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庆秋李承澜小说《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不语在线阅读

荀庆秋李承澜小说《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不语在线阅读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

时间: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作者:不语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小说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小说在线阅读,荀庆秋李承澜是书中的主角,《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是由作者不语倾情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荀庆秋脸色白得厉害。她永远忘不了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声音,尖利刺耳地骂着自己,说自己德行亏损,给家族蒙羞。荀庆秋深吸一口气,稍稍侧身向郭氏看去。郭氏今日穿了一件宝蓝色折枝花的褙子,戴红簪金,姿态雍容。...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小说在线阅读,荀庆秋李承澜是书中的主角,《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是由作者不语倾情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

第二章反击

荀庆秋脸色白得厉害。

她永远忘不了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声音,尖利刺耳地骂着自己,说自己德行亏损,给家族蒙羞。

荀庆秋深吸一口气,稍稍侧身向郭氏看去。

郭氏今日穿了一件宝蓝色折枝花的褙子,戴红簪金,姿态雍容。

一如前世她趾高气昂地在旁人面前,不露声色地言语磋磨自己,把自己不计前嫌,宽容大度的好婆婆样子表现得淋漓尽致。

正如方才,郭氏说着仿佛是在夸奖自己,可是细细想来,这番话,不过就是想对荀庆秋说,潘老太太再如何喜爱她,她也是周氏的女儿,和他们沈家无半点关系!

潘老太太脸色一变,荀庆秋什么性子,她自小养在身边最是知道她纠结血亲这事,此时被郭氏这么一提,心里不知道又要多想到哪里去。

只是潘老太太还未出声,便听到荀庆秋用着一贯的柔软嗓音轻轻回道:多谢郭大太太的夸奖,不止生母,母亲也是怀岭赫赫有名的'漱玉'奇女,如此才生得姐姐这般才貌双绝之女。

声音轻轻的,可周围无声,故而衬得荀庆秋的话格外清晰。

郭氏眸子晦涩,荀庆秋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的,不仅反驳了自己,还将荀庆年和沈繁也都夸奖了一遍,这还是之前站在自己面前连茶杯都端不稳的人吗?

潘老太太脸上透露着惊讶,显然她也没料到,平常动不动就要哭哭啼啼的荀庆秋能够回答得如此不卑不亢,但惊讶之余,内心不由得一喜。

虽说女子娇弱是好,但是过于娇弱,只会让人觉得好欺负,日后嫁出去,指不定要受婆家如何拿捏。

郭氏心里泛起冷笑,面上却依然方才那般亲昵模样,瞧瞧,这糖还未吃进嘴里,就这般甜了。

荀庆秋前世给沈时作妾,受尽了郭氏的打骂,郭氏的痛处她最是知道的,故而低着头,一脸的害羞,郭大太太谬赞了。

郭氏神情一暗。

一直不出声的袁老太太说话了,朝露明珠,沈家四房倒出了两个才貌齐全的小丫头。

郭氏的笑容不由一僵。

反观潘老太太和荀庆年一脸喜意。

袁老太太这话,就是承认了荀庆秋的意思。

虽然荀庆秋养在四房,不关长房何事,但毕竟荀庆秋身份尴尬,若是得了长房的袁老太太承认,那谁都不敢对荀庆秋的存在有异议了。

就算背靠郭家,有三品淑人的诰命身份郭氏也不行。

因为郭家再大,也大不过沈家,更大不过有镇国大将的袁家,其姐姐还是皇太后的袁老太太。

荀庆秋呆呆地望着袁老太太,想不通一向事不关己的袁老太太为何要帮自己说话。

前世自己被郭氏污蔑的时候,袁老太太不也站在一边冷眼旁观吗?

潘老太太见荀庆秋呆站在一旁,有些无奈,刚刚还觉得外孙女伶俐了些,怎又开始痴起来了,于是赶忙替荀庆秋回道:承蒙您抬爱。

荀庆秋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屈下身子行谢礼,多谢袁老夫人。

袁老太太点点头,思忖片刻,将手上的绿扳指取了下来,这东西我戴了许久,样式你们小姑娘可能不甚喜欢,但成色极好,拿着它改个耳环或是簪子倒是不错,就当个见面礼。

郭氏脸色更是僵硬了,当年她嫁进沈家,袁老太太就给了她个玉如意,像这样贴身物件根本就没有。

喜爱立马可见高低。

不过一个荀家次女罢了,用得着这般抬爱?

