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小说主角玉瑶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WXB 作者:鱼果酱 时间:2020-05-22 21:24:42 主角:玉瑶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小说主角玉瑶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玉瑶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是由鱼果酱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玉瑶。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第六章:替换

  催氏看苗氏都将事情说出来,心中暗骂个没完,看苗氏的眼神也变的充满怨恨。

  玉忠平没想到自己女儿经那么多的苦都是自己的亲人一手造成的,心中的冷更是凝结成化不开的冰,冷入骨髓。

  冯管事才不会管这些破事,本以为是很顺利的事居然耽搁这么久,脸色冷如冰,你们家这些破事我可没功夫再跟你们瞎耗,就一句话,今天要嘛交人,要嘛还银子,兄弟几个可都耽搁一整天了,别说饭,连口水都没喝上,还银子可就不是三十两,而是三十五两。

  苗氏一听还银子顿时双手捂住了胸口,那可是三十两,何况在她手里还没捂热乎呢,怎么可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冯管事,这个死丫头就在这里,你们快把她带走吧。罗氏一把将玉瑶挡在身后,像极了护犊子的母鸡,玉婷也抖着手紧紧抓住玉瑶的胳膊,玉忠平更是抄起了手边的扁担,像一个卫士一般,捍卫着自己的家人。

  冯管事身后的四个壮汉手中也都提着棍子,向着玉忠平围过来。

  玉瑶怎么可能会让她爹吃亏,虽然她是跆拳道七段,可无奈她这小身板发挥不出来,急的脑门都布满汗珠。

  突然脑袋里好像有什么闪过,玉瑶嘴角翘起一个弧度。

  眼看着四人跟她爹要对上了玉瑶慢条斯理的从身边的兜里将那条眼镜蛇给提了出来,那四人没想到她身上会带着那么粗的蛇,虽然死了,可那独特的三角形蛇头,一看就知道毒性很强,要是沾染上,必死无疑,一时间他们愣在当场。

  围在周围的人都一脸惊悚的看着玉瑶,脑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个画面:莫不是这丫头脑子摔傻了吧?那可是剧毒无比的毒蛇,看着那样子显然也是刚死没多久,怎么会落在她手中了?

  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个疯子,冯管事也是同样的想法。

  这次他是专门来为少爷寻个冲喜的丫头,现在看来这丫头是个脑子不清楚的,要是少爷在她手里出个好歹,他非得被老爷给打死,一想到这儿,看苗氏的眼神就像是看待自己的仇人。

  这个该死的老女人,她居然敢把个傻子卖进徐家,老东西今天我差点被你给害死,这丫头我们老爷看不上,快点,把银子拿出来我们也好快些走人,白耽搁老子半天功夫,必须得给兄弟们些补偿,三十五两一两银子都不能少,要是是老爷怪罪下来准叫你们家吃不了兜着走。

  苗氏老两口一听心里就像是坠入了深潭,现在人家不光看不上这死丫头银子得还回去,还要多加银子进去,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苗氏死活不肯。

  苗氏看玉瑶的眼神像是把锋利的刀子,恨不得一刀刀活剐了她,都是这个该死的赔钱货,现在要让她倒贴银子进去。

  冯管事示意身后的两个人,提着棍子凶神恶煞的走到苗氏面前,苗氏仍然不肯将银子交出来,死死的捂着,好像这样就能让他们放过她。

  笑话,玉瑶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他们,把玩着手中的蛇,走到冯管事身边,看来我奶奶是没打算还银子了,既然你们徐家看不上我,我奶奶可也不止我一个孙女,找个比我好的不就行了。说不定你们老爷看在您差事办的极好的份上,打赏你们十几二十两也不一定。玉瑶边说着眼神边向站在人群里看热闹的玉娟身上扫。

