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策丁梦妍小说《逍遥战神》断字威尼斯在线阅读

江策丁梦妍小说《逍遥战神》断字威尼斯在线阅读

逍遥战神

时间:逍遥战神作者:断字威尼斯

逍遥战神小说

《逍遥战神》小说在线阅读,江策丁梦妍是书中的主角,《逍遥战神》是由作者断字威尼斯倾情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舞台上,何耀龙仰着头,用蔑视的目光瞅着江策,他非常喜欢这种将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然而,江策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何耀龙误以为江策是被吓得不敢说话,挑衅道:对不起,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直接,如果有伤害到你脆弱的自尊心,那真是不好意思。...

《逍遥战神》小说在线阅读,江策丁梦妍是书中的主角,《逍遥战神》是由作者断字威尼斯倾情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

第2章七天赎罪

舞台上,何耀龙仰着头,用蔑视的目光瞅着江策,他非常喜欢这种将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

然而,江策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何耀龙误以为江策是被吓得不敢说话,挑衅道:对不起,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直接,如果有伤害到你脆弱的自尊心,那真是不好意思。

其实了,你今天干嘛来的,我心里清楚。你不就是想要用弟弟的死来敲诈我一笔钱嘛?

像你这样的货色,我见的多了。

何耀龙耸了耸肩,说道:不过,也不是不可以给你钱。只要你肯当着众人的面,说三声'苏陌死有余辜',我就答应给你嗯五千块钱,成不?

羞辱。

赤果果的羞辱!

台下爆发出哄堂大笑,每个人都笑的前俯后仰,有的连嘴里的酒水都笑的喷了出来。

但是,面对如此直面的羞辱,却见不到江策有任何愤怒的表情。

如此喜怒不形于色。

要么说明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唯唯诺诺,不敢说话。

要么,他就是人中龙凤,有着蔑视天下、不动如山的气质。

何耀龙心里有一丝不爽,因为他觉得自己看不透江策。

在众人笑过之后,江策凑到了话筒前。

现在,轮到我说了。

他的语气平静,声音低沉,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庄严感,让那些笑着的人瞬间闭上了嘴巴,不由自主的看向他。

江策说道:今天我来这里,是向你们传达一件事。七天内,你们每个人每天去我弟弟的坟前跪上五个小时,赎罪。

啊?

台下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江策什么意思。

这人疯了吧?说什么蠢话。

要我们给那个窝囊废下跪?他也配?

不行了,快乐死我了,这从哪儿冒出来的蠢逼,有人管没人管啊?

江策没有理会台下众人的非议,继续说道:七天后,凡是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的人,都将

他将一本蓝色的小本本取了出来,都将被记在我的黑名单上。

顿时,现场爆发出哄堂大笑。

记黑名单?哎哟喂,人家好怕怕哦。

你咋不说把我们的QQ、微信给拉黑了?哈哈哈哈。

这尼玛脑残,真是有什么样的弟弟就有什么样的哥哥。

对于江策的'恐吓',没有任何一个人放在心上,都在看江策的笑话。

可如果有人了解江策的过去,了解江策修罗战神的意义,就不会这么看了;当你的名字被记在江策的黑名单上,你就可以提前准备棺材了。

江策把蓝色的小本子收了起来。

记住,你们只有七天的时间。

说完,他走下舞台,朝着大厅门口的方向走去。

站住,我允许你走了吗?

何耀龙淡淡说了一句,立刻,几名保安将门口堵住,不给江策离开的机会。

何耀龙冷冷说道: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我的地盘,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放两个屁就走的。

江策,看在你那死鬼老弟用性命帮我上位的份儿上,我给你一次机会。今天,只要你跪下给我磕头认错,我就允许你嗯爬出这个大门。

何家明带着一群保安围了上来,一个个将电棍掏了出来。

刚刚他就看江策不爽,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整他了。

跪下。

道歉。

学狗爬出去!

浸梦科技的员工纷纷吼叫着,迫不期待希望看到江策的表演。

何家明用电棍指着江策,快点,听到没有?

