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娇妻宠上瘾》小说主角夏瑾汐沈行止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WXB 作者:小喵不吃鱼 时间:2020-02-10 19:36:46 主角:

《娇妻宠上瘾》小说主角夏瑾汐沈行止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娇妻宠上瘾

《娇妻宠上瘾》是由小喵不吃鱼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夏瑾汐沈行止。

《娇妻宠上瘾》第六章 恶魔还是流氓

沈行止一向以眼光毒辣著称,又怎么会看不住面前的女孩心中对自己怀有怨气?

他原本以为,对方是哪个自己搞垮的家族企业的亲戚,可谁知搜遍了记忆,却没能找到对的上号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沈一帆的声音:瑾汐!你在哪里?你还好吧?听见的话就回答我一下!!

是沈一帆!!

夏瑾汐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他不是陪在夏依依身边吗?跑到这儿来做什么?

此时的她并不是很想见到沈一帆——刚才在泳池里也就算了,现在要是再见到对方,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第一时间冲上去动手!

虽然想想很爽,但她还不想真的让自己落下个躁狂症早期患者的名声!

眼看着沈一帆便要找到这里,夏瑾汐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她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对沈行止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身子一矮,便躲进了旁边的矮木丛后面。

几乎是同一时间,沈一帆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小路上。

原本的他脸上带着焦急和不耐的表情,可当他看到面前的人是沈行止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像是被掐住了喉咙一样,脚下也下意识的立正站好,恭恭敬敬的对着沈行止叫了一声:小叔。

沈行止不愧被外面的人传为没有感情的恶魔,即使是在面对自己侄子的时候,他的态度也并没有缓和多少。

他没有理会沈一帆的招呼,而是先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这才开口道:我不是说过,没事不要来这里?你过来干什么?

凭心而论,沈行止的眼睛长得很好看,可是他的眼神却太过于深邃,让人根本无从窥探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而且,他在看人的时候,目光中总带着那么一丝凌厉,凡是被他盯住的人,都觉得如芒在背,丝毫不敢在他面前耍任何花样。

沈一帆自然也不例外。

他被沈行止这一眼看得几乎腿软,一连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让空白的大脑稍稍转动,结结巴巴的道:是依依依依她溺水了,我要带她去医院,所以才想跟瑾汐说一声对不起,小叔,我不是故意扰您清净的。

想去医院就去!大呼小叫的干什么?沈行止依旧面无表情,可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不耐烦,这里没有其他人,赶紧走吧。

即便被沈行止像赶苍蝇一样的驱赶,沈一帆也不敢有丝毫的怨言,他低着头,恭恭敬敬的对面前的人再说了一次打扰了,然后动作迅速的转身开溜。

那架势,就好像后面有狗在追一样!!

直到沈一帆的脚步声消失,夏瑾汐才从矮木丛后走了出来。

她刚刚虽然打手势让沈行止帮忙,但其实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指望。只是没想到的是,对方非但没有暴露她的行踪,还帮她赶走了过来寻人的沈一帆。

这就有点纠结了

凭良心说,夏瑾汐依旧不喜欢沈行止,但一想到不管怎样,人家毕竟帮了自己的忙,她便冲对方点点头,表示感谢:谢谢你,沈先生。

沈行止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

他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几秒钟之后,才开口道:夏瑾汐?你是夏家刚找回没多久的那个亲生女儿?  

他的声音清冷,仿佛碎玉落盘,同时还带着那么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和审视。

夏瑾汐无心与沈行止多纠缠,面对他的询问,她语气平静的道:是,我刚回家没多久。

出乎她意料的是,她话音刚落,沈行止便再次开口道:既然回家没多久,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实在没事的话就多看看书,也好过你这样四处乱跑,让人看了碍眼!

本来,夏瑾汐对沈行止的好感值就是负数,此时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新仇旧怨涌上心头——

他沈行止这是在嫌弃谁呢?!她在不在家待着关他什么事?

最可气的是,他还好意思说她碍眼!

这么嫌弃有种上辈子别睡她啊!这会儿在这里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教训谁呢?!

