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小说主角萧夙陆锦年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WXB 作者:桦阳 时间:2020-03-23 16:36:22 主角: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小说主角萧夙陆锦年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是由桦阳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萧夙陆锦年。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五章 是背还是抱

陆锦年定定的望着病美人的眼睛。

如琥珀般清亮透彻,瞳眸深处却像隐藏着什么巨大的漩涡,按捺着,隐忍着,期待着

但是陆锦年不会回应他此刻的期待的,敛下眸子,淡声道,是否选择相信,你该询问的人不是我,是你自己。

虽然她没有什么恶意,可素不相识,如此简单的就给予信任也太随便了。

陆锦年习惯谨慎的对付心机深重的敌人,初次看见病美人这样小绵羊般天真的人,实在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相信不相信我,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现在你相信不相信我都没关系,因为我比你强,我若是想对你怎么样,你也逃不掉,现在姑且还能给你个选择,是背着还是抱着?

背还是抱?

病美人不解其意的歪了歪头,墨黑长发随着动作倾在月白长袍上,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睑翩飞抖动着有点可爱,还很萌呢。

陆锦年不自在的别开脸,单手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一声,你既然选不出,那我就按我喜欢的方式喽。重要的是你再用这个表情看下去,她会忍不住上去调戏的!

说完也不等病美人多做反应,直接上手,把病美人横抱起来,运用内力,迈起轻功的步子跃上了房顶,朝枫源街的方向飞去。

病美人脸色阴沉僵硬,是背还是抱原来是这个意思?不,无论是字面还是引申,含义都不会有变化。

但是这姑娘不觉得她一个身高仅一米六左右的妹子,抱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的汉子,就算这个汉子,也就是他看起来有多柔弱不会有什么问题么?

显然陆锦年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甚至觉得是理所当然的,瞥见病美人脸色不太好,以为高处风大,还很是贴心的运功给他挡风

病美人脸色更黑了。

到了病美人所说的住址,陆锦年直接把他抱进了他的院落里,阳光暖暖的映在他身上,确实感觉身体恢复了很多。

但是被一个妹子公主抱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一个谢字梗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陆锦年也不在意,对着病美人笑道,作为男子来讲,你的体重真的很轻,要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对健康有利哦。

病美人抽抽嘴角,姑娘教训的是。

别姑娘姑娘的叫了,我名陆锦年。猛灌的一坛酒,此时酒劲有些上头,陆锦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酒喝多了,我该回去睡觉了,晚安。

晚,晚安病美人望着陆锦年用轻功飞出自己家院子的身影,突然高声道,我叫萧夙。

陆锦年顿足摆摆手,示意自己听见了,而后不见了踪影。

病美人萧夙望着陆锦年消失的远天,突然扶额,低低的笑出了声。

离京八年,没想到还有如此特别的人,呵呵,看在你如此有趣的份上,若今后必死,倒可留个全尸青影,出来。

一直守在院子里的暗卫青影突然被点名,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不是他胆子小,是他家主子此时的气势有点恐怖,而他刚才又看见了

自家主子被一个比他矮小的妹子公主抱,他主子还那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可怕,呜呜,主子他错了,他应该被戳瞎,请不要杀他灭口!

萧夙眯起双眼,琥珀般的眸子尽是凌厉的锐气,青影,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青影收起自己的思绪,躬身抱拳,没什么,主子请吩咐!

那个东西找到了么?

回主子,赤炎传消息说,已经找到了,不过拿东西在皇宫里,不知是否现在就

萧夙抬手,制止了青影继续说下去,传令下去,不得轻举妄动,过段时间就是宫宴,趁人多混乱的时候再夺。

对了主子,草原匈奴那边有行动,匈奴可汗阿努比襄派遣了一队使者,在访我国,就是不知目的主子?你怎么了!

萧夙突然脸色惨白,捂住自己的胸口,呕出一大口暗褐色的鲜血。

等等主子,今天那些人是不是对您做了什么,是极寒性,还是极热性?我去给您拿药。

萧夙摇头,不必,是冰琼雪酿,不算什么极寒的东西,而且,我也没喝多少,只是少量的寒性雪莲和我体内的毒融合,有些发作而已,不要紧。

那些人主子才刚回京,他们就迫不及待的试探主子,主子明明可以推脱,为何偏顺着他们,万一试探个什么好歹,怎么办?

