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免费小说)&(凤未央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SC 作者:小爷销魂 时间:2019-07-22 02:50:25 主角: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免费小说)&(凤未央全文在线阅读)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

主角叫凤未央的小说叫做《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爷销魂写的,凤未央《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免费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第14章误入狮王领地

  走下马车的林羽儿等人看见不远处马车上的东西都害怕得惊叫起来。

  小辰麟因为在蛇穴时有过心理阴影,也害怕的抓住凤未央的手。

  将本王的那些‘宝贝’都放到树林里去。王妃的本事不小,能够将本王养在府中‘宝贝’弄到阎王爷那里去。现在本王又寻了不少宝贝回来。这眼看着天气有了变化,本王想要一件银狼皮的披风,还有一双蛇皮步履。龙隐无意的转动着手上的玉扳指,好像在说着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凤未央看着不远处的笼子,皮毛光顺的灰狼,还有数不清的毒蛇纠缠在一起。真是不知道这个变态到底从什么地方弄来那么多。

  王爷真是看得起妾身。

  本王给你十二个时辰的时间,拿两张狼皮和十条蛇皮出来,不然龙隐眼神淡淡的落到了小辰麟和出云的身上。

  凤未央眼神一冷。真是个心理扭曲的变态!

  好,如果我出来后看见麟儿和出云受到任何一点的伤害,王爷,我对你一定会像对待你‘宝贝’一样,把你身上这层皮给,扒了。凤未央的语气很轻,一阵风来将吐出的字眼融进风里,但龙隐却能感觉到语气中的话出必行的决心。

  敢威胁她?她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凤未央来到小辰麟身前拉过他的手,将一个瓷瓶放到他的手上。麟儿,母妃进去给你带好东西出来,这个瓶子你拿着,如果有人要欺负你,你就把里面的东西往他身上倒,知道吗?

  小辰麟眨了眨大眼,小手接过瓷瓶,另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凤未央的袖口。母妃,如果你不回来,那麟儿就去找你。

  好。

  凤未央摸了摸身上的装备,在小辰麟的脸上亲了亲后,站起身朝树林的方向走去。

  龙隐看着那抹在阳光下更显果决的高挑身影,感觉胸口停了半拍。

  这树林在很多年前就被皇孙贵族让人围了起来,供他们在平时无聊时打猎和比赛骑射。林子的范围很广,树叶几乎将所有的阳光遮住。

  笼子里的野狼和毒蛇早已经被龙隐的人四散的放进了林子里。

  白天的林子安静得吓人,只听见脚底和枯黄树叶的摩擦声。

  噗噗噗噗!一群惊鸟噗嗤着翅膀飞走。

  刚走进林子一百米深,阳光几乎无法透过树叶穿进树林,整个林子慢慢变得黑暗,就像是笼上了一层黑幕。

  凤未央戴上从实验室里拿出来的红外线夜视镜,将周围的景物看清。

  阿呜阿呜越是往林中深处走去,越能够清晰的听见野狼的吼叫声。

  这一次的狼跟府里后院的狼有不小的区别。后院的狼被龙隐养了几年,血性被磨灭了不少。可这一次,这些野狼都是刚被抓不久的,凶狠程度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一不小心,她很可能就会成为野兽的盘中餐。

  蓦然,凤未央眸光一闪,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因为就在刚才她闻到了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气味,那是独属于野生大型猛兽的味道。

  上一世在动物的研究上她整整花了不少的时间,因为有不少人类的病变就是来源动物。正以为如此,她能够在第一时间扑捉到动物的体味特征。

  她缓缓的向前行走,突然感觉脚下有一阵湿湿黏黏的感觉。这段时间并没有下过雨,树林里的土应该是相对干燥的才对。

  凤未央皱了皱眉头,蹲下身拿起脚下的泥土闻了闻。

  该死!居然是狮子尿!她误入了狮子的领地!

  从尿液的气味来看这是一只成年雄狮,凶猛异常。

  凤未央不知道要说自己幸运还是倒霉,居然误入了兽王的领地。跟狮子搏斗那危险程度绝对是远高于野狼的。曾经她带着自己的研究到非洲野生动物园研究过那里的雄狮,那攻击力可不是不容小觑的。

  狮子喜欢用尿液划分自己的领地,而且这尿液还有余温证明那只狮子还没有走远,她要马上离开这里才行。

  吼吼吼吼吼刚一回头,凤未央的呼吸一窒。她听见了狮子的低低的吼声,低沉的有一种喉咙有水在翻滚的感觉。这说明它已经发现了猎物准备攻击!

