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盛世骄宠》免费阅读-《盛世骄宠》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xyx 作者:风轻灵 时间:2020-02-13 15:16:49 主角:

《盛世骄宠》免费阅读-《盛世骄宠》最新章节目录

盛世骄宠

《盛世骄宠》是风轻灵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

第7章 夜探

一一听着各色楼主汇报之后,乐正微熹平静道:暗杀对你们来说不难,可涉及各领域,你们都是新手,我给你们三年的时间,希望你们能查到我想要的。

请大小姐放心,属下一定尽力彻查。

他们的大小姐明显就是为乐正一门报仇来的,不然也不会一接手血杀阁后,第一任务便是查清乐正家族灭门一案。

半个月后,我会参加选秀。

乐正微熹话一落,可把各楼主给震惊了。

大小姐,三思啊。

众楼主都被乐正微熹给收服了,这会听闻乐正微熹要去选秀,直觉就想反对。

虽然皇宫是帝国最高权力中心,可他们都觉得乐正微熹进后宫,那真是糟蹋了。

我意已决,你们不必劝。

她定是要入宫的。

大小姐,这是您要的皇宫资料。

乐正微熹接过来,细细地看着,眼底黑沉。

大小姐,这罗太后不简单啊,一个宫女出身,生下了元昭帝还笑到了最后,虽说元昭帝一出生便被乐正皇贵妃抱养,可罗太后到底母凭子贵。

那乐正皇贵妃倒是为罗太后做嫁裳了,死的也不光彩,这罗太后可是潜伏的毒蛇啊。

蓝梦道。

银月也开了口,可不是毒蛇么,我一点也不相信乐正皇贵妃害死了先帝,这里面定是有罗太后的手段,若不是元昭帝强势一些,亚兰帝国又要出一个摄政太后了。

摄政太后,乐正微熹目光闪了闪,万没有想到那常年卧病在床的罗贵人还有这等野心,这么说来当年的病也不是真的了。

她的姑母到底还是仁慈了,留了罗太后这个表面温顺无害又时常装体弱多病的毒蛇,若说姑母的死和罗太后无关,乐正微熹是不信的,可她到底没有证据。

乐正微熹深深一叹,眼底一片痛色,元昭帝?十皇子?你到底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想到那曾经的未婚夫,青梅竹马,总是像个大哥哥护着她的十皇子。

乐正微熹一时也难分真假。

有些不相信十皇子会是灭乐正一门的元凶,可不是他,为什么身为帝王他又护不住乐正一门呢,那可不是流放或为奴啊,那是几百口人命啊,真狠。

蓝梦和银月相互看了一眼,劝道:大小姐,天都快亮了,您早些歇吧。

乐正微熹望着窗外的天色,快寅时了,可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你们退下吧。

说着乐正微熹摆了摆手,不必担心我。

蓝梦注意着乐正微熹手上的资料,有些后悔这么快拿给大小姐,扰了大小姐的睡眠了。

大小姐,您要进宫,我和蓝梦一起陪你吧。

银月道,既然劝不了大小姐,那就跟大小姐一起进宫。

再看吧乐正微熹没有一下子答应,只是扫了一眼资料,道:给我好好查丞相府,韦丞相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儿了。

蓝梦道:韦丞相现在是魏国公了,元昭元年,韦丞相从外领回了外室和一子一女,女儿便是韦丽妃,儿子元年所出。

乐正微熹眼睛微眯,一个丞相外室女,在韦家有皇后的情况下,还能坐上妃位,这可不是一般能耐。

韦丞相虽只有两个庶子,但女儿不少,除了两个嫡女之外,现在庶女至少都不止八个了,适龄的也有三四个,竟然轮到一个外室女。

大小姐,您不是还打听郁二公子的消息吗,郁二公子被郁家从绝命崖绑回来了,听说还病了,郁家正请大夫呢。

乐正微熹心中很不是滋味,姨母就算从前再喜欢她,现在也怨她吧。

心中还是有所触动的,当年那个常跟在她身后当个小尾巴的雪表弟,竟是那么傻,在绝命崖上守了三年。

乐正微熹感动,可她对郁沧雪并无男女之情,情窦初开之时她喜欢的是那个有‘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之称的澜表哥,母亲希望她嫁给澜表哥,可姑母却希望她嫁给十皇子,而她身为乐正大将军唯一的嫡女,皇贵妃唯一的嫡亲侄女,是十皇子妃的最好人选。

