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我家妲己不可爱》免费阅读-《我家妲己不可爱》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xyx 作者:清墨无染 时间:2020-02-10 14:56:53 主角:

《我家妲己不可爱》免费阅读-《我家妲己不可爱》最新章节目录

我家妲己不可爱

《我家妲己不可爱》是清墨无染创作的耽美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

第7章 当梦境成为现实

苏绵是青丘一族的后裔,但是他出生在和平时代,又没有历经过危机四伏的生活。

虽然苏绵幼年失恃,但是靠着外祖的庇护,到底还算幸福,何况正是因为这一点,又受尽了家人诸般宠爱。

平日里,苏绵看着机十分灵,又喜欢没事找事,说到底也不过就是没有长大的一个孩子。

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就遭到了这种疑似绑架的事情。

苏绵心里也很慌乱,刚才所表现出来的一派镇定,不过只是他一直在忍耐罢了。

尖叫,可以说是在恐惧之下的本能反应。

若是没有看见对方的眼睛,苏绵也许还可以硬撑着不露出胆怯的一面,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

与面前的男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反应有一些迟钝的苏绵终于知道自己碰上了一个狠角色。

所以在受到了惊吓之后,苏绵立即就顺从趋吉避凶的本能,抱住了面前的大腿,同时还不忘求饶。

苏家是妖中大族,这一点无可厚非,可是时至今日,却是早就已经没落。

如果对方是一位手眼通天的大人物,那么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真实。

所以在这种前提下,还是绑了他来,究竟是为什么呢?

苏绵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他也就不必这么担惊受怕了。

曾经苏绵听别人说起过,这最大的恐惧,其实是未知。

因为未知的事物,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所以才会被自己的想象给吓到。

苏绵这会儿心里十分害怕,相对的这一次的尖叫持续时间也不短。

苏绵这一次哭喊,几乎已经用上了自己小时候吃奶粉的劲儿,所以他高分贝的尖叫声一边折磨着在场众人的耳膜,又不断在山洞之中回荡不休。

然而那些黑衣人似乎都受过精良的训练,即便是被苏绵以音波攻击,都没有一个表现出中招的样子。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都给寡人滚出去!

可能是苏绵刚才发出的那串惨叫实在是太过凄惨,所以等到他喉咙都快吼哑了的时候,那个被抱了大腿的男子才反应过来眼前究竟是什么情况。

刚对下属们发了一通脾气,男子心里的怒火也得到了发泄,此时将众人纷纷骂了出去,他却是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还在不断嚎着的苏绵,一边期期艾艾地唤道:哎、哎,爱妃?

听见那个男子对于自己的称呼,原本正在自我的减压的苏绵口中真气运行一滞,随后却是再也嚎不出来了。

你、你叫我什么?

苏绵觉得自己应该是太累了,所以才会产生幻听,这会儿停止了哀嚎,却是看着面前的男子,一边瞪大了眼睛,你给我好好看看,我哪里像个女人了!

男子原本脸上还带着一抹笑容,被苏绵一说,表情立即就晴转多云了,不过至少还保持着温和的态度,并且好声好气说道:好了,此次是寡人思虑不周,爱妃便不要置气了,可好?

什么爱妃?

难道他看着很像女人?

的确,先前为了捕获纣王,苏绵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不得不使出了一招传说中的美人计。

可能是幻术加持的缘故,反正抛开一些小问题,最后的结果还是令苏绵十分满意的。

但是他现在已经将幻术解除了,不能因为自己留着一头长发,就将他当成女人啊!

这到底是什么眼神,也太眼瞎了吧

此时此刻,苏绵理智已经恢复了一点,结合自己之前得到的那些零碎线索,他却是得出了一个结论:眼前这个男子很可能是个已经走火入魔的土豪,而那些黑衣人是男子的手下,从他们的行为来看,应该是想绑架一个女人,但是由于黑灯瞎火的缘故,所以最后绑了自己——

不得不说,在苏青绾等人的传统教育下,苏绵活了这么久,有时候思维却会一下子跳跃到别的东西上,并且还能够自圆其说。

现在苏绵自以为真相了,所以都顾不得咳嗽,他立即就放开了扯住对方袍子上的手,并且抬起头,又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那个男子。

眨了眨眼睛,苏绵尽可能想让自己看着很可怜,然而身体却不肯配合他。

无奈之下,苏绵只能暗自咬了一下舌头,靠着疼痛的激动,那双明亮的桃花眼此时已经盛满了泪水,呜

说实话,苏绵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绝对表现得很怂。

然而面子什么的,可以与性命相提并论么?