  辨明声音的方向,凤未央不等藏在暗处的狮子发起攻击,便动作矫健的爬上了一棵参天大树。

  也就是在她跳到树上的那一刻,藏在树林里的狮子猛的朝她的方向冲了过来,血盆大口一张,生生将一层厚厚的树皮撕咬下来。

  凤未央心有余悸的看着树下的狮子,它已经闻到了猎物的气味,肯定不会就此离开。而她也只有一天的时间,没办法跟它在这里消耗,还有狼和毒蛇在等着她,可不能在这里消耗过多的体力。

  凤未央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里很昏暗,这一片区域的树木都比较高大,最重要的是树上垂下很多藤青色的树条。她就近的拉了拉身边的树条,很结实。

  看来她要做一回人猿泰山了。大略将四周的状况看了一遍,用眼力她没办法确定哪根树条是绝对不会断的,肯来只有碰运气了。

  凤未央深吸一口气,抓紧手上的树条,双腿一蹲用力的往另一棵树荡去。

  狮子注意到凤未央离开,撒开爪子往她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可奈何它跑得再快也不必凤未央飞得快,很快,凤未央就把她甩开了。

  从树上跳下来,凤未央并没有放松警惕,动物的嗅觉是很灵敏的,没准用不了多久它又会追上来。

  这一片树林的树木比较稀疏一些,有不少阳光透过树叶照射到林子里,伸手感受了一下斑驳的阳光,眼光照射在手上的温度微灼,想来是要到中午了。

  终于,凤未央嗅到了野狼身上的气味,正在循着气味寻找野狼的踪影。

  没有走多久,一条溪流出现在了眼前。

  凤未央走上前,掬了一把水洗了脸让自己清醒清醒。

  她发现清澈的水里有鱼儿,决定先填饱肚子再干活。寻找了一个上午,她已经有些饥肠辘辘了。前世,她从来都是空着肚子不干活的主,现在她也要填饱自己的肚子才行。

第15章与野兽搏命

  手脚利索的抓了两只巴掌大的活鱼,也懒得生火直接去了鱼皮吃起了没有调味料的生鱼片。果然,自然养出来的鱼肉质就是鲜美。

  凤未央看似轻松的吃着鱼肉,但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也是一刻不停的戒备着。

  在吃完最后一块鱼肉时,凤未央手上的匕首一顿,脚上一闪便躲到了小溪边的大石头后面。

  她看见了两个灰白色的影子。

  凤未央小心的探出头,果然看见溪流的对面有两个野狼在溪边喝水。

  凤未央慢慢的摸到腰间的麻醉剂,为了不让人发现她并没有带太多,只带了三支麻醉剂出来。

  奇怪,她的小型射弓呢,不会再刚才掉了吧,要不要那么倒霉

  她可没有练过飞镖

  对面溪边的野狼似乎发现了凤未央的存在,都停止了喝水,抬起头来,一双浅灰色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大石后面。

  没办法,为了不让野狼跑了她只能现身做诱饵。

  凤未央慢慢的站到野狼的对面,左手拿着匕首,右手藏着麻醉剂。随时准备着应对野狼的攻击。

  嗷呜嗷呜野狼仰头嚎叫两声便朝凤未央冲了过来。另一只野狼则趁着那只狼向前冲时悄悄的来到了她的身后。

  靠,还玩起了阴谋战术。

  凤未央跳到大石上面躲过了野狼的攻击,匕首一挥将想要跳上巨石的野狼挥退。

  该死的,没有射弓,必须近身搏斗才能将麻醉剂打到野狼的身上。

  一直在她身后徘徊的野狼趁着她不注意,飞扑过来对着她的喉咙就要结实的咬上一口。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凤未央紧抿的唇角缓缓的勾起一丝冷笑。向右一闪身躲过了野狼的撕咬,长腿高抬后一踢重重的落到了野狼的后颈上,趁着这个时候她拿出身上的麻醉剂往野狼身上一扎,前一刻凶狠的野狼,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内瞬间没了声息。

