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曈孟景琛小说《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云起风清在线阅读

简曈孟景琛小说《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云起风清在线阅读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

时间: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作者:云起风清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小说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小说在线阅读,简曈孟景琛是书中的主角,《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是由作者云起风清倾情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双坚实有力的手托在简曈的腰际,飞快的除去她身上浸水之后重若千斤的白纱。简曈感觉身上猛地一轻,借着腰间的这股托力,浮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息。哗!天哪!她没穿衣服!岸边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叹声。简曈...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小说在线阅读,简曈孟景琛是书中的主角,《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是由作者云起风清倾情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

第002章当众被脱成比基尼

一双坚实有力的手托在简曈的腰际,飞快的除去她身上浸水之后重若千斤的白纱。

简曈感觉身上猛地一轻,借着腰间的这股托力,浮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息。

哗!

天哪!

她没穿衣服!

岸边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简曈下意识的朝身下看去,华丽的白纱裙不在了,只有肉色防走光内衣包裹住玲珑身体,远远看去就像没穿衣服。

啊!简曈低呼一声,下意识的要躲进水里。

不想淹死你就下去。冷漠的男子声音突地从身后传来。

简曈回过头去才发现一张俊美到极致的面孔,头发湿溚溚的粘在脑门上,非但未减损容颜,反而凭添几分性感,尤其是M型唇峰下的一滴水珠,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不知道是呛了水的原因,还是男人的样子太过耀眼,她有些恍神。但是这个恍神不过一秒钟就反应过来,这不就是推他下水的男人吗?

他的一只手还揽在她的腰间,两人零距离的贴在一起,暧昧至极。

清亮的眸底里浮起浓浓怒气,简曈张大嘴巴用力的咬在他的胳膊上。

唔!钻心的痛从手臂上传来,孟景琛痛的闷哼一声。

这臭丫头是要恩将仇报?还真是不客气,以为他的胳膊是风干牛肉?

臭丫头,松口。身后的男人皱着眉头说。

简曈死死咬住他的胳膊,大眼睛愤怒的看着他,就好像他是登徒浪子。

岸上的人都惊呆了,一个个都聚到了水边,伸长了脖子看向他们,好像她是动物园众人观赏的猴子。

简曈更加生气,咬的更加用力,直到腥甜的液体漫进口腔。

而身后的男人像是不知道痛一样,皱了皱眉,一手牢牢的固定在她腰间,一手用力的划水,游向岸边。

装什么好心救她?

不,他根本不是要救她,他把她的裙子脱了,若是这样上岸,与裸奔有什么区别?

他分明是要她出丑!

孟景琛很是无奈,这臭丫头是准备一直泡在水里品尝他的胳膊吗?

见死不救是要担法律责任!

凉薄的话再次钻进耳朵,那语气就差直接说要死就找个没人的方死,别连累我们。

爱人离去,好友背叛,还被这个陌生的男人脱掉了裙子,被人当猴戏看,她已经够惨,这死男人还毒舌咒她寻死。

简曈气的大喊:你才寻死,你们全家都寻死!

他有叫她寻死吗?明明是解释脱她裙子并抱她的原因。

孟景琛眉头皱的更紧,表情看起来也更加严肃。

简曈觉察到男人神色的变化,吓的心里一抖,忙地退出他的怀抱,伸手去抓岸边的水草。忽地又想到这样子岂不是要被看光,情急之下,又抓回他的手牢牢的挡在身前。

反正都被抱过了,再多抱一下也差不多,总好过被别人看光的好。

呃,这是把他的手臂当成遮羞布了。

孟景琛心中哭笑不得,神情愈发紧绷。

简曈,你还要不要脸!孟芷蕾顾不得新娘仪态,冲到岸边怒气冲冲骂道。

孟景琛丢去一记眼刀,孟芷蕾张开的嘴猛地闭上,连同剩下的话一并吞回肚子里,不甘的瞪着简曈。

都散了!孟景琛眸光森冷的扫过众人。

一群衣冠楚楚的所谓上流社会人士,竟然像无聊小民一样看热闹。

围观众人接到他冷厉的眼神,顿作鸟兽散。

孟芷蕾不甘心的跺一跺脚,却是敢怒不敢言,挽着许哲伦回到了舞台上。

只是经这一闹,众人再也无心观礼,虽然面向舞台,但是眼珠子不约而同的转向湖边。

你,混蛋!

简曈恼怒的便要挥手扇人。不待她抬起手,肩上蓦地一沉,一件湿透的男士燕尾服罩在她身上,紧而身体陡地腾空。

她惊恐的发现,男人竟然抱着她上了岸,还是最暧昧的公主抱。

她的脑子瞬间荡机。

哇--

天哪--

观礼席上响起比先前还要响亮的抽气声。

这,这,这还是那个传闻中从不近女色的孟氏集团首席孟景琛吗?