荀庆秋不知郭氏所想,只是瞪圆着眼睛摆手,太,太.......发觉失礼,小脸一红,袁老夫人,这太贵重了。

郭氏攥紧了手帕,夫人都是对有诰命身份的女子尊称,自己虽比不上袁老太太尊一品的诰命,但怎么也是三品诰命之身。

这个荀庆秋叫袁老太太夫人,却不叫自己,摆明了存心气自己!

袁老太太却笑得更深了,长者赐不能辞,你就收下罢。

荀庆秋略微沉思,然后才跪了下来,大大方方地将戒指接了过来。

袁老太太点头,这才对。

听她语气温和,荀庆秋松了一口气,也不似方才那般紧张了。

王二太太和吴四太太见状打趣,看样子老夫人是喜欢秋姐儿了。

荀庆秋脸上热腾腾的。

王氏吴氏都是长房的人,虽比不上郭氏身份,但怎么也出身长房,平素看人都用鼻孔看的,对荀庆秋向来都是冷冷的,最多唤一声'四房的二小姐',何曾这么亲昵地叫过她'秋姐儿'。

郭氏也不得不抽着笑脸随之,不过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潘老太太对荀庆秋使了使眼色,荀庆秋云里雾里,荀庆年见状轻轻碰她的胳膊,向茶杯努了努嘴,又望了望袁老太太。

荀庆秋这才明白过来,原是叫她在长辈面前殷勤点。

这样的事她前世在郭氏揉搓下做得多,所以驾轻就熟,潘老太太见她如此懂事乖顺,欣慰极了。

袁老太太对此不以为意,毕竟自个儿的子女都孝顺,也经常给自己端茶倒水,所以不觉得什么,不过荀庆秋生得漂亮,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子温婉的气质,让她看着非常舒服。

故而,荀庆秋上完茶,袁老太太便端着茶对她一笑,行了,坐下吧,这些有下人伺候,你来怪累的。

荀庆秋低声应诺,乖乖的坐在一旁。

袁老太太这才和潘老太太说起话来,内容左不过是今天去清安寺的相关事宜。

长房的三个老爷都是进士出身,如今长孙沈时也要面临科举,作为祖母的袁老太太肯定要去祈一祈福。

恰逢荀庆秋梦魇多日,作为外祖母的潘老太太挂怀于心,所以两个妯娌便约着今日一同去清安寺。

也不知道说到何处,袁老太太脸上满是喜意,香烛什么的,你都不用准备了,五郎都买了,那么长一只,有我胳膊那么粗呢。

说着,袁老太太还比划了起来。

荀庆秋满脸茫然,五郎.......谁啊?

荀庆秋的神情落入袁老太太眼里,让她不由想起自己那个三孙女沈韵,小时候被自己抱在怀里,就是用这样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自己逗她,然后就咯咯笑。

不过现在长大了,脾气大了,和自己说不上几句就唇枪舌剑,非要得了自己的夸奖赞扬才会罢休,哪会像荀庆秋一样安安静静的。

不过,韵姐儿从前没嫁出去的时候,嫌她闹腾,等她嫁出去了,自己对着满园的紫藤,倒觉得萧索冷寂了许多。

袁老太太有些想韵姐儿了........

见袁老太太盯着自己,荀庆秋连忙低下头,如此露出柔亮乌黑青丝和白皙细腻的脖颈。

真是生得漂亮。

袁老太太心中喟叹,然后道:要不,让秋姐儿陪着我们一块祈福吧。

第三章救人

众人被袁老太太的话惊得怔在原地。

郭氏反应过来,笑得很是温和,这......不大好吧,听说秋姐儿近来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同出去,只怕.......

袁老太太乜了郭氏一眼,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应该亲自去清安寺以显诚意,比福符更有用。

郭氏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规规矩矩地坐在一边。

就像前世荀庆秋坐在郭氏身边一样。

这一刻荀庆秋竟有些喜欢起袁老太太来,原来郭氏并不是一贯的高傲,也有人让她唯唯诺诺不敢说话。

袁老太太行事快人快语,又从无反悔的时候,所以荀庆秋去清安寺去定了。

荀庆秋看着眼前琉璃瓦片,金碧飞檐,心里回荡着临行前姐姐的那一番告诫。

自己此行是袁老太太力荐去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袁老太太的面子,所以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不然要是出了差错,这份宠爱便就成了罪过,自己这一辈子都在沈家抬不起头了。

荀庆秋这般想着,小心翼翼地扶着袁老太太上香。

一套流程下来,虽不繁复,但也累得荀庆秋手酸脚酸的。

等到吴氏上香的时候,袁老太太对荀庆秋道:你也去上一柱。

几个宗妇纷纷侧目,潘老太太却有些习惯了,再则了,都说了让荀庆秋过来是为祈福,不拜一拜上一柱香,怎么能算作是祈福呢。

荀庆秋看着冒着零星火光的三支香,又抬头望着面容安详的佛像,半睁的石眼仿佛普度苦海众生。

回想前世重重,自己也不过是苦海之中的一粟。

眼前的佛像是否能够渡自己苦海?回避前世孽缘?

