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嚣张嫡妃》免费阅读-《嚣张嫡妃》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xyx 作者:公子扶苏 时间:2020-02-10 14:45:30 主角:

《嚣张嫡妃》免费阅读-《嚣张嫡妃》最新章节目录

嚣张嫡妃

《嚣张嫡妃》是公子扶苏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

第7章 犹是先朝未亡人

竹桥前,一发须皆白的老者正在一竹案上泼墨作画,宁千雪悄悄走到竹案旁窥探。

画很简单,茫茫雪色中只有一老翁拄杖前行,老翁的表情似迷茫不解又似果决坚忍。

露华,你来题词吧。

不知何时老者已放下画笔,静默的看着宁千雪开口道。

宁千雪微微凝思,似又想到四年前的自己,痛苦的闭了闭眼,然后执笔愤书。

老觉形容渐不真,镜中身似梦中身。

凭君写取千茎雪,犹是先朝未亡人。

宁国公发现宁千雪的笔迹一如既往的清秀,但却也发现其中隐忍的锋芒,不由低叹一声,露华,你这又是何苦呢?

露华公主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惊才绝艳的长公主让宁国公以为这大盛王朝也许真的会出现一位女帝,而露华公主也定能将大盛王朝推向顶峰。

可是谁曾想到,当年盛都最耀眼的女子竟会以那样惨烈的方式离世?

他惋惜痛心于露华的不幸,得知露华得以保全性命的时候也欣喜若狂,可是他没想到的是露华早已面目全非。

当年有着惊鸿之才的明媚少女,终究还是消失了。

宁国公睿智的双眼,终敌不过内心的酸涩之意,苦痛的缓缓闭上。

抱歉,老师,露华再也回不去了。

宁千雪静默的垂首,平静的语气让人窥探不到其内心的波澜。

残破的身体,噩梦般的回忆,都在诉说着当年的惨烈,而露华也早已面目全非

露华,我想先皇若是地下有知,也是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的。

你又何必再回到这吃人的牢笼?

老人是真的疼惜露华,所以他的愿望很简单,那就是希望她能好好地活下去。

老师,您可知道为何世人眼中已葬身火海的我能够活下来吗?

难道不是百里夜和皇家死士护你周全的吗?

不,女子忽然抬眸,眉带烈火,目光灼灼,似要燃烧这世间的一切,声音似冰带着少有的尖锐。

是衣衣,我能活下来那是因为我亲生妹妹云想衣,披上我的嫁衣,代替我承受那烈火焚身之苦。

她才十三岁啊,她就被活生生的烧死在那绣楼之上!老师,你告诉我,这一切我又该如何忘记?妹妹当年所受的苦楚,我定要他们通通千百倍的还回来!

这一刻的宁千雪有着露华公主的夺目锋芒,同时也带着地狱的幽冷与刻骨的恨意。

那一年,十七岁的她满心欢喜的等待心上人带给她的洞房花烛,可谁料,她等到的不是凤尘含情的双眸而是漫天的火光,父母的尸体,叔父的含冤莫名。

她固执的不肯走,想要等到凤尘,要一个答案,让他告诉她之一切与他无关。

她固执的代价就是——她疼到骨子里的妹妹,代替她在她成亲的绣楼上变成灰烬。

四年前,烧掉的不仅仅是她所有的亲人,还埋葬掉她最真挚的爱情。

从此,她心如死灰,苟延残喘不过是为了让那些该死的人付出代价而已。

她,早已没了活着的希望。

宁国公显然也没想到宁千雪心中的罪责那么重。

月浓公主?是她替你那个死字,怎样也说不出口。

老头子闭了闭眼,纵是沧桑经年,也难掩此时心痛

昔年先帝顺灵帝有两女,长女露华腹有锦绣,惊鸿之才,帝甚喜,封号露华,甚至想要想要封为帝女,因朝野上下反对之音太大,无奈作罢。

而幼女云想衣娇美可人,心若玲珑,是所有人疼宠的开心果,露华公主甚是疼爱幼妹,亲自为幼妹取字——月浓,可见姐妹情深。

没想到活泼可爱的月浓公主也有那么烈性的一面。

她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报不了仇,所以她宁肯替长姐而死。

露华唉,那你此番回来就是为了报仇吗?

宁国公并没有劝宁千雪放弃仇恨云云,因为他知道家国之恨,被心爱之人背叛的焚心蚀骨的恨意,恐怕她永远忘不掉。

更何况,那天曾是她期盼已久的婚礼。

我会让那些忘恩负义之人付出血的代价,我要让他们知道不忠不义的下场会是多么惨烈。

宁千雪毫不掩饰自己此次回来的目的。

她是借着宁国公府大小姐的身份回来的,她若有所行动,以宁国公的聪慧又岂会一无所知?