他不仅把外套给那女孩穿上,还抱着她上岸。这女孩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吧。

被众人定义为拯救了银河系的简曈,完全没有骄傲感。

这男人要做什么?脱了她的裙子还不算,又当众来个公主抱,是嫌她不够丢脸?

她拼命的挣扎,却发现男人的手臂像是铜打铁铸,任她如何使劲,都逃脱不掉分毫。怒火攻心之下,她再一次狠狠的咬住他的肩头。

而这在外人看来,就好像她亲密的靠在他肩上。

天哪,太不要脸了,刚才还说和新郎有婚约,这会又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现在的女孩变心也太快了。

伤风败俗!

有那长舌的忍不住议论起来,孟景琛扫去森冷一瞥。

众人倏地禁了声。

肩上的小嘴愈加用力,似有不咬下一块肉来绝不甘心的势头。

若是喜欢裸奔,请换个地方,这里是孟氏的地盘。

这是嫌她脏了孟氏的地盘?靠,什么人啊,如果不是他,她会这么丢人吗?

真想打死这死男人。

她用力的挥起拳头砸在他的胸膛上,嗵嗵的声响从胸口传来,可见简曈打的有多使劲。孟景琛却恍然未觉,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直到坐进一辆低调奢华的车里。

屁股一挨着坐,简曈便退到门边,两眼警惕的瞪着孟景琛。

我靠,这什么人!没有痛觉?还是练了龟波气功?

他有没有痛她不知道,但是她的胳膊已经酸痛的抬不起来了。

这什么世道,太欺负人了?抢她的男朋友就算了,好不容易找个人打一顿出气,竟然还没有痛觉。

她悲从中来,号陶大哭起来。悲恸的哭声穿云裂地,好像要把车顶给震出个窟窿来。

孟景琛耸了耸受虐的耳朵,去警局!

第003章钻石做的男人  

孟景琛转头看她,眉心轻蹙,眸光深不可测。

简曈被看的心底发毛,鼓足了勇气说:你不能报警抓我。是孟芷蕾先对不起我,我只是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明明受伤的人是他吧。

孟景琛眼睑轻垂,慢条斯理的伸出手臂,深深的牙齿印清晰的映入眼底,视线一转,又扫过自己的肩头,白衬衫上同样是两排清晰的血齿印。

他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底的意思落在简曈的眼里,就好像在说,这就是罪证!

简曈心头一凛,我,我赔你医药费。

简曈习惯性的把手伸向左侧,才发现手机和包都放在了举办婚礼的酒店的储物柜里,而她的身上除了一套内衣,啥也不剩。

你说个数,我取了钱就给你。

她想着不过咬了两口,了不得讹她一千块。

我们首席身份贵重,享有联邦安保五十亿的人身伤害险,您对他刚刚的撕打至少轻伤,理赔金额估计在一亿左右,不过因为是人为伤害,保险公司将不理赔,故而由肇事方全权承担。

前排副坐,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娓娓说道。

什么意思?

简曈左眼皮跳了跳,一股不祥的预感划过心头。

也就是说如果你要赔我们赔首席,至少要一亿。

什么!简曈惊恐的跳起来,你特么的金子做的,咬你两块肉下来,按金价称也要不了一个亿。

如果造成无法修复的伤势,将按重伤处理,赔偿至少十亿!

这意思就是说肉咬掉下来,恢复不到原样要赔十亿。

噗!简曈吓的往前栽一跟头,差点撞晕在前排靠背上。

你特么的是钻石!

简曈怒不可遏,抡起拳头又想打人,只是一想到那巨额保险金又悻悻的收回手来。

我们首席确实华国首屈一指的钻石王老五。眼镜男扶了扶镜框,一本正经的接道。

钻石王老五是这么理解的吗?当我智障啊。

据邢法规定,智力低下者属残障人士,属于非刑事行为责任人,确实不用承担赔偿金,不过简小姐是设计学院的全额奖学金的高材生,应该不具备该条件。

一口老血堵在心口,简曈恨不得咬舌自尽,重新做人。

口说无凭,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眼镜男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简曈,当看到什么红红的印章,清楚的印着联邦安保的字样时,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再次放声大哭。

我怎么这么倒霉?

此情此景、此时此地,除了哭,她还能做什么?

简小姐节哀,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助理先生好心的提醒一句。

问题是姐们没钱啊!

简曈哭的更加伤心。

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份稳定的工作,还有个生病的母亲,一块钱恨不得掰成十瓣花的人,哪里去弄一个亿?

压迫,赤果果的阶级压迫。但是是身为弱势群体,社会的最底层,她伸冤无门。不,即便伸冤有门,在铁证面前也赖不掉。

孟景琛听着季承与简曈的一问一答,突然想到制伏这丫头的绝技。

简小姐身子骨不错,可以以身抵债!男人的声音冷不丁响起。

What?

简曈眼皮抽了抽,什么叫以身抵债,这是要逼良为娼?!

