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阮小爱靳言小说《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小爱8394在线阅读

来源:ZW 作者:小爱8394 时间:2020-02-05 12:18:15 主角:

阮小爱靳言小说《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小爱8394在线阅读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小说在线阅读,阮小爱靳言是书中的主角,《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是由作者小爱8394倾情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

第2章最后一次机会

方茹说着说着,泪珠儿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啪嗒啪嗒的掉落下来。

你不要怪我。

阮小爱勉强的扯了一抹笑意,傻瓜,祝福你。

其实你该跟靳言坦白的。

坦白什么?感染了艾滋?我在他心里已经很不堪了,难道还要更不堪?阮小爱苦笑一声。

方茹眼神灰暗,叹了一口气。

当年,也许你应该跟他坦白,即便你感染了艾滋,可那是医疗事故,你是无辜的,还有那个孩子,你也应该跟靳言商量一下,毕竟还是有概率能生下健康的孩、

阮小爱打断她的话,好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想保住阮氏,保住爷爷的心血,在他最后的时光里,好好陪着他,绝不在他闭眼前先闭眼,这样我就足够了。

方茹的眼瞳闪了闪,十分心疼的看着阮小爱。

阮小爱站起身来,爽朗的笑道: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有空我请你吃饭,再好好叙旧。

小爱,你不再坐坐么?或者上去见见靳言?方茹说道。

不了!阮小爱转身,快速的离去。

三年前,阮小爱被确诊了艾滋病,原因是一次去乡村支教,一场小感冒,去诊所无消毒的输液导致的。

开始,她只是浑身乏力,总是长些奇怪的疹子,后来还是方茹看出端倪,建议她去查的。

查出来之后,阮小爱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

那个时候,靳言都已经跟她求婚。

她也已经成功说服了爷爷,同意他们的婚事。

可她却感染了艾滋,她能怎么办呢?她知道靳言爱她胜过于爱自己,如果靳言知道她感染了艾滋,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和她在一起,他也一定会赌一赌,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一向什么都不怕的阮小爱,这次却怕了,她不敢赌。

她偷偷的去打掉孩子,导演了一场富家女嫌弃穷小子的戏码来,单方面和靳言分手。

呵,这剧情,简直是比任何言情小说都狗血了。

只是别人家的女主,可不会得这种药石无医的病,这注定让她只能是个帅气总裁的恶毒前女友。

阮小爱重新戴上墨镜,将有些红的眼睛遮挡起来。

回了阮家别墅。

刚刚到了门口,准备进去,管家福伯就冲了出来,朝着阮小爱大喊。

大小姐,不好了,老爷子,老爷子他、福伯眼圈通红,顿时说不出话来。

爷爷怎么了?福伯你别急,慢慢说。阮小爱心咯噔一声,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按住福伯的手臂。

福伯点了点头,缓了缓气,慢慢道。

大小姐走后家里来了一个人,给老爷子看个什么东西,然后老爷子的神情就不对了,那人走了之后,老爷子顿时气急攻心,一口血喷了出来,栽倒在地,然后

然后怎么了?阮小爱追问。

福伯跺了跺脚,然后,老爷子头磕破了,我赶紧送去了医院,说老爷子中风了,而且脑内有淤血,要手术,手术费风险很大,成功的几率只有30%,不手术的话,怕是熬不过一个月

阮小爱顿时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

福伯忙的扶住阮小爱:大小姐,你没事吧?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倒下啊,老爷子和阮氏都需要你呢。

阮小爱用力咬住贝齿,嘴里一阵腥甜,面前的黑缓缓散去,恢复了清明。

放心吧,福伯,我没事,我会撑下去的,你先出去,我想陪着爷爷静一静。

看着床上从前疼爱她的老人,变成这样,阮小爱咬着唇,眼瞳闪烁,坚定道:放心,爷爷,我一定会救你,一定会救阮氏。

嗡~嗡~

手机响了起来。

阮小爱随手拿起,按下了接听键。

喂。

想救你爷爷么?如果想,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离婚,和我结婚。

手机那头,传来靳言冰凉、淡薄、清冷、高高在上宛若神邸的声音。

阮小爱手机一抖,是、是你?

爷爷,是你派人故意气他的?阮小爱恍然明白过来,不敢置信的朝着靳言问。

不然呢?阮氏是个百年企业,虽然近来有些落败了,若没有我的推波助澜,你爷爷的急功近利想要起死回生,怎么会一夜之间如大厦倾塌,骤然覆灭?靳言轻嗤一声。

你卑鄙!就算我爷爷当年阻止我们在一起,可是他从来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阮小爱不敢相信,从前那么温柔的一个人,现在会变成这样。

阮小爱,不要搞错了,是他自己受不了打击才中风的,你以为我会屑于对一个老人动粗?

