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启妖录》免费阅读-《菩提启妖录》最新章节目录

《菩提启妖录》免费阅读-《菩提启妖录》最新章节目录

菩提启妖录

时间:菩提启妖录作者:浮蔺令

菩提启妖录小说

《菩提启妖录》是浮蔺令创作的轻幻想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菩提启妖录》精彩节选:屋内。清善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宋白喊住他,我还有多长的时间?清善一顿,瞧一眼外头的秋,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应该问问你自己。宋白明白他的意思,也只能沉默而已。清善说:上次来我把一切都跟你说得很清楚,你真的觉得这一切值得?我不知道。宋白回答:我只是想这么做,控制不了的想这么做。一声长叹从屋内...

《菩提启妖录》是浮蔺令创作的轻幻想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

第7章 【民国】墓鬼(4)

屋内。

清善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宋白喊住他,我还有多长的时间?

清善一顿,瞧一眼外头的秋,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应该问问你自己。

宋白明白他的意思,也只能沉默而已。

清善说:上次来我把一切都跟你说得很清楚,你真的觉得这一切值得?

我不知道。

宋白回答:我只是想这么做,控制不了的想这么做。

一声长叹从屋内传出,正好远处有军队集合的声音,清善说:现在这样的世道,就算她见到了,也不会开心。

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掌握,干什么还要出去自讨苦吃?

清善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之后他每天都会来看宋白,神色却比之前几次凝重得多。

原本是个喜欢开人玩笑的火居道士,现在一来就被忧郁爬满整张脸,让秋都没了理由去与他急。

宋白的身体却并没有好起来。

一天一天,越来越差。

渐渐的,他连下床都困难。

秋时刻飘在他床边,看他醒了就跟他说话,心中莫名害怕。

这个人这么弱,要是哪天真的死了可怎么办。

秋,你怕外面的战火吗?宋白虚着声音问她,明明看不见却往窗户方向扭了头,好像要极尽目光抓到一丝希望一样。

是不是那该死的道士跟你说了什么?秋的预感一向很准。

清善这几天这么安静不吵事?反正她觉得不正常。

宋白摇摇头,我担心你适应不了外面的生活,咳咳咳咳

秋帮他顺气,眉头拧成一团:不舒服就少说点话之前也没见你这么多话

是啊,宋白最近的话的确变多了,还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让她又摸不着头脑又要多想几分。

嗯?

听宋白语气这么虚弱,她不自觉放轻的语调。

其实她一直都希望有个人能陪着自己,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能察觉到她存在的人少之又少。

从前是遇上过几个,但结局也都是不尽人意。

渐渐的,她也就不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了。

但现在又让她遇上了宋白,她就是很容易对他人产生依赖感。

即便他是个瞎子,脑袋也不灵光,她还是会想去依赖他。

宋白说:给我说说你以前的生活好不好?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问起有关她的事情,秋自然是开心的,却又忍不住有些不安。

你这个人怎么弄的场面这么悲情,你是快死了还是怎么?等你好起来我慢慢跟你说,睡吧你!

说完秋就赶紧飘了出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害怕。

似乎她只要满足了宋白所有的要求,他就要离开她了一样,这样的感觉很不好,让她应对不来。

第二天,宋白起来了。

秋刚睡醒打算去找他就看见撑着盲棍,已经站在墓地之中的他。

阳光正好,打在他脸上显得脸色不那么难看了。

秋飘过去,傻子,是不是好些了?

宋白不知道她的位置,只对着面前的空气微微点头。

既然他好些了,秋就敢跟他说她从前的事了。

其实她老早就想将自己那些悲催的经历说给他听听,这个人这么善良,肯定很会安慰人吧。

嘛,磨蹭了几个月,虽说到了现在才说但也不算太晚。

秋说,在她一个人飘荡的这百年间,她间断遇见过很多能察觉到她存在的人。

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同时那些人也很好奇她是什么样的存在。

说来也奇怪,她跟那些能发觉她的人总是会莫名的相互吸引。

对她来说,这些人可以成为她的朋友,成为她的伙伴。

对那些人来说,她同样能感觉到她在他们心中是特别的。

秋说,她爱上过其中一些人,最初想变成人也全都是因为体会到了爱的感觉。

不是一个人的孤单,也不用担心自己是个鬼妖精。

她得到过同样喜欢她的人的承诺,可到最后却没有一人实现过。

原本的欢呼雀跃总总是要在最后时分化为乌有,好像从来都是假的一样。

这样的情况出现过很多次,她就觉得自己真是倒霉悲催透了!