一想到上辈子沈行止做过的事情,夏瑾汐心里的火就蹭蹭的往上冒。

她索性也不装了,直接了当的嘲讽道:沈先生日理万机,我在哪里待着就不劳您费心了,更何况,今天并不是我想要来沈家的,而是您的好侄子给我下的请柬,您要是觉得我碍了您的眼,可以找他算账去,跟我这个外人可没有什么关系!

说完之后,她后退一步,对沈行止道:不管怎么样,谢谢您之前的帮忙,很抱歉无意中闯入了您的私人空间,那我就先走一步,不在这里碍您的眼了!!

说完之后,她也不管沈行止的反应,便径自转身打算离开。

可刚一转身,便感觉到身后有个物体挟着风声向她飞来!

卧槽!这个沈行止该不会是被自己的态度激怒,所以想要动手打人了吧?

夏瑾汐急忙转身,下一秒,怀里便多了一个轻薄柔软的物体。

她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抱着的竟然是叶行止一直搭在腿上的毯子,上面不仅有淡淡的檀木香味,还有带着它原本的主人的体温。

所以他是因为不满意自己的态度,所以打算用毯子呼死自己吗?

就在夏瑾汐感到疑惑的时候,轮椅上的沈行止则开口道:我记得夏家夫妻性格都挺温和,没想到生出来的女儿却是火爆脾气。

他用右手食指轻轻敲了敲轮椅扶手,漫不经心的道:你喜欢去哪里我确实管不着,也没兴趣知道,但身为沈家的主人,我不能看着客人这么一身打扮到人多的地方去!

她这打扮怎么了?

夏瑾汐一愣,顺着沈行止的话低头往自己身上一看,顿时发现自己的衣服因为湿了的缘故紧紧贴在身上,在它的勾勒下,无论是她饱满的双峰还是腰间的曲线都显得越发的窈窕有致!

夏瑾汐这才明白沈行止扔给她毯子的用意,她再也顾不得其他,而是用最快的速度打开毯子遮住身体。

谢谢沈先生。

她忽视脸上泛起的热意,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对沈行止道:为了表示谢意,我多嘴提醒您一句,请来的客人对其他客人主动挑衅,是主人家管理的疏忽,也是客人没有把主人放在眼里。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我这一身狼狈的样子了。您觉得呢?沈先生?

说完,她再不给沈行止说话的机会,头也不回的往花园外走去。 

《娇妻宠上瘾》第七章 野生夏瑾汐

夏瑾汐前脚刚走,一个约莫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便出现在了小路的另一头。

他走到沈行止面前,态度恭敬的叫了一声三爷,然后静静的站在了沈行止身后。

沈行止像是没有感觉到年轻人的到来一样。他看着夏瑾汐消失的方向好一会儿,才沉声道:阿冬,等会儿你去问问,今天沈一帆的宴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叫阿冬的青年不明白,一向不爱管闲事的主人,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起了侄少爷宴会的事情,但得了吩咐的他还是郑重的点头道:是的,三爷,我等会儿就去问个清楚。

沈行止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他想起夏瑾汐之前的表现,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在见到自己的一瞬间,夏瑾汐先是吃惊,然后整个人便对着自己呈现出防卫性的姿态。

起初,他并没有把对方的表现放在心上,毕竟那些所谓的豪门千金在见到他的时候,十个当中有九个都吓得腿软——

对于这一点,他心里还是非常有数的,并且十分的引以为傲!

毕竟女人这种生物实在是太麻烦了,能离他远点自然再好不过!

可让他不解的是,在仔细分辨过后,他发现夏瑾汐对于自己并没有惊惧,有的只是发自内心的抵触和淡的令人几乎无法察觉的怨怼。在那之后,更是对他针锋相对、火力全开!

那架势就好像他曾经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般!!

三爷?您在想什么?见沈行止许久没有回应,阿冬忍不住有些担心的开口道,刚我离开您身边的时候,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没什么大事。沈行止脑海中浮现出某人气鼓鼓的用眼睛瞪着自己的样子,心情颇为愉快的道,刚刚碰到一只掉进泳池的小兔子,后来跑掉了。

小兔子?阿冬愣了愣,是侄少爷养的吗?