很显然,并不能——

果然,一看苏绵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那男子立即就服软了,爱妃,是寡人错了,别再与寡人生气了。

你!我

被对方寡人来寡人去,这么折腾了大半天,按照苏绵以往的脾气,此时都要破口大骂了。

然而就在他忍耐不住,即将爆发的时候,苏绵临了又想起了对方刚刚森冷的眼神以及那股杀气。

所以气势还没有提起来,又被苏绵自己泄了个一干二净。

摇摇头,苏绵觉得头有点晕,索性就躺了下来。

现在对方正盯着他,外边兴许还有很多人守着,所以自己暂时还跑不了。

男子在那边自顾自说了半晌,却没有得到苏绵任何回应,表情立即就有点阴沉下来。

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反正男子最后也没对苏绵做出什么行动,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说了一句:既然爱妃已经累了,那就休息吧。

说完这句话,男子就走了出去,却是让苏绵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呵,难不成学着古人称孤道寡,就能算是皇帝了?

伸手揉了揉正在隐隐作痛的脑袋,苏绵知道这里终于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心里也随即放松了一些,口中发出一声嗤笑,随即忍不住嘀嗒起来。

然而刚平静了一会儿,苏绵脑海里就闪过一些熟悉的画面。

等他意识到那究竟是什么的时候,苏绵立即就从木榻上坐了起来,一脸震惊地环视了一圈。

苏绵终于知道为什么从睁开眼的同时,他就会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中午睡觉的时候,曾做了一个梦,而在那个梦中,苏绵就被人给绑架到了一个山洞。

第8章 自古帝王皆妄为

呵呵,这就是由你们所做出来的好事情?

昏暗的大殿中,只有两侧的几盏琉璃灯发出一圈淡淡的光亮,身着玄色长袍的帝王如今正端坐在他那尊高高的龙椅之上。

无数身穿黑衣的人此时都跪在冰冷的地上,由于不敢直视天颜,此时纷纷选择俯首于地。

听见那两声冷笑,也没有人去开口辩解什么,只是都将头压的更加低,避免再度激怒上首的那位君主。

由于大殿光线实在是过于暗淡,所以无人能看清帝王此时此刻的表情。

又沉默了片刻,一个黑衣人越众而出,随后朝着龙椅上的男子行了一礼,同时轻声道:还请吾王恕罪,我们已经尽全力搜寻,在经过多日跟踪之后,可以确定,那正是‘娘娘’。

哦?

右手抵在下巴上,听着属下语气没有起伏的回答,男子眯起了眼睛,可那不是‘她’,这也并不是寡人想要的结果。

男子的声音十分冰冷,而在其话音刚落的同时,一股寒意就随之笼罩了这座大殿。

底下的黑衣人们显然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突发情况,此时那个首领也没有停顿,随即就补充道:可那是‘娘娘’——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直接堵住了帝王接下来所有想要说的话。

都给寡人滚出去——

这位帝王,从来都不是一位温和的君主。

或者说,只要是帝王将相,就拥有任性妄为的权利。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对于上首男子唯命是从的死士。

漫长的时光,已经将他们的灵智都纷纷消磨殆尽,却将听命这两个字保存了下来。

所以随着男子的厉声大喝,众人纷纷起身退了出去。

不过片刻之间,这座大殿又再度恢复了平静。

男子从龙椅上缓缓走了下来,随即看着穹顶上的那副正在闪耀着光芒的星图,却是摇了摇头,又有些无力地反问道:真的是你?

如今那些人被他一骂,早就都已经走光了,因此,男子所提出的疑问,自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然而在那绘制着二十八宿的星图上,一只狐狸却是若隐若现的泛起光芒。

单单就是这一点,其实就已经给出了正确的回答,但是要让男子真正能够接受这个事实,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

不会这么准吧

抱着腿,将头靠在膝盖上,苏绵背后是冷冰冰的雕花木榻,而他此时此刻的表情却显得有点呆滞。

当时他做的那个梦,一直都让苏绵觉得很真实,甚至在惊醒之后,也对此念念不忘。

然而因为游戏中的意外惊喜,加上堂兄白则微的许诺,苏绵的注意力随之就被吸引开来,却是没有抓着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境不放。

