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虫灾》免费阅读-《虫灾》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xyx 作者:长巷 时间:2020-02-10 14:00:37 主角:

《虫灾》免费阅读-《虫灾》最新章节目录

虫灾

《虫灾》是长巷创作的末日危临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

第7章 国家秘密机构!秘署!

虫卵也具有一定的活力,它们之间也存在着竞争与吞并,强大的虫卵会吞并弱小的虫卵,使得养分集中在最强的虫卵身上,这样才能孵化出最强悍的幼虫。

同样,普通的虫类往往通过大量的产卵与孵化保证存活率,保证足够的后代成活繁衍,但是这蝶类显然是高等的生命,所以会像是哺乳类动物一样选择每胎一个,来保证生出来的足够优秀。

医生说罢,略显得意洋洋地看着九哲奥,他觉得自己从小到大痴迷于异能与灵异之类的,可算到了用武之地。

就连那些来这里的男孩子与女孩子都知道这位医生痴迷于神秘学,当然一个学医的琢磨神秘学总是有点像巫师,但是医生有贼心没贼胆,爱好者,但是从来不实践,眼看眼前来个九哲奥,难免兴奋。

九哲奥道:还没出生就自相残杀,听起来好凶残!算我的生物只有初中水平,都觉得你说出来的话矛盾重重而且听不懂。

反正我的意思就是那些虫卵互相吞食,只剩下最宝贵的一个所以能活下来。

那你说,存不存在它们自相残杀所以都死光了的效果?九哲奥两眼发光。

呃,可能会有这种极小的可能,但是绝大可能是会活下来一个的,这和你爸爸的小蝌蚪差不多一个道理。

那你是不是应该趁它刚刚种草没多久所以帮我把它挖出来?九哲奥扭过头,那副表情分明写着:你现在不帮我把它挖出来我一会儿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你的动脉已经和这个肩膀上的卵胎也就是类似于蛇的繁殖方式,产卵之后在体内孵化,虽然这是在那个蝶人体内产卵然后在你体内胎生

我不想听你引经据典,说得我能听懂就好!我就是问你能不能除掉这个瘤体!

切不得了,两个选择:一,我帮你切下来,当然,这已经相当于怀胎八月的孩子,更何况里面已经开始撕逼大作战了,切下来我保证你会大出血而死——

九哲奥想了半天才转过来弯,就是切了之后自己会动脉喷血的意思

他又隐隐觉得这个医生是乐不得让那个虫子生下来,然后天下大乱

他小心翼翼地问:第二个不会是生下来吧?

NO,最怕这怪物会钻进你躯体中,把你五脏六腑掏空,当然不能这么做,根据史料中的记载,当然对于你们来说是野史,但是这可是我积攒好几年钱买的全套正版精装影印

妈的,你能不能入正题!!!

简而言之,求助秘署。

什么?

其实国家的军警体系里面一直有一支机密机构,也就是秘署,他们负责一切见不得光的事务,针对一切神秘灵异事件,监视非人类族群并负责相关事务,保障国家不被其他文明攻击你们所看到的劲装人实际上就是秘署警察。

九哲奥一想一开始的两个群众演员跟蛾怪混战一团就想笑,别逗了,那渣一样的战斗力保卫谁去呀!

不要笑,秘署负责国防、情报、检查与科研的全方位事务,管辖着数十万的军队以及最先进的武器,在我眼中是很神圣的!

九哲奥正襟危坐表示尊敬,但是嘴角的笑意已经暴露了他的蔑视,若什么秘署真的那么强大,这蝶族的什么卵怎么能放出来?这蛾族怎么就能无孔不入似的扑过来?

