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农女有喜》免费阅读-《农女有喜》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xyx 作者:千叶绿 时间:2020-02-13 13:51:06 主角:

《农女有喜》免费阅读-《农女有喜》最新章节目录

农女有喜

《农女有喜》是千叶绿创作的穿越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

第7章 府衙告状

穆钰兰也不客气,还作势轮了一圈,咚一声打在鼓面上,咵嚓!几人见到鼓槌敲过的鼓面都愣了。

穆钰兰无辜的后退了一步,她是有点激动,但是她没想破坏公物。

府兵也傻眼了,刚刚的微笑还挂在脸上,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忽而倒吸一口气,不自信的道,可能府衙的鼓时间太久,我该找大人说换新的了。

只一鼓槌下去,还是个十几岁小姑娘敲的,就破了个洞,那只能说明是鼓的问题了。

穆钰兰尴尬的笑笑,兵哥哥,真对不起,要不多少银子,民女赔吧?

她不知道破坏府衙这鼓是个什么罪名,但她真不是故意的。

一个鼓,应该不会太贵,阿珲给自己的银子应该能够。

只是还没告状就破坏公物,不太好。

哪用你们赔?府兵笑了,本来就是给百姓敲来鸣冤告状的,坏了不就说明咱们大人青天么?百姓愿意找大人做主,鼓都换新的了!你们等等,我让人帮你们通传一声。

里长和穆钰兰干笑两声道了谢,这个府兵是个人才,不管对不对,反正捡好听的说。

府衙门口的鼓被敲坏,很快引起路过百姓的注意,纷纷围上来看个究竟,穆钰兰低着头,尴尬死了,太激动把人家鼓打坏了,想想真是醉醉哒。

没一会儿,府兵派去的人就回来了,大人请鸣冤击鼓的人进堂前候审!

几人松了口气,牛大富看车,穆钰兰和里长一起扶着穆老四进了大门,到了堂内,左右有板子,分立肃静的牌子,还来不及细看旁的,两队人小跑着出来,颇有气势的喊着威武。

一身着官府的中年男子坐了上座,惊堂木一敲,堂下可是击鼓鸣冤之人?来自何处?状告何事?

穆钰兰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感觉头上的伤口又要喷血出来似的,这可是现场版的升堂断案,她能不激动么?!

兰花,回答大人的话啊。

里长见这孩子有点傻眼,小声提醒着。

穆钰兰见里长鼓励的眼神,终于回了神,双手递上讼纸,说道,正是民女击鼓,民女双河村人士,此次状告双河村穆家,一者陷害民女的爹爹,导致其残疾,二者强行买卖人口,欲盖弥彰,欲逼死民女父女,还请青天大老爷做主!

堂上一阵寂静,府衙大人一边看讼纸一边皱眉,村里头这种事不少见,村里都有不成文的规矩,里长能处理的,府衙这边不会主动去管。

但是事关威胁到人命,府衙不能袖手旁观。

抬头看看堂下几人,一个是双河村里长,一个是出头的小姑娘,还有一个坐在地上,双腿残废。

小姑娘额头上的伤,明显是新伤,包裹的一层布上还泛着淡红色的血迹。

讼纸上所言可否属实?府衙大人问道,你们可有证据?

穆钰兰坚定的点了点头,都是事实!村子里的人都能作证,至于欲盖弥彰之事,请大人将与穆家联系的人家找来,自然真相大白。

府衙大人微微颔首,此案并不复杂,没有杀人放火,弄清楚其中的关系,若状告属实,让穆家给这父女俩个交代,做些赔偿就罢了。

来人,快马去双河村抓被告归堂!

是!