先帝赐婚她与十皇子,乐正微熹是有些不愿的,但至少十皇子也是她熟悉的人,从小到大护着她的人。

只是没想到没想到她落崖三年,十皇子登基后宫后妃成群,子女无数,韦蕙表姐入宫为后,澜表哥竟弃笔从戎,镇守边关。

乐正微熹忆起当初,韦蕙表姐的话犹然在耳:我心悦澜表哥多年,还望熹表妹成全。

成全,她算是成全了,虽然母亲和姨母都有意结亲,乐正微熹更是盼着,但却撞破了澜表哥和韦表姐相会,乐正微熹黯然放弃。

可最终韦蕙表姐却弃了澜表哥。

为什么?为了后位吗?

乐正微熹目光久久地停留在韦皇后的资料上,蓝梦见此便道:

你们说,韦后是不是被逼入宫的乐正微熹声音有些干涩,无法相信当初那个告诉她喜欢澜表哥多年,希望她不要跟她争澜表哥,甚至为了澜表哥茶饭不思的蕙表姐是心甘情愿入宫的。

被逼的可能性不大,韦家可是有两个嫡女,韦后与无双公子郁沧澜早些年定了亲,可她的胞妹没有定亲,虽比韦后一岁之差,但也及笄了。

是啊,我也觉得韦后应该不是被逼的,韦三小姐不比韦后差,也不知道怎么就换成了韦后,反而韦三小姐匆忙定了亲,出嫁当日丈夫死在迎亲路上,便一直寡居在魏国公府,还得了个克夫的名声。

乐正微熹久久没有言语,这两姐妹的命如今一个天一个地,不过韦表姐是不是真自愿入宫的,以后她就知道了。

乐正微熹只觉得回京之后,处处透着陌生,三年的变化果然大。

魏国公夫人便是乐正微熹的表姨母,两家来往密切,乐正微熹也是跟韦家嫡亲姐妹一起长大的,可如今发现她根本就不了解韦家。

想到那有克夫名的萱表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乐正微熹有心去一趟魏国公府看看。

第8章 发现

银月,今晚我们夜探魏国公府。

乐正微熹话一落,蓝梦不满了,大小姐,还有我呢。

乐正微熹瞥了一眼,你的轻功不如银月。

蓝梦顿时泄气。

夜晚,魏国公府守卫森严,乐正微熹和银月到时,各院灯火通明,府里的格局倒没变多少,但是整个魏国公府却扩大了许多,应是把附近邻里的房给买下来了。

哇,魏国公府什么时候修建的这么富丽堂皇,这堪比皇宫了,韦丞相就不怕被皇上清算吗?就算是国丈,这府的修建也太过了吧。

银月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宏伟大气的建筑,嘴里不停的赞叹。

乐正微熹什么话也没有说,这里早已不是她记忆里的丞相府了,变化确实很大。

大小姐先去何处?

正院吧去看看那个温柔婉约且疼爱她的表姨母怎么样了,虽然大女儿成了皇后,但小女儿这般,表姨母心里也不好过吧,更不说韦丞相如今还抬举一个外室女。

魏国公夫人姬氏是宗室敏亲王的嫡女和怡郡主,敏郡王妃便是乐微熹外祖母的亲姐,所以姬氏也是乐正微熹的表姨母。

郡主,公爷今夜又去了西院。

主位上的贵妇并没有说话,可身边的奶嬷嬷却不高兴着,郡主,西院那个狐媚子越来越张狂了,当初您就该把二爷抱过来自己养,大爷到底年纪大一些,虽无母,对郡主一向也尊敬有加,可到底不如二爷能养熟。

奶嬷嬷也知道比起西院那个狐媚子,郡主更恨大爷的生母,所以即便生了大爷,至死也没有升为姨娘,但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西院才是最大的威胁。