医生已经放弃了说服九哲奥对未知事物表示敬畏了,但是他又说:你所知道的所有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都可以通过方术学解释,包括我们现在的科学也是从那些炼金术、占星术、机关术、炼丹术演化过来的。

悠然相对来说受教许多,而九哲奥如果没有见识过满眼的装着虫怪的罐子、手持激光刀和冲锋枪的劲装人与至今植入体内的虫卵,绝对不能相信这一切。

医生依旧自言自语地说着,我就知道你们不会相信,网上一搜其实就都是证据,全球各地不断有天蛾人袭击人马牛羊乃至带来灾难的报道,这种奇异生物虽然在很久以前元气大伤,但是并没有灭绝,所以你的出现证实新的一轮浩劫

请问您有相关的书籍资料吗?九哲奥忽然严肃的很,我想系统且认真地研究一下这些古老的文明。

好,我这里有许多,这就去给你找,这里正好也有空屋空床,你俩今天晚上就先对付一下,我正好能联系上秘署,明早让他们来接你,有他们的保护就比这样东躲西藏强多了。

这里安全吗?悠然心有余悸。

我这里可是做了足够的功课的,那些妖魔鬼怪轻易不会发现的,就算这里现在藏了一个王卵医生起身,赶忙去给九哲奥找有关的资料去了。

而九哲奥揉揉耳根,舒了口气,可算清净了。

你压根就不是真心实意要学习,而是找了这么个理由打发他走是不是?你能不能不要利用别人的真心做事!

放松放松,九哲奥没想到悠然这么快就炸锅了,而且他看着无所谓,仿佛漫不经心,实际上身心俱疲,憔悴得很。

悠然忽然注意到九哲奥的疲倦神情,再也舍不得教训他,九哲奥也轻轻握着她的手。

等医生从里屋的书柜搬出好高一摞的书,悠然回头,发现九哲奥已经靠着椅背,倦怠睡着。

第8章 马桶里冒出的长虫!

九哲奥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他总是在做梦,梦到自己又飞到了天上去。

烟云在天地间倾斜满溢,一半是绚烂多彩,一半是死寂苍白。

是蝶与蛾,无数的翅膀构成了茫茫烟云。

它们逼近,却都是活人大小而且全都长着人脸,生着人躯。

两股狂潮在接触的一瞬间,无数迸溅的鳞片如扬尘似火花激扬旋即消失殆尽,他们疯狂地厮杀,用身上的每一处尖角,用每一样利器,用翅膀的锋利边缘掀起刀光剑影与强劲罡风还有耀眼的光。

尾随蝶与蛾后面的是无数的后援虫怪,尾随蛾怪之后的虫怪由灰到黑,而蝶族的后援白茫茫得如同光的海洋。

黑色与白色的洪流,在空中交汇的瞬间,仿佛墨汁与牛奶引起了化学反应,无数的亡灵如泡沫般腾起旋即破灭,像是漩涡般搅动翻腾,跌宕轰鸣。

它们的脚下,地面上生灵涂炭,所有的人类村庄冒着烟,他们仓皇逃窜,可是巨大的螳螂与蝗虫从天而降,将他们一口口吃掉。

这是蝶蛾两族的宿命之战,九哲奥忽然听到身边有人说话, 恐怕不是常人,九哲奥想偏头去看却动弹不得,只能默默听着。

蝶族战败,于是包括人族的世上万族都要向蛾族臣服。

所以九哲奥对于那些古老传说从来都只是有一个模糊笼统的印象,只记着蛾族再怎么强悍狡诈最后也被更加狡猾无耻的人族给赶下去了,人成为万灵之长,后来蛾族好像要卷土重来但是失败了,不过它们的大规模出现在当时同样带来了非常可怕的灾难

所以它们重新回来了,为的不仅仅是凡间,还有更辽阔的疆域。

所以你是哪位九哲奥在心里说,但是表面却并没用动静。

求求您保护好王卵,它是我们整个种族的希望!那人好像跪在了自己的身边,九哲奥依旧看不到他,恐怕也不是个常人吧,大概也长着漂亮的蝴蝶翅膀与英俊人面。

你想让我跟一个虫子为虎作伥?把这么个王卵养大了还不是作乱?如若如此,我还真不如早早自杀,还能还天下个太平!九哲奥冷笑,他当然不会傻到自尽的程度,但是吓一吓面前这个蝶族的忠臣还是没问题的。

不要!那蝶族的人的确吓坏了,可怜按照它的脑力永远无法理解九哲奥这种出生在人类中的高产阶级家庭的年轻公子哥有多么狡黠促狭,赶忙解释,能够辅佐王登上皇位,你便是蝶族上下除了皇以外最强的存在!你能拥有堪比皇的强悍体质以及自己的虫巢还有资源,这些无论虫族、人族或者其他种族都是梦寐以求的宝贝!

