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太妃有喜》免费阅读-《太妃有喜》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xyx 作者:酒酿圆子 时间:2020-02-10 14:11:54 主角:

《太妃有喜》免费阅读-《太妃有喜》最新章节目录

太妃有喜

《太妃有喜》是酒酿圆子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

第7章 先帝啊!臣妾就应该追随你而去啊

秦霜华见状,赶忙起身,说道:既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那这事儿就过去吧,毕竟未损皇家颜面,还是值得庆幸的。

她实在害怕皇后再这么疯狗似的咬下去,箫成野会真把她供出来,这妖孽男,不是什么善类。

皇帝看向秦霜华,发现这位淑太妃真是温文尔雅,贤良淑德的典范,所有人都巴不得他带绿帽子的时候,只有这位淑太妃,顾及他的颜面,他快要感动哭了!

皇后听了秦霜华的话,眼中凶光横过来,不止皇上的妃嫔有可能,先帝的太妃也逃不掉吧!

怎么冲着她来了?这皇后真是疯魔了,她可是帮她的呀!

太后也转头盯着秦霜华,厉声道:不错,所有人都应该验验身,哪怕是先帝的太妃。

这下连陈太妃也吓懵了。

箫成野面色阴沉,似是在极力压抑怒气。

秦霜华看看箫成野,再看看众人,知道此时没人能救她了,她只能自救。

她突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先帝啊!臣妾就应该追随你而去啊,你在天有灵,看看臣妾过得是什么日子!臣妾被人冤枉啊,臣妾死了算了!

正哭着,她夺下陈太妃手中茶碗,猛地摔到地上,双手扑上去,抓起一片碎瓷,作势就往脖子上扎去。

陈太妃赶忙拦下她,夺去她手中的碎片。

秦霜华一死不成,便起身,朝着旁边的柱子上就撞去,撞了一下之后,哎呦一声,用手捂着头,手一松开,便看见一脑门子的血顺着脸往下流。

她大叫一声:先帝啊,臣妾这就来陪您了!说罢,就准备二次撞击。

由于演得太逼真,连三德子都吓住了,他冲过去抱住秦霜华的大腿,哭道:太妃娘娘,您不能死啊,您就这么死了,奴才怎么跟秦老将军交代啊!

众人脸色一变,大家这才记起来,这个曾经不受宠,如今住废宫的太妃,是秦老将军的嫡亲孙女。

虽然她不重要,但是好歹是秦家人,就这么在宫里被逼死了,谁也没法跟秦府交代。

刚才跟打了鸡血似的的人们,瞬间冷静了。

而秦霜华还跟打了鸡血一样,又哭又闹。

太后挥挥手,快将淑太妃带下去,在这里喧哗,成何体统。

秦霜华心里很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这会儿说我喧哗,刚才不知道是谁,跟疯了一般,到处乱咬。

此事既然已经查清,端王,你回去吧。

太后觉得丧气极了。

箫成野冷笑道:如此诬蔑本王,就这么一句就打发了?

皇帝赶紧拦住又要剑拔弩张的两人,精力憔悴,罢了,皇叔,母后也是无心之过。

朕自会补偿于你。

箫成野一拱手,冷声道:那微臣先告退了。

说完,便大步离开。

太后压着嗓音,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对皇帝说:母后这是帮你,此次不借机收了他手中的权,恐怕以后没有机会了。

皇帝点点头,儿臣明白,自有对策。

秦霜华回到自己宫中,三德子忙拿来药箱,急道:这可怎么好,这下可破了相了!

秦霜华剥开刘海,吩咐道:不用药,你拿条毛巾过来。

她将额头上的血迹擦干净,光洁一片,没有一个口子。

三德子惊住,这是怎么做到的?

第8章 非要谢我,赐些金银即可

秦霜华从袖中掏出药瓶,嘴里啧啧道:我真是个天才,能炼出这种药,效果不错。

当时秦霜华夺了陈太妃的茶杯,满手都是水。

在撞柱子之前掏出药瓶,滴在手心上,这种药遇水即化,颜色鲜红,不仔细看,和鲜血一样。

秦霜华吩咐三德子,说:还是找几块纱布包上,要不露馅儿了。

二人正忙活着,就听到宫门外一声高喝:皇上驾到!

秦霜华正襟危坐,皇帝进来。

二人互相见礼,皇帝看着秦霜华头上缠了厚厚的一层纱布,关切地问道:淑太妃,头上的伤,可有大碍?今日多亏太妃,否则朕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这点伤,不算什么!能帮皇上点儿小忙,也算伤得有价值。

秦霜华敛眉肃容,大手一挥,义正言辞一副坚强果然的义士形象。

身为先帝太妃,是皇宫中的一份子。

为陛下分忧解难,是每个宫中人应尽的义务!再说了,先帝去世,我们这些老太妃们日后都要仰仗陛下了。

陛下不必谢我,非要谢我,赐些金银即可。

三德子咽了口吐沫,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皇帝点点头,吩咐身边的太监:抬上来。

只见几名太监抬着一个木箱,里面堆着珊瑚宝塔,瓷器绸缎,秦霜华看得眼都直了。

她头偏向皇帝,眼睛却黏在木箱之上,无法移开,这些都是,给我的?

皇帝看她贪财的样子,不觉好笑,口水流出来了。

话音刚落,又觉得自己有几分唐突,面前之人是父皇的妃子,说话不能太随便。

秦霜华不觉得自己失态,谁能看到这些金银财宝还淡定,她就跟他姓!

她只是用衣袖胡乱擦了擦口水,带着不舍的目光,慢慢回头,终于正眼看向皇帝,一双眼睛忽闪着,带着渴望。

皇帝看着这双清澈的眼睛愣了一下,很快回神过来,点点头,说:是,感谢今日淑太妃仗义执言,以一己之身,阻止了一场宫中浩劫。

秦霜华听到那一声是,就再也听不到皇帝其他话了。

她扑到箱子上,用脸蹭着那些珍珠玛瑙,翡翠玉璧,恨不得跟箱子粘在一起。

眼神涣散,好像在做梦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有人在拍她,主子,主子,你快醒醒!

秦霜华这才反应过来:三德子,皇上呢?

三德子撇撇嘴:皇上早走了。

自家主子的洋相算是出尽了,皇上走的时候,都叫不醒她。

不过皇上貌似心情不错,没有怪罪,直接自己走了。

秦霜华吩咐三德子:马上,迅速,立刻,把箱子给本宫藏好。

快点,动起来!

三德子看着她,一脸嫌弃,藏什么藏,这些东西在宫中也不算什么。

那些珠宝首饰,您不带么?

她从箱子里拿出一个木匣,打开,瞬间整个屋子都亮了,

夜明珠!三德子惊道。

看吧,也还是有好东西的。

秦霜华又从木箱里扒了几件看着值钱的,贴身带着。

三德子一脸嫌弃,谁还能偷你的不成?

秦霜华上下打量了一下三德子,似是在思考眼前人的忠诚度。

您怀疑我?三德子瞪眼。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