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霸宠将门毒女》免费阅读-《霸宠将门毒女》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xyx 作者:红掌 时间:2020-02-10 13:56:42 主角:

《霸宠将门毒女》免费阅读-《霸宠将门毒女》最新章节目录

霸宠将门毒女

《霸宠将门毒女》是红掌创作的穿越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

第7章 府

上一世她从不设防那对母女,更是因为心存感激。

在吃穿用度上也从不与沈晏姝计较,当然,樊氏面子上的功夫还是做得很好,至于私下里,找借口减少她的月例银子,她也没有说什么,那时候的她,真真是一门心思用在殷少融身上,现在想想,真是愚蠢之极!

沈晏宁双手握拳,用力过猛,等回神才发现,原本手里掐着的一条青皮斑纹蛇竟被她捏断了

那边两人似乎要离开,沈晏宁也就赶着他们离开之前悄无声息的离开。

将手中已经死了的蛇扔到西厢房门口,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双手掩于口鼻之上,发出古怪的叫声,一声尖锐而长,两声沉闷而短促,连着两次之后,便见到有丫鬟提着灯笼开门走出来。

正好这时,赵麽麽刚回来,正走进院子里。

两人打了照面后,丫鬟便提着灯笼,上前去迎接赵麽麽,不想脚下踢到一个软滑的东西,拎着灯笼凑近一看,吓得惊声尖叫:啊!蛇——啊————!

赵麽麽顿时冷声喝斥:瞎嚷嚷什么?!夫人和小姐都睡着了!

值夜的丫鬟是夏柳,哆嗦着将扔掉的灯笼捡回来,颤声道:麽麽麽,是蛇真的是蛇!

莫不是眼花了,白日里还彻底收拾了一番,怎么会有蛇?!赵麽麽冷斥,眼见着屋里头亮起了烛火,接着是春芳走出来询问出了什么事!

是,是真的,奴婢没有看错,就,就在那里不信,麽麽自己看夏柳吓得不轻,这会儿还能感觉到脚背上那软软冰凉又滑溜的触感,再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等到众人拿着灯笼凑近看,果然发现一条青皮花蟒躺在那里,只不过已经死了!

众人的尖叫声、抽气声彻底惊醒了睡着的沈晏姝和浅眠等赵麽麽消息的樊氏。

沈晏宁冷眼看着,知道过不久就会惊动沈立及外院的奴仆,便隐了身子,朝沈管事的房间走去。

等樊氏母女穿好衣服再出来的时候,那蛇的尸体已经被赵麽麽命人处理了,只是地上还留着血渍,昭示着刚才那里确实躺了一条蛇。

这又引来樊氏的一阵尖叫,更是命人去通知沈管事,让人提着灯笼火把,再把她们住的西厢房里里外外彻彻底底的清理收拾一遍,排除一切可能出现的蛇虫鼠蚁!

于是,大半夜的,整个庄子,除了沈晏宁的南院,几乎都被惊动,亮如白昼,家仆奴婢们都举着火把提着灯笼在排查清理。

沈晏宁在沈管事的房里找到想要的东西,便悄悄回了自己的房里,见桃丫焦急又尽责的守在门口,冲她一笑,吩咐了两句,便尚床睡觉。

任凭庄子里半夜三更人声鼎沸,沈晏宁只管蒙头大睡,因着心情好,竟一夜无梦,等到第二日清早回府的时候,自然神清气爽,朝气爽朗。

反观樊氏及沈晏姝及身边的几个丫鬟婆子

樊氏今日穿了一袭墨绿对襟绣莲花长裙,外搭银色镂花外罩,手挽翠绿披帛,依旧妆容精致,可再怎么无可挑剔的妆容打扮都掩不去灰白的脸色及眼底的青黑。

沈晏姝也没比她好多少,身穿一套亮黄对襟如意长裙,嫩绿色衬裙上金线绣着银杏,在阳光下随着走动会呈现出斑驳之色,十分亮眼,手腕处搭着嫩黄嵌金丝披帛,她同样妆容精致而神情却是恹恹,一副没睡好,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沈晏宁却跟她们都不太一样,身着素净的藕色对襟长裙,领子高高竖起,不似沈晏姝那般做宽口设计,露出白皙的颈子。