青影。

属下在。

啰嗦。

嘤嘤嘤,属下是在关心主子嘛。

萧夙瞥了他一眼,不再理会,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他自己的身子他自然有分寸,就算没有陆锦年乱入,他也不会再多喝多少冰琼雪酿了,只是陆锦年的出现,是有意,还是无心,若是有意,又是为什么?

想起陆锦年的话,是否相信,要问他自己那么就让他,用他自己的方式来验证,你是否可以相信吧。

陆锦年又高兴,又心酸。

高兴的是,她这辈子酒后的毛病和上辈子一样,只需要睡一觉,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心酸的是,现在有人打扰,根本没办法睡觉,而酒后不睡觉,让她头疼难忍。

忍着疼,陆锦年标志性的一百零一号笑容也没有丢掉,对着这个来到自己院子里的不速之客,强撑着用笤帚扫出门外的冲动,道,姨娘怎么有空来我的院子里了?

姨娘沈氏很是高傲道,大将军常驻兵营,府上一切大小事宜都是本夫人操持的,来大小姐的院子里巡查事项,是本夫人应尽之事,何来此说。

姨娘说的对,那有什么该看的该说的,就快点说,天色不早,姨娘劳苦功高,需要早些休息。重要的是不要耽误我睡觉!

沈氏自然听出了陆锦年的逐客之意,当即变了脸色,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陆锦年耸耸肩,字面意思。

你!沈氏愤怒道,您是大将军府的嫡小姐,行事都代表着大将军府的脸面,而且嫁人在即,更要注重自己的言行举止。

当街指责丞相府的嫡小姐是泼妇,跑到凌悦楼里喝酒,陆锦年,你真是好样的,明天我会把有娶你意思的人家约出来,你好好见见,挑一个人,年底前就嫁出去吧。

陆锦年唇角笑容愈发灿烂,闹了半天,在这儿等着我呢。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六章 威胁

既然话都说开了,陆锦年也懒得再敷衍下去,她这会儿正头疼,不让她睡觉单纯找她聊天就算了,她还是非常尊老爱幼的,但这颐指气使的态度,命令的口气,让陆锦年非常不爽。

大将军府的嫡小姐代表着大将军府的脸面?姨娘这会儿想起来脸面的事了,合着这些年传播本小姐貌丑草包的人不是你啊,可惜,姨娘还有脸说,本小姐还不好意思听呢。

再者,本小姐何时说要嫁人了?本小姐可是一点也不着急,就算着急,也有我娘亲,大将军的正妻操持,姨娘,你又有什么资格插手?

沈氏气得脸部扭曲,这些年不光大将军府的下人们,连外头一些世家夫人们都把她当成大将军府的正经主母看待,偏偏陆锦年一口一个姨娘叫着,让她心里非常不舒服。

大小姐今年也不小了,大小姐的娘亲若在,也会希望大小姐早日嫁个好人家的,毕竟女人这一辈子还是要仰仗男人的。

希望个屁,仰仗个屁!

陆锦年揉揉额角,很想爆粗。

她娘亲要是觉得女人这辈子要仰仗男人,就不会离家出走多年,连个口信都不捎了。

她是来自那个主张男女平等的世界,觉得女人自强是非常理所应当的,而她母亲却是土生土长在这个时代的。

在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的这里,敢于在爹爹娶妾后,果断抛弃大将军府这座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要钱有钱的金窝窝,其勇气就值得她鼓掌。

总而言之就是三观不对,陆锦年也懒得和沈氏闲扯下去,唇瓣的笑意染上一丝冷酷。

姨娘沈氏,梁京城富硕商贾嫡次女,听说三年前,姨娘的母家打算竞争明轩国皇商资格,最后却不了了之,皇商五年一竞选,那次是姨娘母家最有把握的一次把,两年后不知道还会怎么样呢。

沈氏听陆锦年提起她母家,不由皱起眉头,皇商竞争本就激烈,没选上就没选上,有什么大不了的!