  冯管事也不是傻的,自然是顺着玉瑶的眼神看去,等看清楚玉娟的模样后,顿时眼前一亮,一抹精光从他眼中闪过。

  眼前的女子大约有十一二岁,模样还算周正,身上穿一件百褶如意月裙,布料很是平常,连徐府里丫鬟穿的都不如,这已经很难得了,比站在他身边这个疯丫头身上根本看不出本来样子的强百倍。

  关键是她比别的姑娘都白,都说一百遮白丑,就她了。

  苗氏,既然你不肯把银子还回来,那就让她来代替这个丫头吧,带走。这下催氏可不干了。

  刚刚苗氏才把他们活埋玉瑶的事说出来,引来村里人一阵臭骂,她心里窝着火,看着她被两个大汉为难正解着气,突然听见他们居然打起自己女儿的主意这怎么行。

  催氏一直等着她大儿子能光耀门楣的一天,到时候再给玉娟找个有钱的婆家,就是去给人当小妾也能吃香喝辣,有数不完的银子,所以一直都是精养着,好吃好喝的供着,从来没让她下过地,这要是被带去徐府,要是那个少爷死了,自己女儿不就得守活寡。

  苗氏可不管催氏心里的打算,只要现在不来跟她要银子,随便他领什么人走,苗氏看了一眼吓的直哭的玉娟,心里没有半点不忍,既然您相中了娟姐,那您就领回去吧,不过娟姐可比这个死丫头要强许多,得再多加五两银子,不,十两,十两银子才行。

  听见苗氏如此无耻的卖孙女,都忍不住心里的鄙夷,我说苗氏,你家里是穷的揭不开锅了还是吃不上饭了,用得着卖儿卖女的吗?还真够不要脸的。

  是啊,平时没看出来,真没想到她居然是个黑心肠的,眼中只有银子,也不怕哪天被雷给劈死。

  苗氏被他们说老脸有些挂不住,去去,我们家的家务事关你们什么事,多管闲事。说着将人向门外赶,将大门摔的震天响。

  娘,你这是咋说话呢,娟姐儿可是我的心头肉,命根子,谁都别想卖她。

  老不死的,你是老糊涂了吧,娟姐儿能跟玉瑶这个小蹄子比吗,要卖就卖她,娟姐儿将来可是要做官太太的。玉钟宝两人可不傻,现在就算把娟姐儿卖了,那银子也不可能到他们手里,说到底还是为了银子。

  玉娟柳眉轻挑,整张脸因为生气都变的扭曲起来,看玉瑶的眼神也变成了仇视,怒不可遏。

  你个小贱人,居然敢让奶奶卖掉我,看我不撕烂你这张臭嘴。

  说完撸起衣袖就像是悍妇一样向玉瑶跑过来,刚刚她可是清楚的看到,就是这个小杂种刚刚在冯管事耳边说了什么他才会想买下她的。

  苗氏被自己的EX妇辱骂,心中的怒火也在不断的升腾,抄起手边的棍子就向这催氏打过去,催氏猝不及防被她打个正着,眼看着棍子又要落下来,催氏立刻抱头鼠窜。

  催氏被打的狼狈不堪,全身都疼,眼看着苗氏还是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她可不是罗氏傻傻的等着挨打,很快两人打成一团,院子里鸡飞狗跳。

  这时院门在传来一阵敲门声,玉瑶爹去将门打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大哥跟小四偷偷从他身后钻到玉瑶他们身边。

  玉老根,这是瞎闹腾什么呢!看看这长辈不像长辈,小辈不像小辈的,成什么体统,这个家里难道要让她一个女人当家不成?玉老根被说的一口气卡在喉咙里,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好了,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瞎折腾什么,把银子还给冯管事,另外再去拿五两银子。玉老根阴沉着脸,看玉瑶的眼神像是化不开的烈酒,带着浓烈的愤恨,村长准时这个死丫头让那两个小畜生给找来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老头子,你老糊涂了吧,不光把银子还回去还要倒贴银子,除非我死了。苗氏立刻停下撕扯催氏的手,转身唾沫横飞的向着玉老根一阵乱喷。

