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宁苏北霆小说《契约蜜爱重追前妻有点甜》猫咪不慌在线阅读

洛宁苏北霆小说《契约蜜爱重追前妻有点甜》猫咪不慌在线阅读

契约蜜爱:重追前妻有点甜

时间:契约蜜爱:重追前妻有点甜作者:猫咪不慌

契约蜜爱:重追前妻有点甜小说

《契约蜜爱:重追前妻有点甜》小说在线阅读,洛宁苏北霆是书中的主角,《契约蜜爱:重追前妻有点甜》是由作者猫咪不慌倾情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以前也是这样的,他见不得任何人欺负,所以就编了这样的程序,一旦有人黑她,网站定然被苏北霆的软件攻击。洛宁看着那些网站急切维护系统的样子,有些想笑,转过头去正对上苏北霆幽深的眸子,她的心忽然有些慌,刚想站...

《契约蜜爱:重追前妻有点甜》小说在线阅读,洛宁苏北霆是书中的主角,《契约蜜爱:重追前妻有点甜》是由作者猫咪不慌倾情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

第2章你怎么会在这里

以前也是这样的,他见不得任何人欺负,所以就编了这样的程序,一旦有人黑她,网站定然被苏北霆的软件攻击。

洛宁看着那些网站急切维护系统的样子,有些想笑,转过头去正对上苏北霆幽深的眸子,她的心忽然有些慌,刚想站起身,就被苏北霆一把扯回去了,正坐在他的腿上。

你洛宁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苏北霆堵上了唇。

快喘不过来气的时候,苏北霆才放开她。

什么时候进剧组?

后天。洛宁的呼吸不稳,脸颊染上了一抹绯红。

嗯。苏北霆点了点头。

我进剧组,顺利的话,大概三个月。

洛宁有些心虚的看着苏北霆的表情,她和苏北霆约定的三年,这一走就是三个月,不知道他会不会怒而撤资?她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苏北霆为什么要帮他,或许是想用这样的关系羞辱她,亦或是为了当初分开时他的那句话:洛宁,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在这张纸上签字。

如今,他也算做到了。

苏北霆蹙眉:三个月?

也不是每天都要拍,如果你有需要洛宁说不下去了,交易的关系,还是让她难以启齿。

苏北霆的脸色沉了下来,三年,我要的是你的每一天,不是为了满足需要才随叫随到。

可我得拍戏。

苏北霆还是不说话,看起来,是生气了,他一生气,不知道会做什么,毕竟他还掌握这洛氏的经济命脉呢。

洛宁凑到苏北霆的身边,轻轻的搂住了他的胳膊,讨好道,你别生气,我会尽快拍完,你打电话给我,我也都会接,你需要,我就去找你。

苏北霆其实很好哄,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洛宁要进剧组,他就冷着脸生气不理她,她只要捏腰捶背哄哄他,他就不生气了。

你晚上想吃什么,我让厨师去给你做。洛宁捏着他的肩膀,你想要吃什么呢?牛肉羹?

不想吃。

那你要吃什么?

苏北霆将她往怀里一揽,吻上了她的唇,吃你。

苏北霆有点生气,洛宁免不了腰酸背痛的受了好一番折腾,结果没能起来做饭,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已经下午四点了。

醒了?苏北霆看到她起来,就放下了笔记本电脑。

嗯。洛宁现在很不想说话,太累。

吃点东西。苏北霆在床上给她架了小桌子,将饭菜都搁了上来。

辣子鸡丁,宫保鸡丁,鱼香肉丝,这些都是她爱吃的菜,看着苏北霆冷淡的表情,洛宁有些不是滋味。

作为补偿,明天一天,你都得跟着我。

可我东西还没收拾。

晚上回来我们一起收拾。苏北霆的态度很坚决。

好吧。洛宁想起了什么,看着苏北霆商量道:那明天要早起的话,今晚是不是可以早点休息?

