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少》大结局免费阅读 《极品狂少》最新章节目录

《极品狂少》大结局免费阅读 《极品狂少》最新章节目录

极品狂少

时间:极品狂少作者:武红军

极品狂少小说

《极品狂少》是武红军创作的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极品狂少》精彩节选:人怎能比子弹快?秦峰看似已经快过了子弹,但实际上他的真实速度还是不能跟子弹相比。至少,以他目前的境界,速度怎样都快不过子弹。他之所以能够以毫厘之差避过蝗虫一般的子弹,全因为此时的他,五感全开,感应能力提升到极限,甚至连修罗魔瞳都用了出来。他的大脑就像一部最精密的电脑在高速运转着,分毫不差地提前计算出了弹道轨迹...

《极品狂少》是武红军创作的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

第17章亚洲第一快手

  人怎能比子弹快?

  秦峰看似已经快过了子弹,但实际上他的真实速度还是不能跟子弹相比。

  至少,以他目前的境界,速度怎样都快不过子弹。

  他之所以能够以毫厘之差避过蝗虫一般的子弹,全因为此时的他,五感全开,感应能力提升到极限,甚至连修罗魔瞳都用了出来。他的大脑就像一部最精密的电脑在高速运转着,分毫不差地提前计算出了弹道轨迹。

  他眼睛盯着的是两把枪的枪口,和张洁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每一分细微的颤动都不曾放过。在张洁的手指扣动扳机之前,他就已经掠到了枪口所指方位的旁边。

  肉眼看去,秦峰好像化作了一阵风,绕着张洁飞快地旋转,呼呼风声犹如龙卷过境。

  张洁开枪快,子弹消耗也快,两把微冲在同一时间打光了弹匣子弹。

  秦峰暗呼一声:机会!便准备逼近张洁。

  但是他只不过向前跨出了一步,还没来得及有接下来的动作,便见张洁双手松开,弃掉两把微冲,接着双手往车头上一抹,手中魔术般多了两把长枪。

  两把霰弹枪!

  张洁的速度快得惊人,弃枪换枪一气呵成,双手好像化作了两团虚影。

  而当她手中的两把霰弹枪同时发出轰鸣,喷出两团小钢珠时,那两把被她弃掉的枪看上去好像刚刚离开她的双手,还没来得及往下坠落。

  秦峰的心咯蹬一跳,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快的手!

  就连南晨星出手的速度,比起她来还差了一线!

  太快了,无论是换枪还是开枪,又或者是她调整枪口的速度。那速度快到秦峰除了闪避之外,居然无法还击。

  他与张洁的距离不到十米,他绕着张洁的跑车飞快地转圈,张洁的枪口如影随形般紧追着他,霰弹枪大面积的子弹就像一篷篷暴雨,逼得他疲于奔命。

  枪声没有丝毫间隙地响起,在夜空中连成一片。住在中院的南晨星等人早被枪声惊动,来到了前院。

  但是她们却没有出手帮秦峰的意思,各自寻了个安全的,不会被流弹伤到的伤置,看起了热闹,还不时就秦峰的轻功和张洁的枪法点评一番。

  王菲菲没有按照秦峰的意思躲在屋里,她也来到了前院。虽然眼见秦峰在枪林弹雨中疲于奔命,生死一线,心里又怕又急,但却毫无办法。

  她并不知道南晨星等人的本事,所以也没有求她们出手帮忙,而是准备自己干。

  在这种情形下,王菲菲知道自己并不能起到什么特别大的作用,但是骚扰一下还是可以的。

  胆色惊人的小姑娘抱起了一个花盆,瞅准空档就朝张洁丢去。

  可惜,她力气还是有点小,那花盆丢是丢出去了,但是离张洁还有四五米的时候,就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张洁开枪途中,回过头来戏谑地看了王菲菲一眼。其实她早就发现王菲菲她们了,不过在她看来,那五个娇滴滴的美人儿,根本没有作何危险。等干掉了秦峰,把这五个美女抓起来送给那好色的哥哥,说不定还可以得到更多的好处。