  此时苗氏披头散发,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开,狼狈的像是街上的乞丐,催氏也差不到那儿去,头发被苗氏扯下来一大缕,脸上被她狠狠打了几巴掌,鲜红的巴掌印配着几条指甲留下的渗着血的划痕,更像是唱大戏的小丑,胸前的衣襟也被撕扯开,要不是催氏遮掩的及时,胸前那片春光定会暴露无疑。

  玉瑶站在外围看着热闹,她们这两个人还真没辜负自己这般牺牲,在现场为她上演一出泼妇打架,真是精彩绝伦。

  玉老根刚被村长质疑他一家之主的威望,这愚蠢的苗氏还敢叫嚣,你再不把银子拿出来,就给我滚回你娘家去。眼睛瞪的跟铜铃一般大,手中的烟杆都给摔成两节,看玉老头真的动了气,苗氏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怀里揣着的银子拿出来,又期期艾艾的回房里拿出五两碎银子,心痛的就像在剐她身上的肉。

  苗氏这次不但偷鸡不成还搭上自己五两银子,对玉瑶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都是因为这个死丫头,等一会儿有她好受的。

  冯管事白得了五两银子心里自然高兴,带着四个大汉脚步轻快的离开了玉家村。

  行了,这里没什么事了,大家也都快散了吧。村长玉富贵将依然围绕在院门外的人驱散,看事情都解决了,玉老根也回到了主屋,他也准备回去,还没动身就被玉瑶给拦了下来。

  此时玉瑶早就将大蛇又收进袋子里,她还打算晚上做蛇羹呢,可不能浪费了。

  玉富贵起先还没注意,等看清楚玉瑶手中的蛇也被吓了一大跳,这丫头平日见人连头都不敢抬高,现在怎么变的如此如此的大胆!又想起刚刚村里人的议论,难道,难道这丫头真的变成傻子了?可现在,她看着自己眼神清明,哪里有半点傻子的样子?

  还不等玉富贵想清楚,玉瑶就恭敬的向他施了一礼,那落落大方的样子跟城里的大家小姐相比都不遑多让,难道这玉老头的眼睛是被屎糊了吗,居然还想把这样的孙女往外赶。

  玉瑶脸上有着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睫毛装饰起来的美丽的眼睛,就像两颗水晶葡萄,熠熠生辉,脸色蜡黄,消瘦的瓜子脸,可她只是淡淡的站在你面前,周边身上萦绕的成熟稳重的气质就让人不容小觑。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第七章:分家

  玉富贵打量玉瑶的同时,她也在打量对方,只见他方正的国字脸,双目清明,刚注视自己时有片刻的惊艳闪过,塌陷鼻,厚唇,皮肤成小麦色,看起来还算公正。

  玉瑶看着他的样子,越是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玉瑶怯懦的望着玉富贵,欲言又止,莹莹的水眸像是害怕似的看了一眼仍在破口大骂罗氏的苗氏。

  玉富贵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她的鬼哭狼嚎,眼中的厌恶都快溢出来,瑶丫头有什么事尽管说,今天爷爷来给你做主。

  整个玉家村祖上就是十几个兄弟逃难在这里落脚,后来娶妻生子,经过不知多少代,才有了这个一百多户的玉家村。

  玉瑶就等着玉富贵这句话,隐在袖中的手狠狠在纤瘦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尼玛,疼的眼泪像不要钱似的掉落下来。

  村长爷爷,今天的事您也看见了,之前我爷奶为了能把我卖掉,把我推倒在门槛上摔的昏死过去,到现在额头上还留着一个大疤,后来大伯跟大伯娘更是把我拖到山差点活埋。

  幸亏我大难不死好不容易才活着从山上下来,我爹为了给我治病跪着求我奶才借了二两银子,我娘被她打的遍体鳞伤。 玉富贵听着她声泪俱下的哭泣,对玉老根这婆子更是不喜。

  你个不孝的小杂种,居然敢胡乱编排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说着撸起衣袖向着玉瑶打过去。