你自己睡吧。苏北霆站起身来,丢下她去睡了隔壁的房间。

洛宁看着被关上的门,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是的,因为她现在只需要满足他的需要,所以,他再不会像从前那般搂着她一起睡。

第二天一早,苏北霆早早的就起床了,以为洛宁还在睡着,起床了,早餐准备好了。

苏北霆走过去才发现她只是把头埋在被子里,一声不吭。

怎么了?不舒服么?苏北霆蹙眉,摸了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啊。

我马上起来。洛宁挣扎着起床去洗漱,她不是没有看到苏北霆试图搀扶她的手,但是她没法像从前那样抓住,黏在他的身上,向他撒娇,埋怨他的不知节制。

身上不舒服,洛宁早饭没吃几口,上了车子也耷拉着眼皮,昏昏欲睡的,到苏北霆公司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睡了一觉,身上盖着苏北霆的外套。

走吧,困的话,上去睡。

苏北霆的公司,洛宁来过,这里工作的老职员基本上都知道她,只是,现在他们已经离婚了,她也才刚刚官宣了《寒月》,不想惹麻烦,所以一下车就准备了口罩,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

苏北霆看着她带口罩的动作,眼神不觉暗了暗。

洛宁跟着苏北霆,很低调的一言不发,即便是这样,还是在公司里制造出了大新闻。

你知道不,今天苏总带了个女人来。

真的假的,我在这里工作八年了,除了苏总的前妻,我都没见着他带其他人来过公司。这位什么来头啊,漂亮么?身材好么?

不知道,这人遮的严严实实的,一来就进办公室了,看不出样子,不过个子很高挑,身材蛮好的,腿长腰细胸大!

女员工们议论纷纷,揣测着洛宁的身份。

苏北霆埋头处理着文件,洛宁原本是有些困的,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她和苏北霆三年没见了,但是很多习惯是已经深入骨髓的,难以被时间冲淡。

小宁。苏北霆忽然抬头,还是这样亲昵的称呼,让洛宁吓了一跳。

怎么了?

离婚后,他就没再这样叫过她了。

我想要咖啡。

好。比起干坐着,还是有点事情做比较好。

洛宁带上口罩走了出去,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苏北霆的专属茶水间。

你是谁啊,怎么在这里?

略带不满的声音,熟悉的让洛宁觉得刺耳,沈夏这个人,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

她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天的火场里,苏北霆抱着沈夏离开的画面,那种被抛弃的痛苦和绝望,至今回想起来都让人觉得心寒。

沈夏这个千金大小姐竟然屈尊在苏北霆的公司里工作,是为了每日与他相见么?这三年,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既然如此,苏北霆又为什么要包她这三年?不怕膈应到沈夏?

喂!跟你说话呢,听到没有?沈夏没有得到回应,直接走了过去,推了洛宁一下:你新来的?这里是北霆专属的茶水厅,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知道么?

第3章狐狸精

洛宁盯着她,冷笑了一下,端了咖啡就要走。

给我站住,你是哑巴么?沈夏拦住了洛宁,狐疑的打量着。

刚才她就听到了风声,说苏北霆带了个女人来公司,她特地来见识一下,

除了洛宁,还有谁能这样迷住苏北霆。没想到这个人跟洛宁这么相像,虽然带着口罩看不清楚脸,但是身量,气质,还有那股子高傲都和洛宁像是一个人一般。

洛宁凉凉的瞥了沈夏一眼,开口道:你想喝咖啡么?

什么?沈夏蹙眉,还没理解洛宁的意思,就已经被泼了一身咖啡。

啊!沈夏惊叫了一声,愤怒的看着洛宁,你干什么?

你拦着不肯走,我以为,你看上了我手里的这杯咖啡。不过嘛,这杯咖啡不是给你的,就算我不要了,你也喝不到嘴里。洛宁轻蔑的一笑,将沈夏推开就走。

你?这个声音是?沈夏的身子一僵,你是洛宁?

洛宁没有回应她,已经拎着咖啡壶离开了。

你的咖啡。洛宁将杯子放在苏北霆的桌子上。

蓝山咖啡,加奶,加糖,他的口味一直没变,而她也一直记得,尝到熟悉的味道,苏北霆的眉头舒展了许多。

怎么把咖啡壶也端来了?

