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逍遥降妖师小说试读尘宇章节列表 第10章 九幽貂

来源:zzy 作者:东年 时间:2020-02-11 20:52:51 主角:

逍遥降妖师小说试读尘宇章节列表 
第10章 九幽貂

逍遥降妖师

作者:东年 主人公叫尘宇的小说叫做《逍遥降妖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东年创作的玄幻奇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逍遥降妖师》第10章 九幽貂

霞光迅速聚拢,周灵的身影凭空消失,百里之外的降妖殿日月观星台中,出现了泪流满面的她。

伤痕累累的尘年笑了,登时就被被血眼男击飞的尘宇也笑了。

能走掉一个,他们满足了。

老不死的,留下你的命便足矣了。血眼男笑着看向尘年,笑意残忍。

尘年昂首挺胸:老夫已年过七载,命不久矣,生死看淡。来吧,让老夫看看城主的手下,是几斤几两的货色!

城主的手下!

尘宇内心一凛,有稍许明了。

老不死的,很猖狂呐!血眼男一声怒斥,神秘虚影的额头上,三道法印同时亮起,他的脚下,亮起赤、橙、橙三圈光芒,气息异常强大。

人形持器法相,其器竟是血眼尘年紧握拳头。

越是诡异的法相,往往越强大。

法相护体之光,展现的是降妖师的境界。

法相额头上的法印之光,展现的乃是降妖师的实力,代表着降妖师法印所吸纳妖灵的境界。

显而易见,血眼男三道法印分别吸纳了一只大妖、两只妖王境界的妖灵,远超尘年的法印妖灵。

何况,尘年为了溃败两大妖王,已身负重伤。

突然间,尘年莫测一笑:徒儿,看好了,这才是为师的真正力量。

老不死的,装神弄鬼。

血眼男一声冷哼,冲向了尘年,背后似乎无形的虚影如影随形,唯有一双血眼分外明显。

欺身临近之下,他一掌拍出,血眼的瞳孔蓦地发生了一丝细微的变化,眼珠中出现了奇特的图形。

一掌之下,血光率先一步,排山倒海而出。

眼看着血光临近,尘年拿起桃木杖,法相再度凝聚,其额头上的三道法印忽然间消散了。

砰砰砰

尘年的身上,迸射出三道血花,可他的法杖上却燃起三色光芒,正是白、赤、橙三色。

术·天衍一击。

桃木杖一挥,漫天燃起火海一般,熊熊烈火。

突然间,一团天火竟然从天而降,如陨石落地,方圆数十里,竟然是阵阵地轰鸣,大地疯狂颤抖,山体似要崩塌,连黑色的夜空,也都被硬生生地撕裂了一道红色的缺口。

火海内,只有血眼男凄惨的叫声。

火海外,气浪翻腾滚滚,如滔滔大浪,树木坍塌一片。

小年村的村民们,内心一阵心悸,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在这惊天一击下,气浪外散,尘宇同两妖王一起朝外飞去,烟尘蒙蒙,难见尘年踪迹,也难料血眼男的生死。

小子,抓住它们,大造化!

不知从哪里响起的声音,以淡淡的语气提醒尘宇。

来不及多想,尘宇一声呐喊,拼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把抓住两妖王,头昏沉沉,身躯飘荡在半空,不住地打滚,时不时撞到几根粗壮的树木。

足足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气浪方才消逝,尘年与血眼男大战的地方已然夷为了平地。

方圆数里之中的树木,化为了乌有,野兽们更是不敢靠近此地。

过了很久后,平地之中,忽然间涌出一汪血水,血水扑腾扑腾地冒起了气泡。

刹那间,竟然出现了一双血眼,飘荡在半空中。

可恶的老不死的,啊

天蒙蒙亮,一处悬崖之中,隐藏着一座山洞。

洞内,一身是血的尘宇横躺在山洞里,他的身旁则是两具气绝身亡的妖王尸体,阳光透过洞口的野草,洒在了他的身上,暖洋洋。

光中漂浮尘埃,山洞内是干燥的,灰尘蒙蒙,躺着的尘宇好不邋遢。

呼!

似乎做了噩梦而惊醒,尘宇一阵粗喘,忍着全身腰酸背痛,缓缓起身。

小子,你以后有希望了。

尘宇猛地回首,什么也没有,立时汗毛倒竖。

妖王还活着?

尘宇不由后退了几步,远离妖王的尸体。

傻小子,凝聚法相吧,你就能见到貂爷我了。

法相?貂爷?

尘宇发愣了一会,见妖王一动不动,小心翼翼地上前查探了一下妖王。

真的死了,气息断绝。

妖与人与兽其实没有本质的区别,心脏停止跳动,气息断绝,基本便确凿其已死。

赶紧的,别婆婆妈妈了。

又是刚才的那道声音在催促。

尘宇深吸一口气,内心一动,法力运转,法相凝聚。

咻。

这一次,他的法相出现了变故,刚凝聚而成,竟然不受控制地跳到了肩膀上,并且身躯变成了与寻常老鼠相差无几的大小。

你你是什么鬼?尘宇吓了一跳。

傻小子,貂爷是你的法相。

全身漆黑的老鼠站立在尘宇的肩膀上,双手环抱,一副悠哉的样子。

尘宇神情连连变化,忍不住伸指一弹。

啪!