  玉瑶本就在山上受了伤,再加上在这里这么久,她这小小的身子有些吃不消,苗氏打过来的巴掌,玉瑶躲闪不及。

  啪――

  狠狠的掌声响在所有人心上,光听那声音就知道她用了多少力气。

  玉瑶听见一声闷哼在她的头上响起,快速睁开紧闭的双眼,那鲜红的五指像印在罗氏的左脸上,嘴角落下一道殷红。

  罗氏只觉得整个左脸都变的麻木,耳朵也不停的嗡嗡作响,本就虚弱的双腿变得飘忽,幸亏被玉忠平极时扶住。

  孩子她娘,你没事吧?玉忠平的心像是被无数的钢针扎住,疼的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

  自己也是她的孩子,为什么她对自己这般狠心,还差点把瑶儿给摔死,现在看着她好了又狠心的要把她卖掉,这样的爹娘让他的心如冬日里的寒霜,冰冷蚀骨。

  苗氏看着自己的巴掌并没有打到玉瑶的脸上,扬起胳膊又想上前,村长一把将她推到一边,这苗氏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撒泼耍横,这是在挑战他作为村长的权威,当即脸变的阴沉。

  瑶丫头你继续说,我到要看看谁能把你怎么样。

  他的警告苗氏显然听在耳朵里,默默的用愤恨的眼神瞪视着玉瑶。

  玉瑶全然把她的眼神当空气,走到玉富贵面前跪倒在他面前,大声的说道:村长爷爷,我今天就代我爹提出分家。

  玉瑶的话不光让苗氏噤声,也震惊了站在罗氏身边的玉忠平。

  玉忠平听着玉瑶的话,心里先是沉重的坠落下,后又觉得心里像是得到解放,舒服的喟叹,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苗氏一听分家脸顿时黑成了锅底,分家?想都别想,你个小杂种、赔钱货,还真是能耐了,居然在这里挑唆我们母子的关系,我跟老头子还没死呢,想分家门都没有。

  分家,谁还每个月给她银子,家里的活谁干,老大家的整天好吃懒做,老三家还每天下地干活,家里的大小事都是罗氏在忙活,要是把他们一家分出去难道让她这个老婆子来干活吗!

  瑶丫头,大伯娘知道之前你受委屈了,再说当时不是以为你已经死了这才把你给埋了吗,现在你也没事,这一家人怎么说起两家话来,你爷奶可还在呢,总不能你们老二家想不孝不管她们二老了吧?收拾一番的催氏听见玉瑶想提分家又从屋里走出来。

  苗氏心里还记恨着刚刚催氏跟她动手的仇,可耳朵里一听她的话,就知道她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看在她讨好自己的份上,暂时先放过她。

  玉瑶看着她们两人那贪婪的嘴角,心里跟明镜似的,不过只要他们答应分家,付出一点也没关系。

  就不知道大伯娘想我们怎么孝敬。她倒要听听,她们一家在苗氏心里有多少分量。

  苗氏眼珠一转,刚刚就是这个该死的臭丫头让自己白丢了三十两银子,还搭上了五两,那可是她攒了两年的银子,想想心肝肺都疼,自己必须要从他们身上讨回来。

  苗氏细长的眼睛里充满算计,想分家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们必须每年给我十两银子,逢年过节的孝敬一样都不能少,还有,分出去也甭想要半分田地,那都是要留着给生哥儿交束修的,至于房子,就分给你们村头那两间茅草屋,别的都没你们的份。