  但是张洁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回头看王菲菲那一眼的瞬间,战局发生了改变。

  作为一个顶尖枪手,张洁自然精通听音辨位的法子,但是不用眼睛去看,怎样都会有少许偏差。

  更何况秦峰高速运动,卷起的风声也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她的听觉。

  当她的目光离开秦峰,瞟到王菲菲身上时,一直被她目光锁定的秦峰抓到了反击的机会。

  偏头避过一篷钢珠,秦峰在张洁扭头的十分之一秒内跨前两步,身子如瞬移一般瞬间越过十米左右的距离。当张洁将头转回来的时候,秦峰已经欺到了她的面前,那双闪耀着血光的修罗魔瞳死死地盯着她的双眼。

  与秦峰血红的目光一触,张洁的心没来由地一颤,稳如磬石的双手轻轻一抖,枪声立止。

  秦峰双手一分,去抓她拿枪的双手。

  张洁弃枪,双手闪电般缩回,竟避过了秦峰的两爪。她往腰上一抹,手上多了两把通体漆黑的匕首。

  匕首无光,在月光下都不反光,完全融入夜色之中。

  张洁闪电般刺出两刀,漆黑的匕首如两条毒蛇,无声地刺向秦峰小腹。

  电光火石之间,忽听砰地一声闷响,张洁漂亮的五官忽然扭曲到一起,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却是秦峰在两爪落空之后,心有所感,身子向后倒仰而下,险险避过了张洁刺向他小腹的两刀。

  在倒仰的同时,他右脚弹起,踢中了张洁的小腹。

  怜香惜玉这四个字,那是要对无害的美女说的。

  秦峰这一脚蕴含着极大的力量,他曾用同样力量的三脚,将张家的三个保镖盆骨震得粉碎。

  但是张洁除了露出痛苦的表情之外,居然还有能力还手。她手腕一翻,两把黑匕向着秦峰凌空的双腿插落。

  此时秦峰身子倒仰,整个身体都腾在离地半米的空中,上半身即将着地,双腿则在向上扬去,看上去好像准备主动将两腿送给张洁用刀子插。

  闪避已经来不及,张洁的手太快,双刀插出的瞬间,冰凉的刀锋就已经刺破了秦峰双腿的表皮!

  千钧一发之际,秦峰左手猛一拍地,上半身又向上窜起,而下半身则因反作用力向下压下,双腿因这一缓之势,暂免被双刀洞穿之危局。

  而秦峰的右手,则在左手拍地的同时,食中二指齐出,点出两记惊寂指!

  龙卷风一般的指劲破空声响起,无影无形的指劲正中张洁双肩。

  篷篷两声,张洁的双肩爆出两团血花,双臂再无半点力气,两手一松,两柄黑匕砰然落地。

  张洁痛呼一声,额上冷汗淋漓。她银牙紧咬,两腿连环踢出。

  此时秦峰双脚已经脚踏实地,而张洁两手已废,小姑娘再厉害也不可能是秦峰敌手。

  轻描淡写挥出右腿,将张洁两腿拦下,右手猛地探出,狠狠地扣住她修长的玉颈,手上稍一用力,张洁便已呼吸不畅。

  秦峰狞笑着,手臂往前一推,便将张洁推得仰躺在车头之上。峰少身子缓缓地向着倾去,两腿抵着张洁双腿,右手扼着她的咽喉,左手则握在了她的胸脯之上

  这是一个良好的习惯,生死相搏之际,仍不忘占便宜

  我的手太重,出手必见血。所以一直不想出狠招对付你,但是你太不自重了,我不得不给你放点血,让你记住这个教训。秦峰大言不惭地说道。事实上他不是不想出手,而是不能出手。在张洁那快得骇人的双枪之下,他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张洁死死地盯着秦峰双眼,此时秦峰已撤去修罗魔瞳,她才无惧于与秦峰对视。

  她目光冰凉,面如寒霜,杀气冲天。牙齿紧紧咬着嘴唇,将嘴唇咬得发白。

  你不服气?秦峰舔了舔嘴唇,左手抓着她的胸脯猛一用力。张洁秀眉一皱,冰霜般的脸色陡然一变,变得妩媚横生,媚态撩人。

  她眼角含春,眼波荡漾,吃吃笑道:你很强,再用力点,我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哦?秦峰来了兴趣,笑眯眯地道:这么贱的要求我不答应好像很有点不好意思呢!说着,左手再一用力,狠狠地揉搓起她的胸脯来。

  张洁面泛桃花,竟微微喘息起来,身子也随着秦峰的揉搓轻轻扭动着。

  在张洁被制住后,便已围了过来的南晨星等女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王菲菲盯着张洁,眼中已经快要喷出火来。她重重地哼了一声,道:贱!