我告诉你,逼良为娼是犯法的!简曈两手抱在身前,拼命的往门边缩去,尽力的拉开与男人的距离。

逼良为娼?就她这身材也就只有自己看得上吧。

孟景琛往她那前后差不多一样平的身板上扫了一眼,凉凉的说:那这辈子也别想还清了。

什么意思?是在嫌自己身材差,卖不出好价钱吗?

姐虽然是平胸,但是国际超模都是平胸!平胸!

平胸,代表着国际范。

简曈瞠圆了眼睛,豁出去说:反正,要钱没有,要命,就一条!

她就不信了,这年头还不起钱还能把她五脏六腑拆了卖,了不起被征信拉入黑名单,此生不能高消费。反正以她的经济条件也不可能有高消费。

好,那你的命就是我的了。男人突然欺近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啊?突如其来的压迫感,让她本能的心里一抖。

你付不起一亿的人身伤害赔偿金,所以,只能以命抵债,从此以后,你的命就是我的命。未经我的同意不许受伤,不许被欺,不许丢人!

他语气平直,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若不是炙热的呼吸扫在脸颊,简曈都要以为眼前紧绷绷的脸是蜡像。

记住了吗?

简曈有一种错觉,从这一刻起,她就不再是她自己,而是他的专属物品。

爱人、朋友在在同一天已经失去,只有这条贱命,必须留到妈妈百年之后。

这个男人,虽然不知身份来历,但是河边,他轻轻一句话,就让众人乖乖离去,可见非富即贵,不是她这种小老百姓惹得起的。

惹不起,只能没骨气的屈从。

记住了。简曈点了点头。

带证件了吗?

带了。

她妈妈常年住院,她自己住在学校宿舍并不方便保管贵重物品,所以证件钱什么自然随身携带。

拿来。

简曈以为他是怕她跑了,要扣压她的证件,于是乖乖奉上。

孟景琛唇角一勾突地弯了弯,露出一个笑来,但是很快又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简曈有点不确定,他是否真的笑过。

去民政局。

男人一声令下,简曈惊的不是一丁半点。去民政局干什么?

你的命只属于我,但是我并不觉得你会遵守口头承诺,所以我要合法认证。

孟景琛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

季承,通知丝扬造型,我们马上就到,让他们准备好孟景琛扫一眼她清瘦的身材,全套的女装,加小号。

不是加小,是M号。

人家虽然瘦,但是个子高,加小号的衣服穿在身上那不全成了五分袖,七分裤了。

孟景琛扫她一点,简曈立即噤声。

不多时他们来到一家装修有如水晶宫一般的造型工作室。

工作人员拿一出件长裙给她穿上,她才知道自己果真要穿加小号,因为这些衣服全是高级定制的礼服款,以她的身形穿M号太宽松,加小号长裙就刚刚好。

孟景琛往她身上优雅的香槟色长裙扫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起身走人。

又被嫌弃了?简曈皱了皱鼻子,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一小时之后,简曈终于明白他的那句合法认证是什么意思。

他竟然直接带着她到了民政局,然后煞有介事的领来了两个红本本。看着手里鲜红的本本,简曈觉得眼前的事情越来越不真实。

孟景琛,这个名字好熟悉?

简曈看着结婚证上男方的名字,秀眉紧紧的皱在一起,忽地瞠大眼眸,惊讶的张大嘴巴。

孟景琛,那,那不就是孟氏集团的首席,孟芷蕾的爹吗?

啊,天哪,孟芷蕾的爹?这也太大手笔了,为了阻止她和许哲伦复合,竟然把自己的亲爹奉献出来。

还有,这亲爹也太年轻了,有没有三十岁?简曈紧忙去看出生年月哦买嘎!

35的爹,20岁的女儿,这是怎样的父女组合?原谅她见识少,实在看不懂?

好看吗?清淡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简曈惊愕回神,用力点头,好看。

真人不好看?

啊?简曈反应了好一会才明白,自己一直盯着他的照片,让他误会自己是在欣赏他的俊颜。

真人更好看。简直是人生赢家有木有!

年纪轻轻长得帅,事业有成,还有一个那么大的女儿,简直是开挂的人生。

只是16岁当爹,那肯定在15岁之前就找女人,呃,15岁,初中才毕业的年纪简曈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突然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深深的担忧。

怎么了?孟景琛看她的脸上,一会红一会白一会红,以为她不舒服,凑近一些问道。

简曈却是吓的直往后退,贴着车门警惕的看着他说:没,没什么?

孟景琛皱了皱眉,明显的不信。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孟芷蕾的亲爹,呵呵,35岁就有那么大的女儿,人生赢家,人生赢家。

这男人太可怕了,还是不要正面冲突的好,万一发起狂来,把她吃干抹净怎么办?

孟太太谦虚了。孟景琛扫她一眼,凉凉的说道。

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受惊过度,简曈感觉智商已经下线,完全听不懂他的话。

23岁就有20岁的女儿,孟太太才是当仁不让的人生赢家。

《简曈孟景琛小说《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云起风清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