  这苗氏还真是狮子大开口,连村长的脸都快被苗氏给气绿了,她真以为这银子是地上的石头呢。

  一年别说十两,就是一两银子能省下来都很难,而且没有田地,老二这一大家子吃什么喝什么,这老婆子是逼人太甚,不过分家毕竟是他们的家务事,他也不好插手。

  听着院子里动静的玉老根终于舍得从屋子里出来了,从玉忠平身边经过,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没有任何言语显然是站在苗氏那边,这立场直接就表明了。

  本来看玉老根出来还抱着一丝希望的玉忠平,看着他沉默的样子,心中最后那丝火苗也被他无情的给掐灭了,心如死灰。

  分家这事她根本没跟她爹娘商量,所以她下意识转头看向他们二人。

  爹娘,今天是儿子不孝,既然瑶儿都说了,这个家就分吧,今天正好当着村长叔的面写个字据,儿子以后就带着这一家老小单过。看着玉忠平那备受打击的样子,玉瑶心里像是被刀搅,不过她今天必须狠下心来。

  娘,您这是干啥?就是把二哥分出去这没有田地他们一家子可怎么活,更何况还要孝敬您那么多银子。玉三郎开口帮着他们一家求情,这瑶丫头不懂事二哥怎么也跟着她胡闹,分家可不是儿戏,二哥在镇子上做工一年也就四五两银子,这没田也就紧够这一家老小吃用的,去哪里弄十两银子给娘。

  陶氏也替他们担心,开始听瑶丫头提出的分家,激动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这么多年她也早就想分出去单过,在这个家里每天累死累活,可她知道苗氏的厉害,而且三郎上面还有两个大哥压着,根本就轮不到他们提,不然这不孝的罪名就扣到他们头上,今天一听苗氏张口就是十两银子,她所有的心思都只能偃旗息鼓了。

  催氏一听玉三郎要破坏她这好事,她立刻不答应了,毕竟那银子最后还是会用在她大儿子身上。

  三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娘辛苦把二弟拉扯大,又给他娶妻还帮着照顾他这么一大家子人吃喝,只要他十两银子都是少的。

  玉三郎还想说什么直接被苗氏截了尾。

  他们的死活关我什么事,老三这里没你的事,再说我可没硬逼着他分出去,十两银子一分都不能少,田地也没他们一家的份。玉忠平这次彻底对他娘死心了。

  村长叔,我没问题,就这样写吧。玉瑶刚刚也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她爹下一秒不答应,真是多亏苗氏刚刚自己作死,把他爹心里最后这点不舍也从他心里割掉。

  玉富贵还想说些什么,苗氏却已经眉开眼笑,好像十两银子已经握在她手里。

  他又看了始终一言未发的玉老根一眼,提起笔再次确认了一下,既然你们都没意见,那我就按你们刚刚说的写了。

  玉瑶恨不得冲上去替他写,这老头怎么这般墨迹呢,想着她怀里的东西,别说十两,就是二十两、三十两她也点头答应。

  村长很快白纸黑字的就写好了,吹干上面的墨迹拿给他们看,又给他们念了一遍,玉忠平心中五味杂陈。

  玉瑶伸头撇了一眼,上面只是将苗氏的话写明白,玉富贵刚念完玉瑶又走到他身边,村长爷爷,请您再加上一句,以后无论我们家变成什么样子,老宅的人都不能插手半分。

  苗氏撇撇嘴,她还怕到时候他们一家没钱赖着她那里不走呢,现在玉瑶加上这句更合了她心意。

  村长看着固执的玉瑶,心里摇摇头,这也是他私心里给他们家留下的一个小小的希望,没想到他们却不领情,那他也不用瞎操心了,提笔又快速的在最后将话添进去。

  玉老根跟玉忠平两人摁好手印,一式三份,两人一人一份,村长那里留一份存档。

  玉瑶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分家文书,她这可是防患于未然,她爹本就心地善良,别到时候苗氏上门一求,说几句好话就又原谅她了,今天要不是对他的冲击太大,相信玉忠平也不会答应分家,不得不说玉瑶真的太有先见之明了。

小说《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试读结束。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玉瑶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