九哲奥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他才不相信末日会来临,就算有这些蛾怪怎么样,他不想再听一个自己看不到脸的人在一旁哔哩哔哩说个不停,不过这真的是梦吗?

九哲奥毫不犹豫给了自己一耳光。

然后——

他把自己扇醒了

醒来的时候,九哲奥还听到那自己打脸的时候一声脆响的余音,真丧气!九哲奥嘟囔着,揉揉自己扇疼的脸颊,至于为什么一直不能偏过头去,是因为右侧肩膀上的瘤体肿得更大了。

九哲奥这才注意到自己所在的环境,悠然在一旁的小床上熟睡,月光打在她脸上,将睫毛投下颀长姣好的暗影,一张微微撅起的小嘴也露出诱人光泽,小小的身体缩在大大的被窝中,好像熟睡的猫咪。

自己好像是靠在椅背上睡过去的,因为那椅子已经被推到了旁边,应当是悠然和那个医生把自己掀到床上去的,自己再怎么冷嘲热讽,那医生还算照顾自己。

九哲奥起身,蹑手蹑脚地蹭到悠然床边,看着女孩子刚刚发育的身材如同花朵一般含苞待放,怜惜得不得了,又不小心地盯着悠然领口看了半天,这才帮她掖好被,好不容易压下了自己的邪念,转身离开。

去上厕所。

(撒尿,而不是自己来一发)

九哲奥从来没注意到街上有这么一家小小的诊所,深更半夜的楼上楼下寻摸半天才找到厕所。

这时常做人流的地方厕所也是略微的不同。

那些女子体内若排不出整个的婴孩碎片,基本就是在这马桶上用力,大部分都是昏厥其上,至于死胎的碎片有没有排尽和医生有什么关系呢,他所要操心的就是把下面的管道弄得大一些,不要堵上就好。

九哲奥撒了好大一泡尿,心里却如同一团乱麻,和家里怎么解释,以后怎么办?这什么王卵等生出来之后呢?还有这算不算生孩子需不需要坐月子?

九哲奥越想越远,也越找不到答案,等他提上裤子冲了水,忽然反应过来不对。

那马桶下面的开口好像大了些,这不是关键;里面好像有积血,这也不是关键;里面好像有个活物正在虎视眈眈地往外看,和自己梦见的一模一样!

九哲奥下意识扣上了马桶盖。

卧槽下面有大变态不成!九哲奥搜集自己脑海中的工口这是好像也没发现哪个变态会选择躲在马桶往外看啊!九哲奥好像偏生忽略了自己肩膀上有个足够让所有虫族趋之若鹜的宝贝

但是九哲奥的直觉永远是对的,他下意识闪躲——

轰!藏在马桶中的长虫怪物瞬间冲了出来,将盖子撞个粉碎,它探出头的一瞬间弯曲着脖颈张开了血盆大口,若九哲奥反应慢那么一点,恐怕已经身首异处!

一旁的九哲奥目瞪口呆,眼前是只血红粗壮的虫子,它身上是一节一节的环扣,而整个头部是一张满口成圈的利齿,在利齿外围的周遭有密密麻麻的一圈复眼。

所有眼睛都盯着他,下一瞬,它张开了血盆大口,从里面又伸出带着吸盘似的超长舌头,畸形又锋利而且多生倒刺,怕是能把生肉从骨头上刮下来!

九哲奥一个萝卜蹲,躲开了那致命的一击,而那长虫的舌头把墙上的瓷砖打成了碎片!

不过九哲奥对于这怪物的深刻印象,还是那一身的尿骚之气

啊哈哈吼吼吼!九哲奥不顾如此绝境,看着下水道里钻出来的怪物哈哈大笑,笑得相当狰狞,连腰都笑弯了,你们这些古书里的妖魔鬼怪都沦落到如此地步了吗?再有传说里的蠓蛄长虫多大个头,你这怎么如此短小软?进化几千年就成这副熊样了吗?啊哈哈吼吼吼!