傻子,你说过要跟我一起离开这里的,这你可不能骗我!

多年的沉淀早就让她不伤心了,现在说起来却难免气愤,更是要向如今在她身边的人确认一番。

宋白说:我答应你,让你离开这里,变成人去看外面的世界。

秋大喜,那你也记住,我永远都是你的眼睛。

我看到的,就是你看到的。

宋白浅浅应声:嗯。

夜晚很沉,秋睡得很熟。

而当白昼初现,她满心欢喜去找宋白时,他却不见了。

醒来的那一瞬间,她已不再是鬼妖精,她成为了一直想成为的人。

带着一腔的欢喜和雀跃跑来找他,可他却不见了。

秋跑遍了整个墓地,也将那不大的屋子翻了个底朝天,可就是找不到他的身影。

大喊他的名字,喊到自己窝火生气,喊到声嘶力竭,可就是没有人应她一声。

忽然之间她有些害怕,蹲下来哭了。

这个人也跟之前那些人一样说话不算数,说了要一起却先离开了吗?

可是这个瞎子宋白能去哪里?她想不到任何他会去的地方,却又有种他永远都不会再回来这里的直觉。

不久之后,有挞挞的脚步声传来。

很沉重的感觉。

秋连头都没抬,她没听见盲棍的声音,她知道这一定不是宋白。

来人是清善。

清善在她身边停下脚步,语气不好:你就是缠着宋白的那个鬼妖精。

秋没心思搭理他,依旧蹲着将头埋在膝盖之间。

清善冷哼一声,走过她身边去到墓地最后头挖土堆土。

将土堆成坟墓的模样后,他点上三根香,敬了一杯酒就走。

他去了哪里?秋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清善脚下一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成了人,去干你想干的事情就好,还招惹他做什么?

他明显是生气的意思,秋不明白,现在也没心情去弄明白。

秋站起来反驳:但他说过要跟我一起离开,我也答应过他会成为他的眼睛,我为什么不能去招惹他!

清善再是一声冷笑,转身就走,一边说着:你要成为他的眼睛,成为就是了。

快些走吧,去看你要看的世界

他又忽然顿住脚步,声音也低了下来:要是你真的想找到他,那就去找吧

这一次见面之后,秋连清善也再没见过。

她也真的离开了墓地,到处去找这个瞎子宋白。

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他一个瞎子又能走多远?

秋原本这么以为,可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他。

外面的世界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美好,她一个人走了很多路也吃了很多苦,到最后还是选择一个人寻找宋白。

有时候她还庆幸幸好宋白看不见这一切,四处是战火,日子一点都不安定。

她是为了不孤单而成人,可现在,似乎要比做鬼妖精时还孤单。

或许是因为找不到宋白吧,她居然有点后悔成人了。

后来,她撞见火居道士被枪毙的场面。

清善也在其中。

清善死了,更没有人能告诉她宋白的去向。

秋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这世上活下去的,可她是永生的。

成了人,她的本质似乎还是那被丢弃在墓地,吸食了太多的阴气而变得不是人的鬼妖精。

不过也好,这样,她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找宋白。

一年两年,她什么都没找到。

最终秋回了墓地。

宋白还会回来吗?潜意识告诉她不会了,可她还是回来了。

她成为守墓人,住在宋白曾经每日都住的屋子,每天都在墓地待着,总是会将目光放得很远,期待着那个穿灰色袍子的人再次出现。

可除了尸体,这里再不会来那个瞎子宋白。

秋甚至都不知道为何他要离开?为什么连一句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他还是害怕她这个鬼妖精了吗?

时间越长,她心中的执念就越深。

疑惑和不解从未减少一分,年年岁岁都在累积叠加。

在这期间,她听说了一些有关守墓人的事情。

似乎,在这里守墓的人从前都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后因内乱许多家族都被抄了,这些年龄不大的少爷们也就落魄了,被统一抓起来折磨,据说死了不少人。

而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就被组成了守墓世家,轮流成为守墓人。

宋白正是其中之一。

秋很心疼他,也在想着,要是等到了他回来一定会好好对他!一定!

一直等下去,一直到五十年后。

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大变化,墓地早就被推成了平地。

有房子在这里建造而起,秋不再住在这里却时时会回来看看。

只是宋白一直都不曾归来。

秋开始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而存在了。

她曾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可其实,她只是不想一个人而已。

可现在,她又与当时的鬼妖精有什么区别?