姬氏沉默道,跟一个玩物计较什么。

奶嬷嬷不甘,那可不是一般的玩物,不仅生了一子,还生了宫里的韦丽妃,而她们的夫人虽然有个皇后的女儿,可却没有儿子。

你说二爷哪里像公爷。

姬氏问道,这也是她心里一桩心事。

像柳姨娘多些吧。

奶嬷嬷道,二爷年纪还小,可长相却是跟柳姨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像不像乐正家的。

郡主慎言奶嬷嬷震惊地看着姬氏,在姬氏的目光下,缓缓摇头:

二爷是公爷的儿子,若不是公爷也不可能记为嫡子吧。

姬氏脸上依旧平静,看不出失望还是别的表情。

姬氏的话不止让奶嬷嬷震惊,也让房顶上的乐正微熹震惊。

什么意思?韦家的二爷怎么会像乐正家的?

而在这个时候,外面丫环进来禀报,郡主,二爷来给您请安了。

很快,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在奶娘的陪伴下走进来了。

乐正微熹目光紧紧地盯着小男孩子的面容,很是熟悉,朝着银月打了个手势,乐正微熹悄悄离开正院。

西院处,韦丞相和柳姨娘用完膳,很快就滚到床上去了。

乐正微熹到的时候,便看到的是妖精打架,也不好意思凑近,怕韦丞相发现了。

银月,你去书房探探,看看有什么发现,离开时最好弄些动静,若有危险,自行逃命,不必管我。

听了乐正微熹的吩咐,银月悄悄离去。

书房到底是重地,银月才去一会,就被发现了,弄了好大动静,西院这里正精虫浊脑的韦丞相也匆匆丢下柳姨娘离开。

姨娘,可要进来侍候。

进来柳姨娘的声音带着欲求不满的愤然,嘴上咒骂着那闯书房的宵小贼人。

二爷呢?

二爷在正院。

姬氏那贱人又霸占我儿子了。

姨娘,别生气,二爷是嫡子又记在夫人的名下,按规矩是要去正院请安的。

若不是如此,我哪容忍那贱人。

乐正微熹目光落在柳姨娘的脸上,目光一点一点的凝住了,牙根紧咬着,恨不得出手要了眼前人的命。

竟是麦如柳,父亲的麦姨娘怎么会成为韦丞相的妾侍,乐正微熹无法消化这样的事实,

那宫里的韦丽妃便是自己的庶妹,乐正微熹心里不可置信,若不是因为魏国公府,她也许会高兴看到乐正家还有人活着,可现在眼里却凝聚着危险的风暴。

大小姐

没事吧乐正微熹悄声道。

闯书房的不是我。

银月的话让乐正微熹一愣,就见着一道黑影朝西院而来,身后紧追着一批人。

走这会乐正微熹也没心思探究过多,也顾不得去看韦萱表姐了,只得拽着银月,飞身而闪。

在她走后,魏国公府的人也追到了西院,一时间西院鸡飞狗跳,刀光剑影,柳姨娘的尖叫声犹言在耳。

大小姐,不走了吗?银月见乐正微熹停了下来便问道。

我想杀了她。

乐正微熹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指甲划破了手心,一想到那麦如柳背叛了她父亲,她就恨不得把麦如柳给杀了。

属下去替大小姐杀了。

银月道。

不用。

乐正微熹心里虽然还有杀意,但想到了刚刚那个韦二爷,不知是自己的庶弟,还是韦丞相的儿子。

三岁之龄,若真是遗腹子呢?

她父亲镇守边关多年,身边陪的可是麦如柳,韦丞相应该在京中的,可当时父亲受了伤。

当年兄长又与十皇子送嫁去金池帝国,边关的父亲却受了重伤,祖母又病了,母亲也离不开。

先帝身子微恙,宫中的姑母也是忧心,乐正微熹不放心边关重伤的父亲,当即随着宫里派出的太医一队去了边关为父侍疾。

待父身体好转时,才赶回京大婚,不想中途却遇了埋伏,落了崖。

乐正微熹装了一肚子心事,又见此时魏国公府出了事,想再进去也不容易,只得对银月道:

你先回去。

大小姐,让我跟着你吧。

银月不放心道。

我不会有事。

乐正微熹率先离去。

银月准备离开,便被一道血人给撞了上来,浓重的血腥扑面而来,她低咒了声,想把人给甩开,但看着后面追来的人,提着血人飞速离去。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