长裙的衣袖也不是一般女子的广云袖,反而是特别裁制的扎口袖,没有披帛,却用束腰将长裙扎起,虽不似一般女子那样婉约,却让整个人显得十分精神俏丽。

沈晏宁径自走到沈立面前,开门见山道:我身边缺个得力的丫鬟,我看桃丫不错,要把她带回府。

这管事沈立对桃丫另有打算,自是不愿意,面有犹豫。

沈晏宁轻轻一笑,压低声音道:你和她的事,我已经知晓,若沈管事懂事些,我便作罢,否则

沈晏宁并没有说那个她是谁,沈立却听得心惊,踌躇的片刻,额头已现薄汗。

他只得在面上赔笑道:我是怕桃丫那粗鄙丫鬟服侍不周,会冲撞大小姐。

冲不冲撞的,我说了算,再说,等回到将军府,我自会慢慢调教,沈管事就不必操心。

沈晏宁依旧春风拂面般淡笑,漆黑的眸却是冷而锐的,那样的目光教人不敢直视。

沈立只是对上,便惊得错开眼眸,拱手道:一切由大小姐说了算。

很好。

沈晏宁满意点头,再不废话,给桃丫打个眼色,便上了前一辆马车。

而丫鬟们和赵麽麽上了后面沈管事安排的马车上。

前面的马车里坐着樊姨娘和沈晏姝,四周铺陈软垫,还放了鹅绒靠背,中间的几案上摆着瓜子、京豆、和桂花糕,暗格中还备了两本书和棋子,以便主子们在路上打发时间。

樊氏见沈晏宁上了马车,只是淡淡瞥她一眼,吩咐外头可以出发后,便继续闭目养神。

沈晏姝却冲她微微一笑,问道:姐姐跟沈管事说了些什么?

沈晏宁低眉顺目,温和平静的低声道:我看桃丫那丫头挺可怜的,就求了沈管事,将她带回府去做我的贴身丫鬟。

沈晏姝对桃丫机乎没什么映像,又像是想起什么,面容一僵,略显得不自然道:姐姐是主,沈管事是家奴,要个丫鬟而已,不必去求他吧。

毕竟他们都是沈家花钱买来的奴才而已,不过这最后一句话,她含在嘴里没有说出口。

哦,这样吗?沈晏宁装作不懂,笑睨着看她,目光微冷。

沈晏姝觉得沈晏宁这笑容有些怪异,却说不上哪里怪,只得僵硬转换话题道:姐姐昨晚睡得可好?我和姨娘都没睡好呢。

沈晏宁弯了弯眉眼,笑得轻松,道:还不错。

姐姐夜里就没听到什么声音?沈晏姝蹙眉,矜持又尴尬道:西厢房有蛇出没,我们怕有遗漏,找了大半夜呢,快天亮的时候才歇着,基本上一宿没睡。

沈晏宁心情是愉悦的,听她这么一说,面上连忙收起笑容,平静而淡淡说道:这样啊,难怪我看你们面色如土,精神不济。

我大概是习惯了,所以,即便有什么动静,也当它们不存在,能睡的好。

沈晏姝一听,脸色更加难看,自然是听懂了最后一句话的深意,看她的目光含了冷芒,最终也只是抿了抿唇,没说什么。

樊氏一直没插话,只是心里冷哼骂道:在这种荒野郊外也能睡得安稳踏实,果然贱人贱命!

沈晏宁晚上休息得好,不困,不过既然她们不说话,她自然也不会找话聊,随即也静坐养神,她可是要养足精神,等会儿看好戏呢!

第8章 遭遇劫持

岖山是京郊比较大且偏远的山脉,从京都沛丰城到半山腰别院来回要一天一夜,山中多百年老树,丛林茂盛,时常有野兽出没,即便山中有丰富物产,城里的显贵们也很少会在这里置办家产,至少不是首选。

且山中无寺无庙,平时更不会说上山玩耍。

若实在要说点什么特色,便是山下村民会经常组织猎户一起上山打猎,用猎得的兽皮换钱粮。

而沈家从老太爷发现这里开始,便在京中开了皮草铺子,慢慢也攒了些家业才来这山中买地建房。

传到沈钧(也就是沈晏宁的父亲)手中,继续买了山下的荒地,开垦的农田近百亩,租给村民做农作物,沈家以收租为主。

因为山林茂密,山路崎岖,所以当时上山的路还是老太爷命手下的士兵开垦出来的,不论上山下山都只有一条路,把庄子建在半山腰,也是为了方便上下山的时候能获得补给。

沈晏宁三人乘着马车下山,一路无话,身前身后加上车夫有十名家仆跟随,都是会拳脚功夫的,自然不担心会出现山匪来打劫。

秋末的日头十分毒辣,好在她们乘坐马车,并没有感受到特别热,可毕竟马车很小,三人挤在里面,难免会觉得不太透气。

沈晏宁打坐调息一个小周天,轻吐一口气,睁开眼睛掀起车帘朝外面看了看,再走一会儿就会到达上一世的出事地点。

一想到等会儿若旧事重现,会见到少年时的殷少融,心不由自主的砰砰跳的厉害。

前世,她们走到半路的时候,马车车轴断裂,原因是马车颠簸带起山石震断了车轱辘,需要一段时间修补,就是这个时候,碰到来岖山登高游玩的殷少融。

他虽没亮明身份,但那偏偏公子的模样和乐于助人的良善举动让沈晏宁对他心存好感,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沈晏宁闭着眼睛静等到达前世出事地点,心中说不出的滋味,既有隐隐期待,又特别不愿旧事重现,这一世她有意无意希望能改变点什么,比如她刻意带了桃丫回府,比如她一定要让沈立再准备一辆马车,让赵麽麽和丫鬟们坐车走,不必走山路那么辛苦。