毕竟那不是什么美妙的历经,先是莫名其妙被奇怪的人绑架,然后又是遭遇了一个男人的强吻。

若是真说出去的话,让不知道其中内情的人听见,恐怕还会以为苏绵这是红鸾星动了。

为了保全自己与苏家的面子,在这件事情上,苏绵就连与自己关系最好的白则微都没有说出来。

他原本早已忘记了其中的细节,但是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却又在无时不刻地提醒苏绵。

梦境真的成真了

口中喃喃自语,苏绵怔愣了半晌,才终于回过神。

还没等他有什么行动,原本关上的石门突然就被人从外边推了开来。

听着一边传来的声音,苏绵暂时放弃去深究这个问题,转而抬起头,将目光移到了自己的正前方。

那里原本是光滑的石壁,这一点早在刚才醒过来的时候,苏绵就已经发现,并且暗自记下。

此时随着一阵轻响,那道青石壁却是显现出了一道裂痕,而后又朝着双边缓缓分开。

对于这种事情,其实苏绵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因为那些人既然敢将他独自关在这里,又怎么可能会不设下防范脱逃的手段?

苏绵醒过来之后,已经默默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灵力还在,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驱动。

所以苏绵可以肯定,他现在是被人设下了封印——

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他一直迟迟不动的根本原因。

灵力一旦被封印,苏绵就无法使用任何法术,而没有法术的话,他又要怎么闯出去?

苏绵自己也不知道,要是知道,他早就跑了

饿了吧,先用膳。

就在苏绵为了自己的遭遇而发出悲叹的时候,一个好听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自怨自艾。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是苏绵就是喜欢美人,除非之外,那些好听的声音也可以吸引住他。

因此被人家用那种温柔的语气一叫,苏绵却是险些连骨头都要软化了。

咳咳咳——

明知道这里是一座魔窟,会出现在这里的人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人,但苏绵还是十分色令智昏地转过了头,你

苏绵本来是想说:你让你们老大快点过来,我现在就要找他谈判!

结果一转过头,才看见对方的脸,苏绵才说了一个你,这余下的话却是都哽在了喉咙里。

不是苏绵又临阵怂了,而是那个端着餐盘的人,正是一开始在他面前神神叨叨,又喜欢自称寡人的男子。

苏绵起初就在等着人来,然后好对他们表示自己要与他们老大谈判,现在对方倒是已经不请自来了。

可是看着对方的表情,苏绵一下子又想到了梦中那些奇奇怪怪的画面,当即就忍不住红了脸

怕什么就来什么,我要是按照梦里那样做的话,那最后岂不是

一想到自己保留了这么久的初吻很可能会葬送在对方手里,苏绵的神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他可还没有忘记,就在刚才,自己似乎已经给过了对方脸色看。

呵呵呵你是谁啊?

有些僵硬地挤出一抹笑容,苏绵瞧着换了一身衣服的男子,还是决定将装傻充愣进行到底。

听着那颤巍巍的笑声,苏绵自己都觉得十分尴尬,无奈话都已经说出去了,他也只能接着往下说:我要见你们老大!

苏绵却是已经打定主意了,除非是对方主动承认,否则就当作没有见过他。

男子会再度过来,也是经过了好半天的深思熟虑,原本以为苏绵应该平静下来了,却没想到会是这种开场。

瞧着苏绵现在这个样子,平静倒是平静下来了,就是显得智力上有点小问题的样子。

所幸,多年的帝王生涯让男子的心理承受能力变得十分强大,就算是面对苏绵这种反应,都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惊讶,这个不着急,先吃点东西,好不好?

看着被摆在面前的方形餐盘,以及上面那些光是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的各色美食,苏绵下意识就咽起了口水。

然而作为青丘一族的后裔,苏绵还是在关键时刻把持住了自己,并且义正言辞地道:不行,我要见你们的老大!

其实苏绵更加想说:把食物留下来,然后送我回家!

但是对方之前发疯的样子,苏绵这会儿还历历在目,为了避免刺激到这位老大,他还是临时改了口。

呵呵,既然你怎么着急的话,也好

虽然脸上带着一抹堪称温和的微笑,可就算已经脱下了厚重的龙袍,男子也照样显得不怒而威,此时却是一字一顿地说道:给我记住了,我的名字是‘受’——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