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十九重帝狱》箫楠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第十章岩中洞天

来源:ZW 作者:陌上青青草 时间:2020-01-24 09:31:48 主角:

《十九重帝狱》箫楠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第十章岩中洞天

十九重帝狱

箫楠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箫楠的小说是《十九重帝狱》,是作者陌上青青草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奇幻风格的小说,十九重帝狱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十九重帝狱》第十章岩中洞天

一路前行。

箫楠渐渐知道了浅浅和双胞胎兄弟的身份和来历,都来自青城的武道世家。

浅浅原名慕浅浅,出身青城豪门慕家,并未提及在家族中的地位,不过箫楠观察下,小姑娘举手投足都散发着贵族底蕴,身份可能没那么简单。

相比下,那双胞胎兄弟就很一般了,来自青城陈家,实力和慕家相差甚远,老大名陈泽,弟弟名陈双,都是十五岁左右,唯慕浅浅马首是瞻。

慕浅浅来南屏历练,主要是为猎杀元级九阶妖兽,作为青城学宫内门弟子的试炼考核。

韩家和慕家为故交,韩璇儿为了帮助慕浅浅,才组织起队伍,此行主要目的就是猎杀元级九阶妖兽。

元级九阶?

箫楠皱眉,青城学宫确实分内门和外门两大弟子派系,内门是指被宫主级存在收为亲传弟子的人,地位和权柄非外门可及。

故而考核标准非常高。

慕浅浅的修为看上去才元灵四重境,神魂倒是不知道,但就算有斗级七品,也不够资格挑战元级九阶妖兽。

神魂武者掌握武技,拥有智慧,凭借团队合作,确实可越阶猎杀妖兽,可也得看清差距,元级九阶的妖兽,实力等同元灵九重武者。

哪怕妖兽智慧不高,也绝非容易对付,不是他说,这些人里,也就韩璇儿可堪一战,其次王腾阳,但要对付元级九阶妖兽,一个字,险。

"妖兽出现了。"正此时,韩璇儿耳朵一动,目光看向前方,一片火红色的松海舞出涛涛浪声,朝着他们移动来,地面砰砰摇颤起来。

慕浅浅等人肃然以待,松海于视野里显露狰容,竟是拥有巨大体型,浑身长满火红毛发的巨山怒牛,喷吐热浪,一对熔浆似的怒眸牢牢锁定着箫楠等人。

元级六阶妖兽,火巨牛!

"哼,我来。"王腾阳不容多言,直接舞动剑光迎前,随着他的出手,身后浮现起一团幽蓝色的凤影。

斗级四品神魂,凤系神魂。

元灵五重。

箫楠颇微微,没想到这王腾阳实力和箫霸霜实力接近,很不弱啊,不过对他来说,胜之不难。

"剑霸五斩!"王腾阳硬碰硬的抗过火巨牛数个回合后,身躯化作凤影般,绕着巨牛就是劈出五道剑光。

火巨牛口吐炎浪,砰砰化掉其中四道剑光,可最后一道仍是穿过它的眉心,连头带身劈成两半,铜铃大的目光逝去生息,如山般倒下了。

慕浅浅等人绷紧的心倏然松开,陈泽兄弟迎了上去,一边翘起大拇指赞道:"王师兄,剑法了得,此行大功可成。"

王腾阳傲然十足,可是看到所有人中最平静的箫楠,又不爽的哼道:"自然是比某些只会碰运气的废物强很多。"

箫楠冷冷的看着他,这王腾阳还没完没了。

要是生死一决,连他三击都挡不住,那剑霸五斩是黄级中品武技,但王腾阳没有炼到精粹。

剑霸,在于一个霸字,五斩,应是一斩强过一斩,以至霸之心递增力量,他倒好,力量集中在其中一剑,虚实相间,碰上同级的武者,必败。

据他所知,王家年轻第一高手,是王飞鸿。

王飞鸿,韩璇儿,箫远仙,加上过去的他,并列天南四大天骄。

王腾阳,说实话真不够格,过去的他能轻易斩杀,现在也无非多费点功夫,希望他别挑衅到自己的底线。

王腾阳在巨牛兽的身上搜寻了一番,最后找到兽丹,一把塞入怀里,动作快速,深怕被人夺去。

这让箫楠更添了一分厌恶。

王腾阳,不仅出言恶毒,还人品卑劣,同在队伍中,哪怕你再有能力,也要学会分享,再不济,也知会下队友,私取战利品,不是做人的准则。

慕浅浅队伍中有他这么一个祸害在,是祸非福。

韩旋儿皱眉,不过念在王腾阳刚斩了火巨牛,功劳显著,并不适合闹僵,拦下了面有不满的慕浅浅,不动声色的带领队伍继续前行。

她走在前面,微微注意箫楠,刚才王腾阳讽刺他,他心里怎么想的?可是看到是一片平静的箫楠。

韩璇儿心里不由摇头,一个男人竟可以卑微到这个程度,别人看不起就算了,连自己竟也认了。

昔日,箫家第一天骄,箫楠,终是不复光辉了么?