  张洁眼中寒光一闪,但又马上隐去。她本已伤得不能动弹的双手缓缓地向着秦峰背部移去,像是要将他拥住。

  秦峰嘿嘿一笑,双肩左右一晃,两边肩膀分别撞上了张洁臂弯,暗劲顿时让张洁双臂彻底失去了移动能力,无力地垂落在车头上。

  她双手的食中二指间,不知何时已经各夹上了一枚不过两厘米长的黑色细针。

  你还是不死心哪!秦峰哈哈笑道。

  哪儿有呀!张洁笑容不改,人家这不是试试你的能耐么?你这么厉害,我这点小伎俩哪能逃得过你的法眼?

  这话我爱听。秦峰笑得更开心了,左手闪电般松开她的胸脯,下移到她部上,重重地一拍,暗劲顿时震酥了她双腿经脉,令她双腿也动弹不得。

  此时,她双脚皮靴的脚尖之上,刚刚探出两把黑色的刀尖。

  哎哟,你打痛人家了啦!张洁居然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笑靥如花,吐气如兰,嗲声撒娇。

  你乖乖听话的话,我又怎么舍得打你呢?秦峰的手又爬上了她的胸脯,轻轻揉搓着。她的胸脯手感相当好,隔着紧身皮衣摸手感尤其好。你姓张,是不是张昌羽让你来杀我的?

  是呀!那是人家的哥哥,哥哥有命,小妹怎敢不从呢?张洁楚楚可怜,泪光盈盈,人家也不想来杀你呢!

  秦峰点了点头,笑吟吟地道:我记得好像警告过他的。好吧,我呢,今天也不杀你,反正你一双手也得过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再拿枪。你回去跟你哥哥说一声,我,秦峰,不是善男信女。那天我不杀他,是因为他还没有真正威胁到我。但是他今天派你来了,带枪来了,我头一次感到原来自己也随时可能挂掉。

  说到这里,他笑容一改,满脸狰狞恶笑,狞声道:我秦峰的命金贵,所以我不能拿命来开玩笑!他张昌羽敢要我的命,我秦峰就先要了他的命!从明天起,我开始追杀他,叫他最好连夜离开A市,否则的话,他只有死路一条!

  凶人家干嘛?张洁可怜兮兮地道:人家只是个传话的工具,把话带到就行了,难道还得帮你把说话时的语气神色都带到?

  哼,秦峰嗤笑一声,别装可怜了,你刚才开枪时的狠劲儿已经让我领教到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

  张洁道:那是因为人家不知道你这么厉害嘛!现在知道了你的厉害,人家早就服气了。

  秦峰微微一笑,松开了她。他后退几步,说道:你的双手已经不能开车了,这车呢,就留在我这里,算是你耽误我洗澡的补偿。这里离市区也不远,虽然我估计你两条腿现在也没什么力气,可是走四五个小时,大概也能到市区。到了市区就好办了,打个车吧,带钱没?没带我可以支援你一点。

  张洁可怜巴巴地道:你你就这么狠心,忍心让我一个弱女子一个人在荒郊野外走路?

  滚!秦峰没好气地道。

  张洁幽怨地看了秦峰一眼,那目光让秦峰浑身打了个冷战。

  眼看着张洁磨磨蹭蹭地走出了院子,宋慧智忽然淡淡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是神州的骨干,亚洲第一快手暗夜舞者。

第18章追踪

  嘿嘿,她的一双手的确快的不像人类。秦峰眯着眼睛,盯着黑糊糊的院门外。张洁的身影已经完全融入了夜色之中,以秦峰的超强目力,也看不到了。

  她不是人造神。宋慧智笃定地说:虽然我们没有加入神州,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对神州一直关注着。亚洲第一快手暗夜舞者是今年才出的名,看她的年纪,应当也是今年才加入神州杀手组织。

  我知道她不是人造神,秦峰眼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但是她也不是一般人。哼哼,我的惊寂指连南警官的身体都能打个对穿,可是却连她的肩膀都打不穿。你们或许感觉不到,但是我却能清楚地感应到她身上有着相当浑厚的内家真气。