穆钰兰与里长对视一眼,一切还算顺利,多亏里长准备充分,那讼纸上,不仅有状告的内容,还有双河村村民作证的手印。

穆老四也跟着高兴,穆钰兰小声道,里长,要不你回避下?让穆家见你帮我们,怕是连您也恨上了。

你这丫头里长就觉得心里暖暖的,想了想还是同意了,等穆家来人,我去后面看着,你别怕。

他的身份毕竟是一村里长,帮着一方人告另一方人,传出去的确不太好。

穆钰兰又向府衙大人请求道,大人,民女的爹腿伤得厉害,还请通融。

府衙大人微微点头,满意的道,是个孝顺孩子,来人,搬椅子来,莫让百姓平白吃苦。

说完,府衙大人对里长使了个眼色,两人纷纷走向后堂,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而穆钰兰父女一等,就是两个多时辰,府兵终于带人回来了。

府衙大人再次上座,穆家族长和穆长顺两口子都被带到,正愤恨的瞪着穆钰兰和穆老四,碍于府兵衙役都在,敢怒不敢言。

堂下可是双河村穆家族长,穆长顺,穆刘氏?

府衙大人一发问,穆长顺作为代表陪着笑,略微谄媚的回答道,回大人的话,小的正是!

府衙大人眼睛微眯,一听这话这态度,就不像啥好人,要不是之前里长说了穆家的情况,他还以为这人是哪家的走狗呢。

双河村穆阳父女状告你们穆家谋财害命,证据确凿,你们认不认罪?

大人我们冤枉啊!穆长顺跪着向前行了几步,哭嚎道,大人明鉴,这是他们父女污蔑陷害我们穆家!这些年我家对他们父女俩好生相待,穆老四伤了腿,我们还想着给他们寻出路,哪里对不起他们了?大人为小的们做主啊!

又是小的们!穆家良民算谁的小的们?在府衙面前,称一声草民是对府衙的尊重,府兵衙役因职务才自称小的呢。

府衙大人轻哼了一声,却完全被穆长顺的哭嚎湮没,大堂之上不管是衙役还是被放进来旁观审案的百姓,都露出不屑的神色,一个三十来岁的大男人,学什么妇人行径?鄙视!

穆钰兰见穆长顺这般模样和说辞,急得干跺脚,想骂无耻之徒,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可也知道这里是公堂,她相信里长的话,府衙大人是好人,会给他们做主的。

啪!

惊堂木一拍,大堂之上立刻没了旁的声音,府衙大人怒道,本官问你,穆阳的腿伤何来?穆兰花头上的伤何来?大手再拍桌案,讼纸上字字句句些的清楚,你们做何解释?

第8章 神助攻

大人冤枉,都是他们父女想讹诈我们钱财,以此陷害小的,穆老四的腿是他在地里自己摔的,时间长了没人发现才残废的,穆兰花昨儿自己撞了树,可没人逼她。

哐当一声,穆长顺重重的磕了个响头,请大人为小的们做主啊!

这些话都是来的路上,三人小声研究的,吃过早饭他们再去穆老四家的时候,人就不见了,虽然村民说不知道,但他们也猜到了这种可能。

上座的府衙大人转头看向穆钰兰父女,你们可还有话要说?

穆钰兰因第一次见识到古时代的府衙大堂,竟然忘了穆家会矢口否认这种可能,此时气得瞪圆了眼。

然而,穆钰兰还是理智的道,大人,民女所言句句属实,那些分明是穆家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我爹是被人推下山坡的

你胡说!穆老四明明是摔水沟!

穆钰兰冷笑,横道,你撒谎,我爹说是摔山坡的!穆长顺,你欺负人别太过分!

过分的是你们!

那你有什么证据我爹是摔水沟?我爹明明是摔的山坡!

穆家族长想阻止穆长顺开口,可是穆长顺以为找到穆兰花陷害自己的证据,哪里管得了那些?信誓旦旦的道,还说你没有陷害我们?你爹是摔水沟,当时我就在旁边!我可以证明!

你不是说我爹摔时间长没人管么?你咋在旁边?

因为是我

穆长顺大张着口,忽而闭上了嘴,随后愤怒的骂道,死丫头你敢糊弄我!

穆长顺一个大男人,觉得被个小丫头耍了,怒火中烧,爬起来想揪住穆钰兰出气,只听啪一声响,府衙大人大声喝道,放肆!

大人。

穆家族长上前两步,哼道,穆兰花平日里刁钻得很,黑的都能说成白的,刚才所言毫无逻辑,还请大人明断。

边说着,穆家族长从袖子中拿出一小块碎银子,要递上桌案。

啪!又一声惊堂木,府衙大人怒了,胆敢公然贿赂本官!来人!依律杖责十五大板!