  另一只野狼见着同伴被制服,凶性大发的跳到巨石上将凤未央撞了个趔趄,从巨石上摔了下来。

  哼,还挺有血性的,可惜啊,你遇到了我。凤未央拿起身旁的鹅卵石用力的向野狼投掷过去,在野狼躲避时跳起来上去,手上的匕首刺入野狼的眼睛,腥臭炽热的血液飚得她一脸都是。

  阿呜呜呜野狼痛苦的挣扎着。

  真是抱歉,要怪你就怪那个变态吧。将麻醉剂扎到野狼的身上,很快它停止了挣扎。

  擦干净匕首上的血,凤未央动作利落的将两只野狼身上的皮给剥了下来。为了以防万一,她将一只狼腿给割了下来洗干净带在自己身上。

  凤未央看着身上被划破的流血的伤口眉头一皱,简单的处理伤口之后将狼皮绑在身上开始寻找毒蛇的踪迹。

  哼,想要做蛇皮鞋子,那我就弄个五颜六色的看你这变态怎么穿。

  凤未央来到一片竹林中。

  从身上拿出一个瓷瓶,瓶子里的液体有吸引毒蛇的作用。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出来之后,凤未央站到了较远的地方等待着。

  还没到半柱香的时间,竹林里开始有沙沙沙的声音响了起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多。

  凤未央把匕首放好,拿出腰间的短刀看准时机上前在绿油油的竹叶青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刀下去,刺穿了它的头颅。

  不仅有竹叶青,还有黑红相间的赤练蛇。真是大丰收。

  拾掇完蛇皮,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看来她要抓紧时间离开这里才行,晚上她可不想要在这里过夜。

  循着一路走来做的标记,凤未央开始往回走。

  吼,吼

  我去!到底是有完没完了!凤未央看着树林中的狮子忍不住爆粗口。这狮子还真是顽强,居然追到这里来!

  我本来不想杀了你的,可你偏偏喜欢往枪口上撞,那就不要怪我了。凤未央将身上的东西放到地上,一手拿刀一手握紧了匕首,半弓着身子进入备战状态。

  那狮子也非常的警惕,并没有马上冲上前发动攻击,而是跟凤未央对峙了起来。

  吼突然,那狮子像是被什么刺激到,只听见一声响彻林间的怒吼,雄狮疯狂的冲向凤未央。

  凤未央灰蓝的眼眸一眯,就在刚才,她真切的看到了一颗石子打到了狮子的身上!是谁!

  来不及想太多,凤未央快速的跳到一旁,险险的躲过了狮子挥向前的利爪。她不能将体力在这支狮子的身上消耗殆尽,身上还有一支麻醉剂,可那量也足够放到它了。

  一连几次,凤未央都险险的躲开了雄狮的攻击,那锋利的爪子刚劲的掌风和尖利的獠牙每一次都近在咫尺。

  又一次躲过那血盆大口后,凤未央转身一滚,将地上的狼腿拿起,雄狮再次张口袭来时,将狼腿塞到了它的嘴里。

  趁着着狮子暂时无法攻击的空档,迅速的拿出麻醉剂扎进了他的身体。

  吼,吼,吼雄狮的吼声越来越小。

  已经有些筋疲力尽的凤未央将匕首和军刀收好,到小溪旁将脸上的血迹洗净。

  这身皮拿回去给我儿子做床垫应该不错。不过我今天没那个心情,算你命大。凤未央将狼皮和蛇皮带上,惋惜的看了看倒在地上雄狮后再次迈开步子寻找出路。

  天色渐暗,原本湛蓝的天空像是被笼罩上了一层诡异的黑幕。

  树林外,龙隐坐在凉亭之内。

  王爷,婢妾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不如王爷先行回府可好?林羽儿看着变暗的天色,林子的出口始终不见凤未央的身影,眼中不自觉的带上了渗人的冷笑。

  龙隐闻声,将手上的棋子放下,一双深邃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神色的淡声道:把几位夫人和小王爷送回王府。

  王爷还不回去吗?婢妾愿留下陪着王爷。林羽儿心里一急,这正主还在这里,她们回去了又有什么用!

  没有听见本王的话吗?龙隐神色一冷。

  是,王爷。几个妾室不敢再多言。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已上架V信公众号:金猴小说,关注后回复: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即可阅读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