他这么一说,沈行止想起了沈一帆找人的时候,夏瑾汐那慌忙躲起来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回答道:不是他养的,是野生的。

阿冬实在是无法理解自己主人在说什么,但是他能看得出来,沈行止现在的心情不错,于是便道:三爷,时间差不多了,该回房间吃药了。

沈行止点了点头,拒绝了阿冬的帮忙,自己操控着轮椅往花园深处走去。

转弯前,他瞥了一眼夏瑾汐消失的方向,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嘴角:夏瑾汐是吧?

小丫头,我记住你了!

夏瑾汐并不知道沈行止已经惦记上了自己,还把她比作野生的兔子。

她一边在心里暗骂对方不管哪辈子都是个厚颜无耻的流氓,一边快步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再次回到泳池边,她发现之前乱糟糟的众人已经各自散去,只剩下被她打了两个耳光的杨雪依旧站在原地。

夏瑾汐没心情搭理杨雪,便假装没看见对方,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谁知杨雪一见到她便满脸严肃的道:夏依依已经走了。

夏瑾汐:!!走了???

她一脸诧异的看着杨雪:什么时候的事情?之前从游泳池里捞出来的时候不是还活着吗?怎么突然就没了?

而且听沈一帆和沈行止说话时候的语气,也不像是出了人命的样子啊!

这也太突然了吧?

杨雪足足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夏瑾汐的意思。她顿时气得够呛:你这个女人有毛病啊?夏依依是你妹妹,你能不能盼她点好?

夏瑾汐真是不明白杨雪的脑回路,她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我盼着她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我们家的人!

杨雪被她怼的哑口无言,忍不住争辩道:你家的事的确和我没关系,但是我和依依是朋友,你害她落水,事后还一点关心的表现都没有,我身为朋友,难道就不应该为她讨个公道?!!

公道?!呵

夏瑾汐冷笑:你还有脸在我面前说公道?杨雪,你当我不知道吗?外面那些关于我的负面的传闻,都是你和你的姐妹们传出去的!你干这种缺德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公道’这两个字?

她看着想要辩解的杨雪,抢先一步道:你也不用说你没做过,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你我心里都有数。你口口声声说你和夏依依是好朋友,可是她真的有把你当做朋友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杨雪脸色难看的反问道。

你说呢?夏瑾汐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你也不想想,她要是真把你当朋友,会让你去诋毁我的名声,然后自己出面澄清?会让你当众为难我,然后自己出面装好人?她一次又一次的利用你,用你的恶名成就了她自己的名声,她这么做,真的有把你当做朋友?

杨雪被夏瑾汐这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哑口无言,最后,她铁青着脸色道:我们的事情不用你管,我只想知道,是谁告诉你我在外面到处散播有关你的谣言的?

你说呢?夏瑾汐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她,我才回夏家几天?又能认识几个人?是谁告诉我的还用问吗?

是夏依依那个贱人!!

好啊她真是好算计杨雪咬紧牙关,狠狠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夏瑾汐没理会她的反应,而是自顾自的往外走。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停下脚步,低声在杨雪耳边道:其实咱们原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你却为了她一再找我麻烦,可结果呢?你成了我眼中的恶人,她却白得了一个维护姐妹的名声,你又何苦枉作小人呢?

而且,你是不是忘了,我就算再怎么不好也是夏家的亲生女儿,你这么把我往死里得罪,有没有想过怎么跟两边的大人交代呢?

说完之后,她扔下面色惨白的杨雪,扬长而去——

其实,有件事情她没有说实话,那就是杨雪在外面诋毁她的消息并不是夏依依告诉她的,而是她上辈子无意中得知的。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杨雪终究还是做了不是吗?

再说,她夏依依不就是仗着朋友多,想要提前败坏她的名声,把她的路给封死吗?

她倒要看看,当那些所谓的朋友全都不买她的帐、甚至反目成仇的时候,她夏依依还能翻起什么浪来!!

小说《娇妻宠上瘾》试读结束。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