我要对付的从来都是你,你、欠我两条人命!

你好好想清楚,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说完,靳言便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阮小爱手无力的垂下,眼中一片茫然,脑海里也是空空的,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两条人命

她怎么会欠靳言两条人命呢?

阮小爱的手轻轻抚在小腹上,若有所思,她重新捡起手机,找了一番电话,然后拨了出去。

小爱?怎么了?方茹轻声问。

阮小爱沉寂一会儿,道:方茹,你知道,靳言说我欠他两条人命是怎么回事么?

这个、我、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说方茹很是为难,我们能见一面么?

好。

阮氏大厦的拐角一家咖啡厅。

两人相视而坐,不过是上午和下午的事,阮小爱的脸,却苍白了几分。

小爱,你没事吧?你看起来很虚弱。方茹关心的问道。

阮小爱抿了一口奶茶,将杯盏放下,我没事,方茹,你就告诉我吧,靳言说的两条人命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茹叹息一声。

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出国之后,他心绪难平,喝多了酒,结果出了车祸,他没死,他弟弟死了。

方茹轻描淡写的说完。

阮小爱却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冷意,冷的像是坠入了冰窟,心都揪在了一起。

那个弟弟,他给她看过照片,很阳光的一个少年,虽然靳言和他的继母感情不好,却和这个弟弟感情很好。

难怪了,靳言这么恨她。

一个孩子,一个弟弟,两个至亲,因她而死。

不恨,也是不可能的。

第3章他是你的寒冬

阮小爱闭上了眼,双手捧着热乎乎的奶茶,微微颤抖。

小爱,不如,你去告诉靳言,你得了艾滋的事情,也许,这样,他就能放下原谅你了。

方茹握住阮小爱的手腕,真切的说道。

阮小爱怎么能再让方茹退出一次呢。

从前她和方茹一起爱上靳言的时候,方茹就为了她退出过一次,她怎么能这么残忍,再让方茹退出一次呢?那样她就太自私了。

阮小爱浅浅笑了笑,抿着唇,摇了摇头:我和他,回不去了,你和他好好的。

为什么回不去呢?我说了,你不要为我考虑,我真的没事的,小爱,你回来吧,和他解释清楚,只要靳言能开心,我真的没关系。方茹的语气低到尘埃里,几乎哀求。

阮小爱的眼睫颤了颤。

方茹的爱,让她羞愧,让她觉得她没有任何资格,和靳言走到一起。

茹茹,我结婚了。

方茹抬起头,诧异的看着阮小爱,几乎以为自己听错。

他是我的医生,对我很好,也很爱我,所以我不能再和靳言在一起了,你和他好好的吧。阮小爱一口气说完,手紧紧捏成了一个拳头,指甲嵌进肉里,疼的抽吸,尔后一把抓住包,就走。

方茹追了上去,抓住阮小爱的胳膊。

不是的,你一定有原因的,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结婚,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结婚?你不是最爱靳言么?方茹哽咽着,听到阮小爱结婚的消息,她似乎比靳言还难过。

咖啡厅里的人,都朝着阮小爱这边看来。

这里离阮氏企业太近了,很多人都认得阮小爱,甚至掏出了手机,开始拍照。

阮氏企业的情况,不能再受一点点负面新闻的影响,否则即便是卖出,也会被折价的。

她急于甩开方茹的追问,抽了几次手,都抽不开,便高声回道: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不爱靳言了,不爱他了,爱上别人了,所以我就结婚了!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爱靳言呢!不可能!方茹根本不相信,声音陡然高了起来,一把按住阮小爱的肩膀。

阮小爱慌乱的从包里掏出墨镜带上。

方茹,没有不可能,我就是不爱了!阮小爱用力从方茹的手里抽出胳膊。

方茹一个趔趄,朝着左边倒去,重重摔在玻璃鱼缸上。

哐!

