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桃花烈烈,折尽青青》岑烈青青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第十章别压我啊

来源:ZW 作者:这轻狂的姑娘 时间:2020-01-24 09:47:53 主角:

《桃花烈烈,折尽青青》岑烈青青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第十章别压我啊

桃花烈烈,折尽青青

岑烈青青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岑烈青青的小说是《桃花烈烈,折尽青青》,是作者这轻狂的姑娘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桃花烈烈,折尽青青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桃花烈烈,折尽青青》第十章别压我啊

我在逍遥门一呆就是半个多月,陆放好吃好喝的供着我,离开桃花源之后,居然就是这段日子过得最舒心。

岑烈不来,陆放也不急,没事儿就来找我唠唠嗑儿,其实他也说不上坏人。

刺客嘛,挣得是玩儿命钱,过得是刀剑儿上舔血的日子。

逍遥门传到他这儿是第四代代,辉煌不再,还差点儿黄在他的手里,皆因他爱玩爱耍,我看看有些破败的大厅,院落,泪儿都要下来了

虽说富不过三代,他这穷困的也太感人了,逍遥门老祖宗们的棺材盖儿都快压不住了。

掏掏身上的碎银子,我白吃白住这么久真是于心不忍。

那天,午饭后,他拉我在大厅摇骰子,买定离手,我决定一定不能赢他们的钱了,良心上过意不去。

玩得兴起,不知道谁问了句,岑烈是不是不打算来赎人了。

空气中一片宁静,骰子也忽然停顿。

陆放一巴掌拍过去,把他抽的老远。

我笑笑,嘴角却抽抽的厉害。

他心上人正遭难,他会来才怪。

"只怕你这回要倒贴了,让我白吃白喝了这么久。"

陆放大手一挥,说得哪门子见外话!

然后骰子重又摇得热火朝天,门外匆匆却有人来报。

岑烈杀上来了。

陆放骰子一扔,带人就出去了,让我在此等候。

可是他却没再回来,可是他也忘了。

我怎么可能乖乖的等在这里。

我寻着踪迹跟去,一路不少的尸体,越往前走,甚至看到了方才还一起摇骰子的面孔。

心脏一点点下沉,甚至发紧。

前行的脚步变得犹豫,可是再犹豫也终究走到了那里。

陆放和几个人被制服,刀剑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见到我来,他说了句。

"不是让你等着吗"

我还等个屁啊!

眼见他浑身溅了血,却还高昂头颅,像一个孤独的勇士。

岑烈站在那里,一身黑衣飘飘洒洒,意气风发。

他打量我片刻,问道。

"你有没有事?"

就这样一句话,问得我忽然心酸。

你半个月都不来,如果陆放有心杀我,早我骨灰都不剩了

我尽量掩饰自己的情绪。

"我没事,他并没有难为我。"

我走到他的身侧,请求他放掉陆放,他看着我,仿佛我在讲笑话。

我定定的看他,表示我此刻的认真。

他敛了笑,轻轻抬手,手中的剑直直从我身边经过

我猛的抬手,一手接住了剑刃,手心瞬间炸开,鲜血嘀嗒嘀嗒的流下。

"你找死?!"

他语气阴狠,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大概没想到我会逆他而行。

陆放激动往前,被人困住,大声呵斥。

"岑烈你这样赶尽杀绝,无非是拿我逍遥门开刀,在武林大会取一席之地!枉你武功高强,还不是俗人一个!"

岑烈并不在意,眉毛一挑。

"你所言不错,但弱肉强食你怨不得我。"

他已经动了杀心,我就那么握着那剑,语气中甚至带着乞求。

"你别杀人了,放了他们吧,我真的没事"

他看着我,嘴角一挑。

"你以为我是为你?"他大笑。

我忘了,他是为了唐小婉啊,陆放把她伤得那么重,他怎么可能放过他?

我吸吸鼻子,不管是为谁吧,杀那么多人还不够吗?

我扔掉剑,陆放迫切问我伤势,我说不碍事。

一阵浓雾在人群中散开,只是片刻身后的陆放就不见了,只有声音在空中飘来。

"岑烈!今日灭门之仇,我定加倍要你偿还!"

冤冤相报没完没了。

逃了就好。

我跟岑烈坐在马车里,一言不发。

我知道他是生气我维护陆放,但凭良心说陆放对我不错,我若恩将仇报怎么对得起他?

他没了给唐小婉报仇的机会,当然会气我。

我坐在一侧,不再看他,闭上眼睛养神。

他一声不吭,猛地压在了我身上,我没躲闪,睁开眼睛看着他

他的眼神我越发看不懂了。

说是愤怒又不止是愤怒。

"不与我解释解释?"

他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手在我的身侧游走。

除去那次他被爷爷下药,这是他第一次跟我如此亲密

我耳根子一热,没好气的问。

"解释什么?"

他笑得暧昧,一把扯下我的外衣

"逍遥门主。"

我被他的弄得心神不宁,呼吸有些混乱。

"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劲"

我暗骂,我他娘是肉票,他看我能是什么眼神儿?!

他只有穷苦的眼神!

他见我沉默,手慢慢伸我的进衣服,大手带着欲望和诱惑。

"他就是那么个人,我"

不等我说完,他低头噙住我的唇,天旋地转

卧槽,要升仙了!

他在我耳边低语。

青青,你是我的女人,不应该对别的男人了解这么多

我耳边被他的话炸开,我的女人是一句比我的娘子更有魔性的话。

此情此景,我却不自觉的想起了那日他跟唐小婉在马车内的情景。

马车摇摇晃晃,当时不会也是

"你给我专心些!"

他在我耳边低吼,吐气如兰,温温热热的喷在我的颈间,一双手带着迫不及待的挑逗。

忽然,马车外一阵剧烈打斗,紧接着剧烈摇晃,然后我感觉整个人向下栽去,车帘飞起,我跟岑烈的马车正极速从悬崖坠落

桃花烈烈,折尽青青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