此举倒是让几个丫鬟对她心存感激,赵麽麽虽没说什么好听的话,不过看她的神情倒没有之前那么凌厉,只是多了些怀疑。

可这些也只是小的末微的改变,会不会影响最终结果,她不得而知。

果然,原本行驶中的马车剧烈颠簸一下,朝路的一边倾斜,车夫堪堪勒住缰绳,让马车停下。

随行人员也跟着停下来。

这时,沈晏姝也睁开眼睛,秀气的打了个哈欠,神情依旧恹恹,只是看向红光满面的沈晏宁的时候,忍不住压着嘴角,心里不舒服。

樊氏被颠了一下,原本就没有休息好,让情绪一触即发,冲屋外叱道:怎么回事?!

车帘外面车夫和管事的交谈,说是马车轱辘被弹起来的石子儿震裂,一时半会儿修不好。

片刻后,赵麽麽和春芳几个丫头上前来,将樊氏和沈晏姝扶下马车,桃丫也跟着上来,扶着沈晏宁下马车,告知了情况。

樊氏揉着额角,心情不好,赵麽麽在旁边出主意道:夫人不用担心,老奴这就吩咐丫鬟将东西搬到后面一辆马车上,一会儿夫人和小姐们先走。

留两个侍从在这里修好马车再回府。

也只好如此了。

樊氏点头,吩咐大家稍事休息再赶路。

就在他们休息的差不多,上马车准备出发的时候,空气中有金属破空之声传来,接着就有箭羽朝着马车飞射而来。

沈晏宁勾着嘴角,心里冷哼一声:来了!

马车外面一片嘈杂,有家仆挥剑抵挡的金属声,也有丫鬟四散跑开的尖叫声。

樊姨娘和沈晏姝自然也被惊住了,一脸的焦急与害怕。

娘,怎么办?遇上强盗了么?沈晏姝抓着樊氏的手,瞪着射进马车的箭羽,大气不敢出一声,身子压低缩成一团不断的抖。

樊氏也没比她好多少,却回握着她的手,极力安抚道:没事没事,外面不是有府里的家丁吗?他们可都是你爹挑的好手,很快会没事的。

沈晏宁准备下车看看情况,手还没碰到帘子,就被樊氏喝斥着拉回来:你干什么?不要命了,你要送死可别拉着我们母女!

沈晏宁心底一沉,随即敛去瞬间释放的戾气,低垂着头,抿唇不语。

这时,外面声音渐歇,听得外面领头的管事说道:这是将军府的马车,你们是何人,胆敢半路抢劫?!

一道声如洪钟的嗤笑声回应他,道:哈!谁抢劫,我们江湖人江湖事江湖了,不相干的赶紧退一边去!

又听得一道冷狠的闷声,明显是脸上蒙了布巾的,阴沉说道:管你是谁,挡道的都得死!

将军府的管事见状,连忙道:既然如此,就不打扰几位解决私事,我们这就离开!

原本停下的马车,再次缓缓移动,管事的带仆从在最外围,惊慌的丫鬟们也在赵麽麽的带领下围着马车慢慢走。

马车内,沈晏宁与樊氏母女互看一眼,很明显的,母女二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没走几步,就听得外面再次传来刀剑相错的兵戎之声,甚至还夹杂着几句狠话。

管事看双方打斗情形,觉得不宜久留,跳上马车,冲身边的车夫低吼:快走!

车夫也觉出异样,立即对着马屁股狠狠甩一鞭子,马儿受痛,四蹄飞奔,朝着下山的树林飞窜而去。

就在此时,听得一声冷笑,一个黑影窜上马车,一脚将车夫踹下车,与管事缠斗起来。

不过那人一看就知道是杀手,手段颇多,管事不敌,没两下子就被踹晕了过去。

沈晏宁在车上极力稳住身形,而另一边的樊氏母女则惊慌失措发出尖叫。

黑衣人也没管马车没头苍蝇一般的乱窜,只身掀帘,闯进马车,知道里面全是女眷,也没管谁是谁,随手抓一个,飞身而下,将人劫持出来后,冲家仆们冷喝道:想要这小娘子的性命,就给我杀了那两人!

樊氏原本尖叫着喊救命,见沈晏姝被黑衣人抓了,大声惊呼:姝儿——!

沈晏宁蹙眉,上一世确有劫匪出现,只是劫匪一听她是将军府大小姐,便起了劫持了她,而不是沈晏姝,那么,现在这个状况是意外?!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