香火鼎盛,烟篆不绝地书空。

一室香烟,竟迷蒙起一片薄雾,催得跪在蒲团前的荀庆秋刺眼欲泪。

信徒荀氏祈愿,若佛显灵........只愿日后。

前事不计,只愿日后。

说罢虔诚叩首。

好孩子,佛祖会保佑你的。

一道空灵之声传来,惊得荀庆秋抬头,入目一张谦和慈祥的脸庞。

香室众人纷纷作礼,释慧大师。

释慧大师笑盈盈地看着荀庆秋,这位施主,天庭饱满,鼻子挺拔,下巴圆润,且耳朵厚实,是能够福泽家族,绵延子孙的大福气之相。

潘老太太一脸喜意。

荀庆秋却落寞地想,自己若真是属这样福气之相,前世怎会落入那般境地。

不过,福气这种东西虚无缥缈,需得自己把握,若是一向自怨自艾,再好的福气也会因自己流失掉的。

荀庆秋怔了怔,抬头看向释慧大师,心有顿悟,颔首虔诚道:多谢大师。

释慧大师点点头,让小沙弥领着袁老太太去宴席室坐着,看样子是要讲解经文了。

潘老太太怕荀庆秋无聊,特赦她出去等着,得了袁老太太一句'去吧',荀庆秋屁颠屁颠地出去了。

清安寺属皇家禅师,得家中有二品以上官职的人才能进来礼佛,故意寺庙较昭和寺略显清幽。

前世自己畏畏缩缩,总觉得自己身份不够,所以只去昭和寺礼佛听经,那里的大师讲经虽然不如释慧大师,但总归风趣,听着也不觉得无聊。

自己喜静,但听经不费三四个时辰是听不完的,前世自己被郭氏管着,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听经,每次到了一半就草草走了。

后来如此次数多了惹了些意见,便再也不去了,自己就待在屋子里对着那四方的天绣花。

荀庆秋看着耸立挺拔的竹林胡乱想着,突然听到旁边'嗖嗖'之声。

荀庆秋一惊,忙不迭地躲在假山后面,猫着腰向外看。

蓦然寒光闪过,擦着荀庆秋的青丝钉在她身后的白墙上。

荀庆秋不由得软了腿,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淋漓地望着仅隔几分便射在自己身上的箭矢。

什么人?

一声沉喝传来,带着若有若无的虚弱。

荀庆秋跌跌撞撞地起身,说话语无伦次起来,我,我是今,今日,我是随祖母过来祈福的,饶,饶命.......

只是这话还未落便听得一声痛喝。

荀庆秋害怕得闭住双眼。

过了许久,只听风声,再无其他异动,荀庆秋好奇睁开眼,那个........

抱歉。

男声再次传来,不过比方才更为虚弱,但落在荀庆秋的耳朵里还是令她心惊的。

荀庆秋不由的后退,想趁机逃跑。

许是察觉她的意图,男子再次出声,姑娘莫怕,方才朕......

那声音停顿了一下,只教荀庆秋听了个大概是'郑'音,随即又听他说,郑某被人刺杀,听到你这边有动静臆是刺客,这才错手吓着了姑娘,还望姑娘莫要介意。

荀庆秋摇摇头,突然想起两人隔得太远,他是见不着自己动作的,于是稳了稳心神,回道:无事。

没有声音再传来,荀庆秋退了一步想走,可是突然回想方才那人言语,好像是被人追杀,声音也仿佛受了伤。

要是........

佛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佛祖让自己重活一世,自己可不能佛祖眼皮子底下,做那等自私自利之徒。

荀庆秋心动便行动了起来,颤颤巍巍向声音处走去,一边走一边呼唤,郑公子.......

等她真的走近,就看见一个身穿深蓝色云纹直䄌的男子躺在地上,嘴里小声喃喃着什么。

荀庆秋面色剧变,哪里还顾得了其他,郑公子!

一边呼唤着,一边手忙脚乱的摇晃男子的身体,如此,男子面上所系的面罩松了下来,露出一张巧夺天工的脸。

荀庆秋呼吸一滞。

是他。

《荀庆秋李承澜小说《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不语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