老鼠一下子摔倒在地,着实狼狈。

尘宇一脸困惑:奇怪了,如果你是我的法相,不应该能实质化啊?

傻小子,你干什么呢?

老鼠起身,一身的黑毛竟然不沾染一丝尘土,黑得发亮,如同来自九幽之地。

你到底是谁?尘宇一抬手,法力凝聚,一团黑色之火凝聚。

老鼠忙后退了几步:小子,别乱来,貂爷我是九幽貂,也是你的法相啊。感受,用心感受啊。

看着尘宇脸色减缓,老鼠慢慢地走进尘宇,一双无比纯洁的眼睛惹人怜惜。

尘宇缓缓闭上了双眼,感觉有一根不存在的线,连接了自己与老鼠。

现在,相信了吧。老鼠一屁股坐在小石头上,翘起二郎腿。

尘宇睁开了双眸,摇了摇头:我还是不太明白。

老鼠摆摆手,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算了,不明白就不明白,究其原因,只是往事罢了。傻小子,赶紧吸收这两头妖王的妖灵吧,貂爷我很饿了。

可我怕是不能吧。尘宇内心忐忑。

以周灵的天赋,她才有底气选择用第一道法印吸纳妖王层次的妖灵,尘宇自愧不如。

老鼠满不在乎道:怕什么,有貂爷在,能害你不成?你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尘宇皱起了眉头,他不轻信陌生人,可老鼠却给了他一种可以信任的感觉。

他一直逊色于周灵,内心多少有些不甘。

算了,拼了!

尘宇一咬牙,取出一把降妖师必备的割妖刀,一把无比锋锐的匕首。

妖死后,妖灵便汇聚于腹部的妖丹之中,隔开其腹部,取出妖丹,运转法力炼化妖丹,在炼化的过程中也就吸收了妖灵。

再之后,便是将妖灵引入法相之中,凝聚成印。

至此,尘宇的真炁才能有了宣泄口,他也能因此突破至一印境界。

不再犹豫,是挑战,也不畏惧。

尘宇先取出了蛊雕妖王的妖丹,盘膝而坐,法力运转,虚火飘飘,如舍利子般的妖丹于火中旋转,力量一点点渗透出来,伴随着无形无质的真炁,转入了他的体内。

此时,老鼠更是悠哉,一挥手,几块小石头在他的操控下,形成了一张躺椅,他悠哉地躺在椅子上,看着尘宇。

炼化的妖丹,对于降妖师有着莫大的好处,妖丹是妖灵寄托的场所,但更多的却是妖所吸收的日月精华凝成之物,偶尔适当地吸收炼化一颗妖丹中的部分力量,有助于修行。

时间飞快流逝,数个时辰过去后,妖丹最终完全炼化,成为了一颗圆润的石头。

老鼠开口道:不错,傻小子,你的伤势也应该都恢复了吧。

嗯,差不多了。尘宇点了点头。

尽管炼化妖丹所能得到的好处他早就从古籍上了解到,可亲自实践了一把后,方才知这好处竟是如此巨大。

不光是严峻的伤势恢复了,连体内沉浸已久的真炁也都澎湃了起来。

尘宇能感受到,一旦法印凝成,他的修为还能突飞猛进。

第一道法印虽没凝聚,但不代表修为不能继续提升,法印的存在,是为真炁提供更广阔的舞台,不会限制真炁的发展。

接下来,轮到貂爷我出马了,小子,看好了。

老鼠话音刚落,一道黑光没入尘宇的体内。

唯见一只直立行走的老鼠,躯干修长,站在了尘宇的面前,与其盘膝对坐:开始吧,抱元守一,切莫受妖灵的怨念影响。

尘宇精神一振,完全信任了自称貂爷的老鼠,开始引动入体的妖灵,微微张口,一团青光从其口中飘出。

老鼠一张口,吸纳了青光,神情异常地严肃。

尘宇登时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怨念袭来,四周的场景变了,他正置身于湖底之中,呼吸困难,水不断地从七窍涌入体内,异常的难受。

啊好难受啊我我

蛊雕,死了还不甘心,让你成为傻小子的法印,乃是你的福分。老鼠一声呵斥,继而喃喃道:妖灵开蒙,明暗交汇。上诀下印,阴阳无度。

熟悉的歌谣,传入了尘宇的耳中。

这这是爷爷常常念的歌谣?

两年前,尘年为尘宇开启法相时曾念过,但是后来,尘年却一直没有提及歌谣。

现在,歌谣又出现了,尘宇很是诧异。

老鼠说道:傻小子,领悟吧。

尘宇紧握拳头,强行抛开一切的杂念,不顾湖水入体的难受感,沉下心,放浪形骸,努力让自己融入湖水之中,当中湖水中的一份子。

冥冥之中,他看到了湖底的世界,鱼儿在游动,螃蟹在横行霸道,水草扭动身姿,一切都是寂静的。

忽然间,湖中一阵涌动,水声隆隆,似有庞然大物的怪物袭来。

尘宇定睛一看,险些窒息。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