这长虫反倒是停住了,上千年的优胜劣汰没有让它变得强壮庞大,但是至少让这一代代的发展中变得愈发的趋利避害,光是出于来自先祖的经验,能够在如此绝境中爆笑不已的不是疯子就是强者,为了保证存活,所以姑且当成是强者,所以——

逃!

九哲奥正笑得如同牛粪上的鲜花下面的牛粪一般忘乎所以,眼前的长虫放弃了张牙舞爪,一头扎进了马桶里面钻了回去。

九哲奥这才止住了笑,多亏自己刚刚把小弟弟塞回去的早,不然不知把自己的什么都咬下去了他本来是怕极反笑,也没想明白这虫怪怎么就钻回去了。

如此大线条的人,劫后余生也是心有余悸。

厕所里的动静招来了入睡惊醒的医生,待他听闻九哲奥所说长虫入侵的时候,也惊起了一身冷汗。

你不说你这里的防御天衣无缝吗?九哲奥默然问道。

传说中的长虫无孔不入,无坚不摧,我确实是忘了,谁会想到它们能从下水道里冒出来!医生连连摇头。

我可真是谢谢你安排的如此周密!九哲奥永远改不了他的刻薄与吐槽,简单的一句话也是反语。

百密一疏嘛医生挠头,略显尴尬。

怎么了怎么了?悠然揉着惺忪睡眼也走了过来,没事没事,九哲奥按着她肩膀把她原地转身,推回去睡觉。

待安顿好悠然,九哲奥又走了回来,医生坐在黑暗中的走廊里,点着一支烟,抽得忽明忽暗,九哲奥坐在了他的对面。

九哲奥先开了口:这大虫子都来了,那么那些蛾怪用不了多久也会到达的,看来我更应该早早走了。

我以为自己时刻准备着迎接命运安排,哪想到自己做的还是太差劲了我这里也容不下你们,还是早早离开这里吧。

医生垂头丧气。

九哲奥觉得可笑,时刻准备着的人在这里烦恼不已,而自己迷迷糊糊就沦落到如此的逃亡之中,迷茫不知归路。

回家吗?恐怕还不如这里防御的严密呢!谁知道回家之后又该把什么古怪虫子带过去祸害他人?

我把悠然留在这里,我要自己走,等我走之后你给她家里打电话,会有人来接她走的,还有千万不要欺负她,不然我家不会放过你的。

九哲奥给他留下一串号码,忽然又觉得可笑,他以为自己家里蛮有背景的,可是哥哥再怎么年轻有为也不过是个体制里的小官员而已,吓唬吓唬这么个小医生还够用,但是哪里对付得了那仿佛无穷无尽的怪物?

那医生好像在笑。

你笑什么?九哲奥问。

好久没见过你这么体贴的男朋友了。

九哲奥不置可否,问:怎么从前没见过这么多的虫子?

因为我们生活的范围在整个世界上都不过是小小的一个角落,对于我们而言未知的领域实在太多了,所以说藏匿着异族与灵异生物的地方自然也是数不胜数,正常来讲各个物种都在自己的生活范围内活动,互不干涉,但是当遇到特殊的时刻,比如说当这些蛾怪以及它们的附属收到召唤的时候,当这个条件足够主要的时候,它们会不顾一切地大举进攻。

不把一己性命当回事的人最可怕了,九哲奥非常清楚这个道理,更何况对方并非常人,但是他忽然灵光一闪,如果能够找到给这些蛾怪发号施令的蛾怪岂不就是大功告成?不过能够找到他们背后的大boss又要非多大力气?所以也就是想想,九哲奥摇摇头,放弃了这异想天开。

那悠然的事情,我就当你答应了?

嗯。

给秘署打电话吧,我现在就走,免得惊醒她。

滴——滴——滴!这医生播出了电话,喂,妖妖零吗,请连线秘署专线,王卵携带者在我这里,好的我知道你们能定位,所以也不告诉你我们在哪里了,快来吧。

九哲奥觉得自己已经石化了还说什么秘署处理一切见不得光的事情,哪里如此连线的!

马上就到!医生挂了电话,但是九哲奥觉得心里更没底了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