所以,宁千雪,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瞒着宁国公。

第8章 楚王来访

那凤家兄弟呢?

宁千雪闻言一怔,秀静的面庞上覆上一层寒霜,美人星眸,冷若冰霜。

沉默了一会宁千雪才说道:老师放心,凤绝我是不会动的。

至于凤尘我们之间还有好多帐要算呢。

宁国公将画卷收起,无奈的长叹一声。

还好,露华并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她心中还是装着大盛王朝的百姓的。

昔年先帝顺灵帝好笔墨风雅之物,疏于政事。

而现在的君王凤绝则是兢兢业业,勤于政事,比之顺灵帝更加合格,也更能给百姓带来安康。

露华,无论何时,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至于其他的你无需顾念宁国公府,放手去做吧。

宁国公一方面为着大盛百姓,不得不咽下这个秘密,而另一方面又愧对先帝,只好辞官不受,在这竹林中不问世事。

如今露华想要复仇,于情于理,宁国公都不会阻拦。

老师您不必如此的,您不欠露华什么的。

宁千雪本就冰雪聪明,四年前的变故虽然让她性情大变,但是并不代表着她脑子变得不好使了,宁国公在想些什么,她也能猜到。

好了,露华,你也累了,陪我这老头去用膳吧。

宁国公笑眯眯的站了起来,拉着宁千雪向湖心的竹屋走去。

宁千雪也笑着搀扶着宁国公,一边走一边说道:老师,日后您还是叫我千雪吧。

宁国公慈爱的应道:即是如此,千雪也应该换我祖父才是。

祖父。

面对当年倾心教诲自己的授业恩师,宁千雪还是打心底里敬重的,这声‘祖父’喊出口,并不难。

哎我的好孙女,以后要多陪陪我这把老骨头才是,让老夫也享受享受天伦之乐。

宁国公睿智的眼眸中流转着淡淡柔情的温暖。

祖父说笑了不是,没有我不是还有咱们这名满天下的第一公子侍奉在您膝前啊。

宁千雪可没忘了宁国公的嫡孙,那个才名动天下的第一公子宁为玉。

只可惜,这宁为玉一直在瀛山书院求学,她也一直无缘得见。

哼,那个臭小子,是非得等我这把老骨头作古了才肯回来啊。

提起唯一的孙子,宁国公是又骄傲又不满。

骄傲的是自家的孙子被人们尊称为第一公子,而不满的就是这一连几年都不回家看看他了。

人老了,自然希望儿孙在侧。

宁千雪唇角微弯,将宁国公扶上座位,然后将丫鬟手中的茶杯接过亲手递给宁国公。

待老者喝了口茶,宁千雪才想起一件事来,抿唇笑问:祖父,您说是宁为玉称呼我为姐姐,还是我唤宁为玉哥哥呢?

本来宁千雪比宁为玉是小上三岁的,可是露华却是比宁为玉大上几个月的。

自然是你唤他哥哥,记住了,你是我宁国公府的大小姐。

宁国公嗔怪的撇了宁千雪一眼。

是,千雪记下了。

宁千雪含笑点头,心底却划过一道暖流,这世上终究还是有人关怀自己的。

不知道哥哥什么时候回京都来,名满天下的第一公子的风采,可是许多人都翘首以盼的啊。

宁千雪为老头子布菜盛汤之后才坐下闲话家常。

他啊——宁国公慈爱的看着宁千雪说道,谁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回来呢,不过啊,若是你有事,他一定回来帮你。

宁国公的话里的意思是告诉宁千雪复仇之事可以找宁为玉帮她,毕竟她只是一个女子,本不应该承受这些的。

不,我希望他永远也不要卷进来。

宁千雪笑着摇了摇头。

宁为玉被天下人尊称为第一公子自然有他的超然之处,若有他帮忙复仇之事也必定事半功倍,只是宁千雪不愿意这么做。

复仇一路充满危险,宁为玉是宁国公府唯一的香火,宁千雪又岂能为了一己之私就拖累了宁国公府?

如果不是因为回来复仇必须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做掩护,宁千雪也不想把宁国公拖进来。

宁国公岂会不知宁千雪在想些什么,当下什么也没说,继续笑眯眯的招呼宁千雪吃饭。

松伯将今日城门之事告知宁国公,老人很是气愤,告诉宁千雪不用担心,不出今晚楚王一定会登门致歉。

所以当傍晚时分管家来通知宁千雪去前院接待楚王的时候,宁千雪一点也不吃惊。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