为了成人,她可以等上百年。

成人之后,她又为了另一个人等了五十年。

后来的日子她过得浑浑噩噩,连如何进入到菩提香中都不清楚。

但,现在她这柱香被点燃。

都说菩提斋的主人有能力完成菩提香中妖精们的夙愿,所以,秋便将最后一缕希望寄托在了相欢身上。

秋说完故事,这柱菩提香恰好燃完。

第8章 【民国】墓鬼(5)

帮我找他,我一定要找到他!秋还是一刻都淡定不下来。

相欢瞧她一眼,问:你找他是为了问他为什么离开?还是说,你是真的想见他一面,是真的放不下他?

好吧,其实这个问题纯属她自己的私心所在。

相欢听了秋的故事之后,倒还真是不确定这个鬼妖精对宋白到底是什么感情。

是喜欢,还是依赖?

她在大道之中轮回了上万载,虽说忘记了很多事情,但这些情爱或离别总归也是见得不少了,她很清楚什么是喜欢,而什么又是依赖。

只是,这个鬼妖精却让她糊涂了。

在相欢看来,好似这鬼妖精是真的喜欢着宋白,又好似,她只是接受不了被一再欺骗,只是不想再一个人。

我秋犹豫了。

相欢一笑,这么说来,这么多年来你都不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想找到他。

都有。

秋立刻接话,我想见他,也想问他为什么一声不响就离开帮我找他,我马上把妖灵给你!

别急。

相欢试图安抚她这激动的情绪。

找来一本布满灰尘的书,相欢翻了几页,又看了几眼一脸焦灼模样的秋,最终合上书。

相欢明白了,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不得不说出实话,我没办法帮你找到宋白。

或者说,谁都没办法帮你找到他。

为什么?秋又激动了,拍了桌子站起来。

相欢看得出来,她眸中的急迫和慌张。

其实秋也知道宋白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宋白这个普通人即便是一生平安都免不了埋入黄土一个下场。

可秋,却还是想见他。

相欢越发相信,秋只是太过依赖这个温柔的人。

又或许,这份依赖对于秋来说就是喜欢与不舍得感觉吧。

相欢稍稍岔开话题,问上一句:你知不知道鬼妖精变成人的法子是什么?

秋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她只想知道跟宋白有关的事而已。

可,看相欢的模样,又让她不得不妥协一分,老实回答:吸食男子的阳气,时机成熟,自然会变成人。

相欢再问:那你可知,是要吸食何种男子的阳气?

秋一皱眉,不明白,什么意思?

相欢再次翻开那页书,念道:诞生在墓地的婴儿,受到极重阴气倾体会使之成为鬼妖精。

这一点,想必秋自己是清楚的。

相欢继续说:若鬼妖精要成人,则需吸食毫无保留献出真心的男子之阳气

话语至此,秋搭在桌上的双手顿时一紧。

相欢把书推到她面前,文字一行行映入秋眼中。

汝食极阴,生而为鬼,遇欢喜之人,汲真心之气,届足百,辄以化人矣。

秋在颤抖,重重坐下,霎时间眸中光彩尽失。

一下子回想起从前那些离开自己的人,在心中数着,到宋白时,正好是第一百人

相欢拿回书,轻轻合上,开口:我想,当时那火居道士与宋白说的话,约莫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些。

是啊,秋还记得,当年清善与宋白的确有一段她不知道的对话。

相欢说:若是越爱,则越会吸引你在无意识间吸收对方的阳气。

这正是他们离开你的原因,也正是为什么你刚化作人,宋白却再也不见身影的理由。

相欢的声音不深不浅,衬着菩提斋中隐隐射入的阳光正好合拍。

而她对面坐着的这个鬼妖精,却再打不起一分精神来。

相欢站起来,去整理其他散乱的菩提香,顺便说上一句:至少最后这个人,兑现了诺言。

是啊,宋白没有食言。

秋想起来,在她化作人的前一天晚上,宋白答应了她一定会让她看见外面的世界。

宋白做到了。

而她,却没有做到承诺之事。

她说会成为他的眼睛,会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全部告诉他,可她却在成人的那一瞬间忘了这件事情。

这么多年来,她从不曾好好看这个世界一眼。

亦是,没能成为宋白的眼。

《《菩提启妖录》免费阅读-《菩提启妖录》最新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