江策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平静。

外界的纷纷扰扰,根本无法打扰他一丝一毫,他的情绪似乎永远不会受到干扰。

何耀龙不耐烦的说道:看来,有些人就是不懂什么叫做弱肉强食。他不肯做,就逼着他做!

是!

何家明领着保安朝江策走了过去。

三米。

两米。

一米!

就在他们进入江策身边一米范围之内,也看不到江策有何动作,就听到一声巨响,两名保安瞬间飞了出去。

嘭、嘭两声,两名保安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晕死过去。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一瞬间两个人就飞了出去,晕死过去。

变、变魔术吗?

何家明咽了口唾沫,恐惧感袭上心头。

这货是怪物吗?

你们几个,一起上!

几名保安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冲了上去,拿着电棍朝着江策的头上砸了过去。

江策一挥手,一阵罡风硬生生将几人同时震开。

然后,他猛然抬脚,残影闪过,每个保安的肚子上都中了一脚,砰砰砰砰砰,连续的响声传来,眨眼之间,所有的保安都躺在地上口吐鲜血。

有几个肋骨都断了好几根,躺在地上痛苦挣扎。

再也没有人笑的出来了。

他们开始明白,被这种人记上黑名单的后果会有多严重。

江策走到了何家明的身边,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吓得何家明双腿颤抖,当场就跪了下来。

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别打我。

我跟江陌关系可铁了,我们还经常一起喝酒来着。

策大哥,你就饶了我吧,饶、饶了我。

江策轻笑一声,手在何家明的肩膀上拍了几下,每一下都吓得何家明一个激灵。

好好珍惜生命。

江策转身走向大门,所有人自动让开路,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拦阻的。

看到江策离开,何家明长出一口气。

随即,他站起身阴笑道:江策,今天你没弄死我是你最大的错误,你不会再有下次机会了。

江策走出大门,程海立刻迎了上去。

大少爷,你没事吧?

江策微笑着回答道:当然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出来了吗?

那就好,那就好。

程叔,这里不宜久留,你先回去,有空我去找你。

行,我就先走了,大少爷你多保重。

程海离开后,江策独自一人来到马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跑停在了他的面前。

开门,上车。

沐阳一看了眼车后座的江策,不解问道:老大,为什么给他们三天时间?以你的能力,今晚就能一个不留,全都做掉。

江策不答反问:你知道猫为什么抓老鼠吗?

吃?

不。

猫并不吃老鼠,之所以抓老鼠,是为了享受玩弄老鼠的过程。这期间,老鼠既知道自己肯定会死,又无法从猫的爪下逃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苦苦挣扎。

人,只有在明白自己肯定会死,想尽办法求生,最后发现根本没有生路的时候,才会产生绝望跟痛苦。

太轻易弄死他们,根本不算惩罚。

我,要他们绝望。

第3章配得上我女儿吗?

沐阳一轻笑一声,他了解江策想要做什么。

对了,老大,我刚接到上头的通知。

说苏杭、芹漠、汇海三个区将会合并,统称为江南区,由您出任总负责人。

老大,这可是一块肥差啊。

江策看着窗外,现在的我,对这些没有兴趣,走吧。

额,要去哪里?

江策想了想,既然都回来了,就回一趟家吧。

半个小时后,车子缓缓停下。

江策让沐阳一先行离开,自己走进了名苑小区,走向了一栋稍显老旧的叠层别墅。

咚咚咚,他敲了几下门。

谁呀?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人,也是江策的岳母--苏琴,在看到江策之后先是愣了几秒,随后开心的说道:哟,江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久。

快快快,里边坐。

弟弟死后,岳母一家成了江策世上唯一的亲属。

苏琴将江策让进屋子,让他坐下,倒了杯水,开心的不得了。

这时,岳父丁启山从里屋走了出来,谁来啦?

是江策,江策回来了。

嗯?

丁启山很不耐烦的瞪了江策一眼,冷哼一声,悻悻的走到桌边坐下。

江策,你还有脸回来?

一句话就让屋子里面的气氛变得紧张、尴尬起来。

老头子,江策刚回来,你这怎么说话的?

走开,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去把梦妍喊下来。

诶,好。

丁启山瞪着江策,直接说道:你弟弟的事我听说了,现在浸梦科技跟你们江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吧?

