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爱情十有九悲》阮小爱靳言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第10章疯子有问题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阮小爱靳言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第10章疯子有问题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时间:听闻爱情十有九悲作者:小爱8394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小说

阮小爱靳言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阮小爱靳言的小说是《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是作者小爱8394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男人说着,从怀里掏出打火机,就要点燃。阮小爱管不了那么多,一下冲过去,握住男人手里的打火机。两人扭在一起,情况万分紧急,稍有不慎,男人打火机便会按下去。"啊!"四周的尖叫声更加大。秦思木快速的从楼梯跑下来,一个飞踢将男人踹倒在地,男人手里的打火机飞了出去。.........

阮小爱靳言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阮小爱靳言的小说是《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是作者小爱8394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听闻爱情十有九悲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第10章疯子有问题

男人说着,从怀里掏出打火机,就要点燃。

阮小爱管不了那么多,一下冲过去,握住男人手里的打火机。

两人扭在一起,情况万分紧急,稍有不慎,男人打火机便会按下去。

"啊!"四周的尖叫声更加大。

秦思木快速的从楼梯跑下来,一个飞踢将男人踹倒在地,男人手里的打火机飞了出去。

他按住阮小爱的肩膀,仔细查看着。

"小爱,你没事吧?"秦思木焦急的追问。

阮小爱摇了摇头,笑了笑:"放心吧,我没事。"

"你怎么这么冲动,万一刚才他按下了打火机呢?汽油着火,你会没命的!"秦思木想起来后怕,忍不住低吼。

秦思木极少生气,每次阮小爱见到的他都是温柔入骨的,这样的秦思木,她还是第二次瞧见,上次是秦母让他们离婚的时候。

"我只是想着、"阮小爱小声的想要解释。

秦思木一把紧紧的把她拥住,"我知道,你只是想着你反正已经得了艾滋,大不了一死,还能救其他人。"

"听着,阮小爱,我不允许。我是医生,你是我的病人,我不允许你轻易的放弃你的生命,有我在,即便你身患艾滋,我也能让你活几十年,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听见了么?"

他的语气不容置喙,霸道而专治。

阮小爱一怔,"我我知道了。"

秦思木抱着她的手,这才松了松。

周围的人看着,忍不住鼓了鼓掌。

"真是个好姑娘。"

"她男朋友也真好,真感人啊。"

"是啊,要是有人这么对我,我死也愿意了。"

阮小爱头微微低了低,她多想和他们解释一下,虽然秦思木是她法律上的老公,但其实是个黄金单身汉,她和他并没有实质性的关系,他值得更好的。

她看着他笑了笑。

刚才发疯的男人,盯着秦思木的背影,眼睛里的仇恨越来越浓。

此时的秦思木身上穿着白大褂,他觉得,就是他害死了自己的老婆。

男人悄悄从腰间,拔出匕首,朝着秦思木的后背快速的捅过去。

"小心!"

阮小爱推开秦思木。

那匕首,眼看就要插入阮小爱的腹部,秦思木拧眉,不顾一切,用力一把握住了刀刃。

然后一脚将男人踹了出去,被闻讯赶来的保镖压在地上。

秦思木的手掌,滴滴答答的流着血。

"思木!你没事吧!"阮小爱低呼着。

秦思木拧着眉,摇了摇头:"我没事。"

他摊开了手掌,伤口横亘着掌心,晚上的手术他拧了拧眉。

阮小爱慌忙取了帕子包裹住秦思木的手掌。

男人被压在地上还叫嚣着:"庸医,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要诅咒你老婆,也和我老婆一样,难产大出血而死。"

秦思木拧着眉,推开阮小爱,蹲下身子,看向男子。

"你老婆哪天生产的?我们医院妇产科已经有半年没出过孕产妇死亡病例了。"

"我老婆,我老婆13年生产的,呜呜已经死了好几年了"男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几个穿着护士衣服的人,匆匆而来。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病院的精神病人,我们是隔壁精神病院的护士,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几个护士连连鞠躬道歉着,匆匆从随身药箱拿出一管针剂给病人推了进去。

病人情绪渐渐缓了下来,然后昏睡过去,被几个护士抬上担架带走了。

秦思木按着手掌的伤口,看着她们离去。

他觉得事有蹊跷。

"思木,你的血流的越来越多了,事情已经解决了,你还是赶紧去处理一下吧。"阮小爱低呼道。

血已经将包裹着他的手帕染红。

"嗯。"秦思木点头,看向阮小爱:"好。"

两人重新回了外科,一进科室。

护士长司雅就迎了上来,看着秦思木的手,低呼:"学长,你的手怎么了?怎么伤的这么严重,你晚上可是要手术的,这样,你怎么手术啊,只怕得伤了神经。"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医药箱子放在了桌上,尔后捏住了秦思木的手掌。

阮小爱一眼便看出来,这司雅是故意在做给自己看样子。

她看在眼里,脸上没有任何波澜,安静的坐在一边。

司雅一看秦思木手掌的手帕,又是一声低呼:"呀,学长,谁给你包的帕子,又不是医用的,万一上面不干净,导致你伤口感染了怎么办!"

她拿出酒精和棉球,正要帮秦思木擦拭着伤口。

秦思木抽出手掌,"我自己来就行。"

"这怎么行?你伤这么重,而且你的手可是我们医院的金手,多少大大小小的手术都得靠你,这伤,得好好处理。"司雅说着,瞥了一眼阮小爱,"也不知道你,究竟为了什么,这么想不开,居然弄伤了自己的手,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那么多等着你开刀的病患考虑啊!"

"司雅,谢谢你关心我,只是你说话未免太话中有话了!我的手重要,但是我在乎的人的命更重要,更何况,如果不是小爱救了我,只怕我伤的就不是手了!"

"伤口没有伤及神经,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还是能判断的,至于止血的事情,我能自己处理,你出去吧。"

秦思木冷着脸,毫不客气的从司雅的手中,接过镊子和酒精棉。

司雅一怔,眼瞳里噙着泪,闪烁着看着秦思木。

然后一咬牙一跺脚,狠狠的挖了阮小爱一眼,冲了出去。

阮小爱抿了抿唇,站起身来,从秦思木手里接过镊子和酒精棉。

"我来吧。"

秦思木有些迟疑。

她笑了笑:"你忘了,大学里我和方茹都是学得护理专业,只是后来毕业我才转考了师范当了山村老师。"

秦思木这才将东西递给她。

"其实你何必怼她呢,都是同事,而且,她说的也很有道理。"

"都是因为我,你才受伤。"

"我说的也很有道理,要不是因为你,刚才那个疯子就一刀捅进我的内脏了,我可能得在床上躺着。"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阮小爱靳言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第10章疯子有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