呵呵,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话真没说错。陆锦年漂亮的狐狸眼微眯。

想来姨娘还不知道,从三年前开始,你母家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再这么下去,还能否在梁京城立足都不好说。

发生什么事了!沈氏心里一惊,有不好的预感。

姨娘这些年不也挪用了不少大将军名下的财产,接济你母家么?

放心,府上中馈,无论真实的账目,还是姨娘造假的账目,本小姐这儿都有备份,就看看,是大将军看见这些账目取消姨娘掌家权利快,还是姨娘将本小姐嫁出去比较快。

沈氏瞪着陆锦年,脸色铁青,她是不敢肯定陆锦年是吓唬她的,还是手里真的有账目,但是这些年她确实掏了不少油水出来,若是突然没有了钱财的来路她不敢赌。

陆锦年噗嗤一笑,姨娘,你这一副被欺负的受害者模样做给谁看啊,这些年本小姐对你们的所作所为有置喙过一句么?本小姐从来不争不抢,但是姨娘,你又做了什么?究竟谁才是受害者呢?

陆锦年抬手捏住沈氏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在饭食中下毒三十七此,以整修院子为名放疯狗冲撞八次,在外搞臭我的名声,泼脏水的次数数不胜数,本小姐不管,你是不是就觉得本小姐不舍得与你计较,甚至如今还打算借婚事的由头再接再厉?

沈氏被陆锦年吓得腿有些软,这些年她做的次数,她自己都数不清,那些毒都不致命,是让人慢性衰弱而死的,她以为她所做的足够隐蔽。

陆锦年至今活蹦乱跳,她还以为是药出了什么问题,没想到陆锦年根本没中招,而自己的所做都在陆锦年的掌握之中。

陆锦年恰在此时松开她,任由沈氏瘫软在地上,还嫌弃从袖子里抽出一条手帕,仔细擦着触碰过沈氏的手指,悠悠道,不过可惜,姨娘虽然长得略有姿色,但人老珠黄,还没有让本小姐怜香惜玉的资本。

沈氏又气又恼,作为一个女人,无论多大年纪都不喜欢被人述评容貌,咬牙道,那大小姐想怎样?

姨娘你是聪明人,知道本小姐不喜欢别人多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多好啊,所以本小姐的婚事就不劳姨娘来代替我娘亲,也就是大将军府的正牌夫人,越俎代庖,一一代劳了,否则就别怪本小姐把这些年被下的毒药什么的,统统还之。

见沈氏还坐在地上没反应,陆锦年继续道,姨娘不相信,是觉得姨娘下过的毒本小姐拿不出来是么?

说起来本小姐还真拿不出来,只能用一两斤巴豆凑合,再说姨娘年纪大了,本小姐还真担心姨娘拉肚子直接拉归西了,用在身强力壮的人身上比较好吧,例如陆轻婉?

沈氏瞳孔一缩,不,不要!

姨娘别紧张,我知道你们家轻婉得了四皇子的欢心,想必过段时间就要请旨赐婚了,这时候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姨娘的答案是?

沈氏强撑着自己的身子站起来,妾身答应大小姐,不再对大小姐的事指手画脚。

只是离去的时候,沈氏眼睛里的怨毒是遮掩都遮掩不掉的。

陆锦年也懒得在意,她已经头痛欲裂了,痛苦的抱着脑袋,对着空气唤道,依寒。

一个身影跃到陆锦年面前,垂眸道,小姐。

我待会儿要去睡觉,便把事情先交代了,晚上去丞相府裴茵的房间你知道该怎么做的,不要出人命,点到为止便可。

再收集一下梁京城内的世家公子,那种脸长得好看,但是胸无大志,无父无母吃老本,或是家里没人管、已经分了家,无药可救放弃治疗的青少年。

依寒唇瓣微动,小姐,你这是

陆锦年抬起水汪汪的眸子看着她,眸光闪动,有点小可怜,寒寒,等我酒劲过了再解释好不好她现在真的很头疼。

小说《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试读结束。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