玻璃鱼缸摔落在地,方茹侧边胳膊和腿压在上面,顿时血流了一地。

方茹!阮小爱低呼,连忙上前去扶。

一个人影上前,掠过她,直接将方茹从地上抱了起来。

靳言阮小爱挪动唇瓣,心沉了沉,他的脸阴沉着,黑色的眼瞳里,满是阴霾。

方茹朦胧着眼满是泪小鸟依人的缩在靳言的怀里,小声道:靳言~

乖,别说话。他低头温柔的哄着她。

方茹点了点头。

阮小爱咬了咬唇,思索再三还是朝着方茹歉意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靳言眼眸一缩,反手一把巴掌直直的朝着阮小爱甩了过去。

啪一声,阮小爱的脸,被狠狠的抽的侧了过去,火辣辣的疼。

你果然狠毒,方茹那么善良,你居然这么对她!能救你爷爷的医生,都被我预约了,本来只要你求我,我可以考虑考虑,现在

做梦!

靳言的眼神凌厉,话语凌厉,像是千万把的刀子,剐在阮小爱的心上。

阮小爱想要辩解,想要在说些什么,方茹身上的血,滴滴答答的落下来,让她生生的咽了下去,是,我的确狠毒。

靳言抱着方茹,掠过阮小爱,朝着外面直直的走去。

阮小爱留在原地,四周是拍照的快门声,闪光灯射在她的脸上,格外的刺目。

靳言和方茹的身影渐远渐模糊。

天旋地转。

阮小爱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玻璃渣刺进她的皮肉,却没有一丝痛觉。

最痛的,果然还是心。

小爱。一个温暖的臂弯将她抱起来,轻轻的喊了一声。

阮小爱微微睁开眼,看了眼面前的人,思木

喃呢一声,她终撑不过,晕了过去。

再睁开眼,是在一个医院里,到处都是消毒药水的味道,呛得她鼻腔特别难受,喉头也干的很,她拧了拧眉头。

床边放着一杯水,阮小爱伸手够了够,可是离得有些远,够了一会儿,她就有些喘息。

一只温和的手,贴心的拿过杯子,送到阮小爱的面前,将她扶着坐了起来。

小爱,怎么样,好些了吧。

秦思木柔声的问着,十分好看的眼睛里,绽放出柔和的光,就好像春日里的暖阳,让人舒心。

思木,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国外进修?阮小爱接过水杯,抿了一口,干哑的喉头,舒服多了。

如果我不回来,你是不是不准备把阮家的事情,告诉我了?秦思木脸色沉了下来,有些生气,我们,是夫妻。

我阮小爱低下头,我生病的事情,就已经多靠你费心了,而且我们只是名义上的。

名义夫妻,也是夫妻。秦思木强调道。

思木、阮小爱拧了拧眉,想要扭转秦思木这个想法。

秦思木莞尔一笑,嘴角梨涡轻旋,好了,不说这个,爷爷的病,我看过了,虽然把握不是十分的大,但是我还是有信心,能帮你治好爷爷的。

真的!阮小爱一喜,激动地抓住秦思木的手腕。

秦思木笑意更浓,好看的桃花眼眯了眯,恩,真的。

阮小爱压在心头最沉重的石头,总算是放了下来。

思木,谢谢你。她看向秦思木,千言万语只汇成三个字,她实在是别的方式来谢他。

不用谢我,好好养好身体,现在的科学进步很快,说不定10年、20年、30年,就会出来完全治愈艾滋的药物,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宽心,把身体保养好。

秦思木帮阮小爱掖了掖被角,继续道,刚才你受了伤,流了不少血,险些休克,艾滋会让你的防御系统下降,你以后一定要小心,不要再受伤生病了,知道么?

阮小爱缩在被子里,点了点头,乖巧的应了一声,恩。

你休息一会儿,我去和助理医师们一起商讨下,你爷爷的手术。

好。

秦思木转身离去,轻轻将门合上。

阮小爱脑海里浮现出,和秦思木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

那时候,她和靳言刚刚分手,爷爷怕她陷在感情里出不来,便为她疯狂安排相亲。

秦思木家世代从医,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颇有建树,在国内乃至世界都享有一定知名度。

饭桌上,秦思木紧紧凭着她手背上一小块斑点就认定她是艾滋病患者。

阮小爱以为,靳言会一走了之。

没有想到他回去之后,居然千方百计的调到了她的医疗资料,找到了她感染的原因,并表示愿意帮她治疗,条件是要和他协议婚姻。

秦思木说,他是一个不婚主义者,一生只想为医疗事业贡献,没有心思再去结婚生子,无奈家里催得紧,只有出来相亲。

正巧又在攻破艾滋治疗方法,便提出协议结婚。

阮小爱那边,爷爷也催得紧,她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下来。

她做他的小白鼠供他研究艾滋,他为她治疗。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