是。

你外出当兵五年,如今回来,可混到一官半职?

江策耸了耸肩,算不上什么大官。

就是没混出来咯?也不奇怪,以你的智商跟身手,能混出来才叫奇怪。

那你这次回来,打算找份什么工作?

江策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打算。

呵呵。丁启山气哼哼的说道:公司没了,当兵也没混出人样,现在连工作都不打算好好找。你啊,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正说着,就听到一连串高跟鞋的声音。

一名女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简单的T恤紧贴着身子,将完美的身材尽情展现出来,下身穿着牛仔短裤,修长而白皙的双腿大方的展露着。

鹅蛋脸、高鼻梁,一头乌黑的长发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披在肩膀上。

倾国倾城,闭月羞花。

爸、妈,你们喊我?

嗯,过来坐,江策回来了。

丁梦妍愣了几秒,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内心五味杂陈。

她跟江策虽然是夫妻,但结婚后不到一个月,江策就去了西境当兵,这一走就是五年,丁梦妍守了五年的活寡。

如今江策回来了,她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丁启山说道:江策,你也看到了,我女儿论模样论身材,都是一流的,比电视上的模特还要出色。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上门求亲,但就是因为你,她不得不守活寡!

爸,干嘛说这个?

丁启山继续说道:我跟你爹从小玩到大,老同学老朋友,他一手创建浸梦科技,做的有声有色,我们丁家也是事业上升期。当初我想着强强联合,才将女儿嫁给你。

现在,你爹失踪,你弟弟自杀,浸梦科技已落入他人之手。而你,五年当兵混日子,一点成绩都没有。如今的你,没钱没势,你自己说,你配得上我女儿吗?

屋子里面死一般的安静。

每个人的呼吸都很重,没有人说得出一句话。

片刻之后,丁启山说道:别说我现实,人生就是这么残酷。原本我是打算等你一回来,就让梦妍跟你离婚,但看在我跟你爹几十年交情的份儿上,决定给你一次机会。

半年,我就给你半年时间。

如果半年内,你能混出个模样,不求你大富大贵,至少混到个科长、总监什么的,我就还让你当我的女婿。

否则的话,收拾东西滚蛋吧。

我说得出做得到。

丁梦妍跟苏琴的脸色都很难看,她们母女对于江策的恨意其实并没有那么深,江策刚回来就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实在叫人为难。

丁启山站起身来,刚接到通知,我得回部门开会,先走了。

苏琴问道:可是待会儿家宴就要开始了,你不去了吗?

丁启山摇了摇头,不去了,刚接到消息,苏杭、芹漠、汇海三区合并,要来一位新的领导。我得赶紧回市里部门开会,商量如何迎接新领导。这件事不能有一点差错,这可关系到我们丁家的未来,更关系到我以后在市里能不能爬的更高。

其他部门的人肯定也盯着这件事,我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

老头子那里,就替我解释两句。对了,江策,你既然回来了就跟着梦妍去参加家宴吧,也好长长见识。

丁启山披上外衣,匆匆离开了家门,去商讨该如何迎接新领导的事情。

屋子里面,苏琴安慰江策:策啊,你也别太难过,只要你好好努力,启山他就不会说你了。

知道了,妈。

随后,江策坐上了丁梦妍的车子,朝着沁源酒店的方向开去。

今天是丁家一年一次家宴的日子,家族里面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参加。

一路上,江策侧着头看着窗外的景色,一句话都没有。

他们虽然是夫妻,但真的一点也不熟。

丁梦妍误以为江策还在生气,淡淡说道:你也不用太伤心,我爸他就那个脾气。其实他说的对,如果你一直这么混下去,你自己觉得合适吗?

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至今一事无成,你总不能让我们家养你一辈子吧?你还算个男人吗?

江策依旧无动于衷,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丁梦妍有些生气,叹了口气,无药可救。

在快要达到沁园酒店的时候,丁梦妍提醒道:待会儿进去之后,你少说话。如果有人对你说了难听的话,就笑一笑算了,别太计较,知道了吗?

《江策丁梦妍小说《逍遥战神》断字威尼斯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