他们不断前行,死在他们手上有一阶的金背鹤,二阶的剑鳄,甚至有四阶,五阶的存在,而离南屏山外界也渐渐远了。

出手最多的自然是王腾阳,收获最大的也是他,一路上越发骄纵嚣张,有意无意挑衅箫楠。

"七阶,凤影兽!"他们来到一处靠湖的白色山岩前,遭遇到进入南屏山以来最强的妖兽,这次王腾阳和韩璇儿同时出手,历经一轮苦斗,最终解决掉。

过程,避免不了惊心动魄,收获也是惊人的,一颗七阶的妖兽丹,品质远胜箫楠的炎狼兽丹。

强大的兽丹,还可能蕴含武技,是无价的隗宝,武者的武技,相传最早就是从妖兽身上学习过来,继而演化出成千上万种来,兽丹的品阶越高,价值越大。

除外,还有风影兽上的有神性的兽宝,都被采集下来,数量惊人,不论是炼器还是贩卖,都是一笔财富。

"收获惊人,这次南屏山之行,赚了。"陈泽兄弟大喜过望,敬佩的看着王腾阳,恭维的话接连而出。

"有些战利品可以分配一下,但是不欢迎某些出工不出力的废物,某人是不是该滚了?"王腾阳承了恭维,眼珠子又一转,落在箫楠身上冷笑道。

场中的气氛一瞬间僵硬下来。

陈泽兄弟沉默了。

韩璇儿皱起眉头,慕浅浅欲言,可被韩璇儿拦住。

她一语不发,目光望着箫楠,这一路上的确没看到他出手,哪怕王腾阳话不好听,也没有理由为箫楠辩护。

"好,就此分道扬镳。"箫楠点头,韩璇儿的态度让他有些齿冷,哪是自己不想出手,而是王腾阳抢着出手,她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站在王腾阳那边。

他倒也没什么遗憾的,加入队伍就想过这样的结局,而且本身是来南屏山历练,多了队伍束缚,反而不便,唯一可惜的是慕浅浅,小姑娘心地善良,很适合交朋友。

"告辞,看在相识一场的分上,有些话,我提醒诸位,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并不值得托付后背和性命。"箫楠扫了王腾阳一眼,再看了眼慕浅浅,足尖一点,轻若柳叶般飞出这片区域。

好快的速度!

韩旋儿等人看着流光掠影般远去的箫楠,一时目光呆滞,心头像是被什么摞住了,如此身法,会是废物么?

"哼,隐藏实力,博取眼球,彻头彻尾的小人行径,逐出队伍,是对的。"王腾阳看到慕浅浅等人,似乎为箫楠的离开可惜,顿时心生不满,沉下脸来。

箫楠这废物竟在临走时恶意诽谤,若再次遇到,一定要让他死的很惨。

"走吧。"韩璇儿收回目光,变的十分平静,她承认轻视了箫楠,不过速度代表不了什么,倒是箫楠临走前的告诫,让她观感又差了很多。

王腾阳为人心气狭隘,但不至于那么不堪,同为队友,遇到危险,自会仗剑出手。

反观箫楠,一路上没有出手过一次,又有何资格评判王腾阳。

"箫楠哥哥,才不是这种人"慕浅浅看到韩璇儿脸上的一抹厌恶,以及王腾阳得意阴冷的笑意,不由得轻声低语。

箫楠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自信和刚毅,她长这么大,只在父亲身上感受过,直觉告诉她,箫楠的告诫值得相信。

"看来,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韩璇儿一行人离开不久,一道人影踏叶而来,正是去而复的箫楠。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言尽于此,也算仁尽义至。

"现在该挖掘此地的武道秘密了!"他目光落在白色岩山的一处,虽是一片山岩,但在帝武神魂的感应里,有一股强烈的呼唤。

岩山中,有秘密!

王腾阳以为七阶妖兽的筋骨皮毛很珍贵,一心排挤他,怕他分羹,却不知错过了真正的神缘。

帝武的奇妙,自不必多言,百世合一,万古罕见,它的感应无疑值得重视。

正是考虑到这点,箫楠才无所谓分道扬镳,在韩璇儿等人离去后,去而复返。

"希望,不辜负帝武的期待。"箫楠运指为拳,砰砰砰,接连三击,那片岩山剧烈摇颤。

咔嚓一声,成片山岩像剥离的石衣不断掉落。

很快,一个不大的圆形洞窟出现,里面有封存岁月沧桑的痕迹,青苔蔓延,中央山壁有道漆黑色的拳印引人注目。

箫楠眼眸倏瞪:"好巨大的拳印!"

拳印,足足占据这片圆形洞壁七成区域,长宽约有十米,深度达到九尺,仿佛巨龙的怒爪打下来。

他走上前去,神魂自主释放,黑白两道光环,仿佛两颗无限浓缩的星辰环绕,目光落在拳印上,一瞬间,将他拉入到一片记忆中。

一道模糊的人影巍立无限星穹中,仿佛孤独的神灵,目光不知看向何处,背对箫楠,气势可吞万古玄宇,只见他一拳扫向东南方,吼动乾坤:"我意九分天"

声威隆隆,已听不真切。

因为紧接其后,一道神拳不知击碎什么,但见九道流星似的无匹星辉从大宇陨落,占据视野。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