是!

两侧的衙役立刻上前执行命令,顿时穆家三人还有穆钰兰父女都傻眼了,刚还唇枪舌剑,这会儿因为一小块儿碎银子的贿赂,让府衙大人动怒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作死?

回过神来,穆钰兰父女自然是高兴的,给彼此一个坚定自信的眼神,就默默的在一旁看穆家族长挨打,怎么看怎么顺眼!

穆家族长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还是穆长顺回过神来,跪地哀求道,大人恕罪啊!族长年纪大了,打不得啊!

此话有理。

府衙大人却一个眼神都没给穆长顺,又道,念及穆家族长上了年纪,打五大板子,剩下十大板就由着年轻人来替!

说前面的时候,穆长顺还松了口气,想着五个板子也不错了,结果听完府衙大人话,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憋死,顿时觉得自己屁股火辣辣的疼。

两侧衙役再不给他们辩驳的机会,几人上前就将人拉了下去,板子就位,开打!

旁观位置上的百姓纷纷叫好,倒是坐实了府衙大人清正廉明的好名声。

穆刘氏吓得脸都白了,跪在堂前也不敢求饶,只默默的流泪说冤枉,还有空拿眼刀子刮穆钰兰父女。

穆钰兰趁热打铁,大人,刚才穆长顺所言漏洞百出,一会儿说爹爹摔倒时候旁边没人,一会儿又说自己在旁边亲眼所见,请大人做主!

穆兰花你不也在撒谎么?府衙大人还没开口,穆刘氏就恨恨的道,你还说穆老四是摔山坡!你也有罪!

我就是故意诈穆长顺说实话!穆钰兰转头故意道,这不是让你们说了实话么?到底是山坡还是水沟,讼纸写得清楚!

穆刘氏暗恨,这死丫头什么时候这么牙尖嘴厉了?却不忘威胁她,穆兰花,你和你爹还是双河村的人,是我们穆家的人,得穆家庇护,你们父女竟然状告自己家族,是何狼子野心?!

你们算计我和我爹的时候,就是狼心狗肺!穆钰兰不甘示弱,到底谁狼子野心,你问问你自己的良心!

穆刘氏的眼神微有些闪躲,还想辩驳什么,上座的府衙大人,一拍惊堂木,而穆家族长和穆长顺的板子也打完了。

大人冤枉啊

穆长顺疼死了,可还不忘喊冤,他们陷害穆老四父女的事儿死都不能承认!

府衙大人看看讼纸,穆家不承认罪名,但刚才说漏了嘴,穆老四的腿是因为救治不及时才残废的,而穆长顺说自己就在一旁亲眼所见,没有管,的确有故意伤害的嫌疑,再加上穆家族长贿赂,定案也不是不可以,但如果再有些证据就更完美了。

咚!咚!咚!

堂上眼看着快接近尾声之际,堂外传来沉闷有力的敲鼓声。

那鼓换新的了。

府衙大人不由得看了一眼穆钰兰,之前就是这个小姑娘一激动把鼓敲破的。

穆钰兰似有所感,一阵心虚,低着头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外头却传来哭天喊地的声音,大人要为民妇做主啊!双河村穆家谋害我儿性命!求大人做主啊!

这一声喊,让堂内众人为之一振,穆钰兰直觉这是神助攻,倒是穆家三人瞬间脸色惨白。

府衙大人猛一拍惊堂木,喝道,将堂外喊冤的人带进来!

只一会儿,外面府兵守着,衙役将一妇人带了进来,那妇人跪在堂上,呈上讼纸,高声道,大人,民妇两个月前经人联系,得双河村给我儿寻一房XF,双河村穆家收了我们家的银子,却迟迟不将人送来,我儿昨儿就没了,求大人做主!那双河村穆家贪了钱财不办事,害得我儿惨死啊!大人做主!

那妇人又一阵哭喊,穆钰兰却后退到穆老四身后,今儿穆长顺三人不死也脱层皮,双案并罪,看他们如何狡辩!

邢家?府衙大人看过讼纸,问道,你有何证据?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