我遇到沈夏了。洛宁垂着眸子,掩去了所有的情绪。

苏北霆的动作一顿,抬起头看她,她在我这里已经工作两年了。

苏家倒是挺舍得的。

你不开心了?苏北霆的嘴角有些上扬。

怎么会。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您的私事我不干预。洛宁的脸上洋溢着标准的微笑,有时候,她很庆幸自己是个演员。

苏北霆的眸子暗了一下,继续埋头看文件,洛宁见状,就打算回沙发上继续坐着等,然而刚起身就被苏北霆抓住了手腕,她没站稳,正好坐在他的腿上。

洛宁立即就想起身,苏北霆抱着她,沉声道:乖,别动,让我抱一会。

他的呼吸声,就在耳边,身后,紧贴着是他温热的胸膛,洛宁的亲昵让她有些如芒在背,余光一瞥,苏北霆倒是真的认真的在看文件了,她不说话,也就这么安静的陪着他。

无论他要干什么,她奉陪就是。

我头疼了,你要给我按一按么?

苏北霆盯着笔记本看了两个小时,洛宁身子都已经僵了,他才终于开口说话。

好。洛宁如蒙大赦,急忙准备站起来。

就这样,你以前就这样给我按头的。苏北霆抱着她。

洛宁沉默着,没有表示异议,僵着身子抬手,轻轻的帮苏北霆按摩着。

以前,她还总是会这样窝在他的怀里埋怨他:让你不知道休息,盯着电脑屏幕看这么久,头晕了吧。

但是,现在隔在他们中间的,只剩下了沉默。

幸好,洛宁的手机响了起来,给她离开他怀抱的理由,拿着电话去了外面接听。

电话是唐菲打过来的,听起来很着急,你怎么才接电话。

我在苏北霆公司,怎么了?

小宁,我刚刚查到苏北霆他最近在收购洛氏的股份,很多散股都被他收去了,他现在手上已经有了至少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什么?苏北霆他想干什么?难道他的目标是洛氏?洛宁没想到苏北霆回来还没多久,竟然闷不吭声的收购了那么多股份。

我不确定,但是你还是多注意着些吧。当初你们离婚的时候闹的那么不愉快,他突然回来,还是在洛氏这么艰难的时候,我真的很难不去怀疑他的用心。

因为这通电话,洛宁的心情变得格外的沉重,如果苏北霆回来,只是为了当初那个孩子而要报复她,那么不管怎么样她都认了,可是洛氏是父亲一生的心血,她决不允许苏北霆动洛氏半分。

在想什么?苏北霆发现了她不对劲,洛宁有心事的时候就会这样发呆。

在想我明天的戏。

要我帮你对戏么?苏北霆放下了手上的工作,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到吃饭的时间了,出去吃,还是在这里?

就在办公室里吧。刚刚出去泼了沈夏一身咖啡,这人恐怕正憋着气,伺机报复呢,她不想招惹是非,也不想被其他人看到。

好,我叫人送过来。

洛宁没有什么胃口,只吃了几口。

不合胃口?

我胃不太舒服,你吃吧。洛宁摇头。

不舒服?苏北霆坐到她的身边,大手覆在她的小腹上,胃疼?

洛宁还没说话,就看到门被人给推开了,看到这莫名暧昧的一幕的沈夏骤然僵住了。

洛宁这个狐狸精!在公司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勾引苏北霆!

有事么?

洛宁没打算推开苏北霆,而苏北霆似乎也没这个意思,两个人就保持着这样暧昧的姿势看着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

有事?

苏总,您能出来一下么?或者,让她回避一下。沈夏还穿着那件被咖啡泼脏的衣服,看起来楚楚可怜。

苏北霆看了洛宁一眼,起身和沈夏一起走了出去,什么事?

北霆,你怎么把洛宁带到公司里来了?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么?沈夏的脸色有些不好,似乎很辛苦的在隐忍着自己的情绪。

苏北霆有些不悦,并不打算回答:现在是工作时间,没有公事的话你可以回去了。

现在是工作时间,所以苏总这样,怕是不太好吧。苏北霆的冷淡,让沈夏心里很不舒服。

我是老板,我定的规矩约束的是员工,不是让别人管我的,你有什么意见?

我沈夏气结,竟然无言以对。

有时间说这些,赶紧回去把你衣服换了,公司内要保持个人着装整洁,记的清楚吗?

我的衣服,是被洛宁给弄脏的,她故意泼我咖啡。沈夏的眼圈红了,垂着眸子,非常的委屈。

哦,这件衣服的钱去找财务报销,你可以走了。苏北霆说完便离开了,留下了满心不甘的沈夏。

《洛宁苏北霆小说《契约蜜爱重追前妻有点甜》猫咪不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