凰惊天:驭兽狂妃冷倾月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