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一念繁华一念伤》小说主角傅扬程姜菱月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WXB 作者:小梳 时间:2020-03-23 16:42:15 主角:

《一念繁华一念伤》小说主角傅扬程姜菱月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念繁华一念伤

《一念繁华一念伤》是由小梳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傅扬程姜菱月。

《一念繁华一念伤》第6章 月儿,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宅院大门前,姜菱月手里握着碎瓷片,抵在白皙如瓷的脖颈上。

瓷片是在她厨房摔了只粗瓷大碗,捡来藏在袖中的,之所以这么做,是在赌傅扬程不敢让这些仆役伤及自己的性命。

自己好歹姜家的大小姐,但凡有个什么意外,姜家那些忠心耿耿的老管家、老管事,断然不会轻易放过傅扬程。

他们或许伤不了傅弘逸的性命,却能想方设法搅黄他的生意,让他狠狠掉一层皮。

不过这法子也只能用一次,万一逃不出去,下一次傅弘逸定会想方设法把她看管得更严,别说不让她接触能伤人的刀具,就是这些瓷碗、瓷瓶,恐怕也都会彻底在她眼前消失。

到时候,真就再难脱身了

思及此,她牙一咬,心一横,将那瓷片抵得更紧,白皙的脖子上很快就出现了一线血痕:都给我让开!

几个仆役见状急得不行:夫人,夫人你快放下,别伤着了自己

傅少可是早有吩咐,要是夫人在他们的看护下有什么三长两短,就叫他们全都拿命来抵!

让开!姜菱月厉声道。

她脸色沉冷如冰,鲜血顺着指缝流了下来,染红了身上豆绿的洋衫。

衣裳穿在身上显得宽松,被风一吹松垮垮的,衬得她整个人愈发清瘦,像是轻轻呵一口气便会倒下,然而那削瘦的背脊却很直。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与那几个腰粗膀圆的仆役对峙。

几个仆役哪见过这架势,早已被吓得手足无措,生怕她一个狠心真割了喉。

其中一个年长的,一边悄悄朝身边几个年轻的示意,一边好声好气地安抚起姜菱月:好,好好好,我们让开夫人,您先别冲动

就是出了这扇门,夫人又能跑去哪?

还不是会被他们抓回来?

然而沉甸甸的大铜门刚一打开,外头就冲进来一辆马车,那高头大马似有灵性,将几个仆役狠狠撞翻在地,来到姜菱月面前时却急忙停住,两只前蹄撅起,旋即稳稳落地,发出一声长嘶。

快上来——

马车里伸来一只手。

姜菱月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整个人都欣喜得战栗了起来:景泽大哥!

余景泽是她的发小,放眼江城,如今能与傅家作对的也只有余家了。

余家是虽不比傅家财大气粗,但在江城经营多年,极富底蕴,其势力就是傅扬程应该也不敢小觑。

姜菱月上了车,余景泽立刻吩咐车夫将马拉住,把车一转,马车朝着宅院外头疾驰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只留一众仆役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面面相觑。

而不远处的西厢,穆迎岚见此一幕,先是一怔,而后大喜。

姜菱月居然出府了?

呵,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这女人离了傅扬程的保护,万一在外头发生点什么谁又能怪得到自己的头上呢?

穆迎岚悄悄握紧了拳头,再不掩饰满心的怨毒。

与此同时,马车里。

月儿,你怎么瘦成这样了余景泽已是很久没见过姜菱月了,今日一见她,不由吃了一惊。

他只恨自己消息不够灵通,竟不知姜菱月是被傅扬程软禁在了宅院里。

《一念繁华一念伤》第7章 这一切当真只是巧合吗?

这两年,傅扬程对外只称是姜菱月身子抱恙需要静养,余景泽不是没派人过来打听过,只是这宅院十分森严,寻常人压根就进出不得。

后来姜家的几个老掌柜、老管事一齐前去探望了姜菱月,见她并无大碍,将情况告知了余景泽,余景泽才放下了心。

其实那次,姜菱月本可以说出真相,只是她祖父已死,傅扬程一家独大,若叫这些老掌柜、老管事知道祖父是被傅扬程活活毒死的,指不定会找傅扬程拼命。

傅扬程在江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自然不会惧怕这些,这些跟了祖父几十年的老人根本不会是傅扬程的对手,即便他们拼上性命,傅扬程也顶多只是伤筋动骨而已。

祖父已经走了,这些老掌柜、老管事,是世上为数不多真正关心她的人姜菱月断然狠不下心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如祖父一般惨遭傅扬程的毒手。

所以她隐瞒了。

她将所有的事藏在心底,在有足够的筹码能扳倒傅扬程之前,那些痛彻心扉的真相,不如由她一人来承受

余景泽见她神色黯然,心下更是难受。

他是喜欢姜菱月的,只是姜菱月已成他人妇,他饶是再一往情深也没机会了,所以后来他索性再也不见她,想逼自己彻底死了这条心。

却不想那傅扬程是个狼心狗肺的,居敢将她拘禁!

幸好姜菱月有主意,悄悄叫丫鬟在东厢放了风筝,又在那风筝上写了字,叮嘱他备好马车在府外等着。

风筝被剪断线后,他派人追着捡了回来,瞧见了上面的字。

这是他与她儿时就约会的暗号,那时姜菱月十分顽皮,总气得姜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有时太顽皮遭了禁足不许出府,她就偷摸着在院里放风筝。余景泽见了那风筝便会过来寻她,想法子跟姜老爷子说好话,解了她的足禁

往事一桩桩闪过心头,余景泽当真后悔莫及:早知如此我怎么能让你嫁给那傅扬程?

他的月儿是多好的一个女子,那傅扬程就是给她提鞋都不配!

要是时间能倒流,他就是拼死也要将姜菱月追回来,不能让那傅扬程对她染指半分!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姜菱月道。

如今她能做的,便是往前看,不在那些往事中沉溺。

只要还活着,只要还没被傅扬程害死,一切就都还有机会。

待到有朝一日能有机会将那傅扬程彻底扳倒,她定会不留余力替祖父报仇,让傅扬程也尝尝当年她尝过的痛苦!

姜老爷子当初究竟为何要将所有家业都留给傅扬程?余景泽百思不得其解。

祖父怎会将所有家业都留给傅扬程?定是他从中动了手脚!姜菱月不假思索说道。

傅扬程那人心思恶毒,什么事做不出来?

哪知余景泽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他过世之前,曾亲口在商会告诉众人,傅扬程将接手你姜家的全部生意。

不可能姜菱月结舌。

以祖父谨慎的性格,断然不会突然做出这么草率的决定,这件事一定另有缘由。

祖父当时究竟是怎么说的?她疑惑地问。

姜老爷子说,他的唯一的孙女今后就托付给傅扬程了,让姜家的那些老人们都今后都听从傅扬程的吩咐,不得有违。

余景泽对此事印象颇深,故而虽然已经时隔一年,但姜老爷子说过的那些话他仍旧记得一清二楚。

也就是从那日起,他渐渐明白,自己是真输给傅扬程了,输得彻彻底底

这些话在余景泽听来没有什么不对劲,姜菱月却越想越觉得古怪。

为何祖父像是在交代遗言一般?

而且交代完这些事后,没过几日,祖父就死在了傅扬程的书房

这一切当真只是巧合吗?

小说《一念繁华一念伤》试读结束。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