  说着,他走到那扇被击飞到院子里的铁门前,低头凝视着铁门。

  这扇铁门上印着一个小小的掌印,那掌印并不是十分清晰,但是一巴掌把铁门扇飞,可见那掌印代表的力量有多大。

  难怪张洁的跑车车头上没有损伤的痕迹,这铁门根本就不是用车撞飞的,而是她用巴掌扇飞的。

  原本以为世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拥有正宗的内家真气,即使是人造神也不过是因为大脑开发超常才拥有了不可思议的能力,但是现在看到又一个拥有内家真气的人出现,秦峰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

  当独一无二的优越感被现实打破时,那种失落是难以言表的。但与此同时,当明白自己并不是某个领域中的唯一一人时,原有的那种孤独感也就减轻了不少。

  独孤求败不是老死的,而是寂寞死的。

  请问,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王菲菲举手提问,今晚的事情给她的震撼太大了,她一时还反应不过来。枪战场面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到的,可王菲菲不但见到了激烈的枪战场面,还听到了一些她根本听不懂的谈话。

  南警官,请你把整件事情告诉菲菲,不要瞒她。秦峰一边说着,一边往屋里走去,我先穿身衣服,得去办点事情,屋里就暂时先交给你们了。

  你干什么去?南晨星问道。

  杀人。秦峰闷声闷气地说,好不容易积累起杀气,趁着杀气还在,跟踪张洁找到张昌羽,把他干掉。

  你刚才不是说明天才开始正式追杀姓张的吗?南晨星瞪大双眼。

  我撒谎了。秦峰摆了摆手,明天再追杀?明天他都不知道要躲哪儿去了。要不是为了追踪张洁找出张昌羽的下落,我会放了她吗?

  拜托,请不要当着警察的面儿说杀人好不好?南晨星翻了翻白眼。

  秦峰嘿嘿笑着,进了屋子。他到现在一个人都没杀过,对杀人他是有一定的恐惧感的。但是,当他运起修罗魔瞳后,那种深入骨髓的,想制造死亡,品尝血腥的诱惑却令他无法拒绝。

  ※※※※

  张洁在郊区的大路上跌跌撞撞的走着,初时走得很慢,后来却越来越快,最后她那本来无力地晃荡着的两条手臂自主地摆了起来,脚下则像踩了风火轮一般,风一般飞奔起来。

  她脸上的神情很精彩,时而咬牙切齿,愤恨不已;时而羞答答地一笑,娇羞无限;有时候又嘟起小嘴,作小女儿姿态;有时则是面孔扭曲,如母夜叉一般。

  她只顾边赶路边玩变脸,却没有发觉,身后已经吊上了一条尾巴。

  秦峰远远地跟着张洁,离她大概有一公里左右。郊区的视野很开阔,月色虽不明亮,但是秦峰运功于双瞳,现出修罗魔瞳,隔着一公里的距离,也能将张洁瞧得清清楚楚。

  他全身穿着黑色的衣服,融进夜色之中,张洁行快他便加速,张洁走慢他便减速,始终保持着离她一公里的距离。

  早在与张洁过招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应到了张洁身上的真气。尤其是她使出那快得如同虚影的手法换枪的时候,那种真气冲击的感觉便越强。

  但秦峰有些想不到的是,张洁明明有着亚洲第一快手,有着非常雄厚的内家真气,她为什么不用武功和自己正大光明的对打,而是要用枪?

  难道在现代社会,武功当真已经起不到作用,当真要被火器完全取代?

  连武者自己都不信任武功,还会有什么人能信任武功?

  像欧阳静、宋慧智、周雅琪这三个人造神,从与欧阳静动手的经验看来,她们只是力量强大,但是运用力量的技巧却少得可怜。如果她们肯学武功,哪怕是最大众化的表演性质的武术,她们的实战能力肯定能上一个大台阶。

  可惜,她们好像只相信自己的力量,也不信任武功。

  秦峰心中暗叹,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秦峰会真正相信自己的功夫了吧。毕竟,他学的功夫是秦家先祖留下来的。

  张洁的速度很快,明显是练了轻功的。如果是普通人在追她,那还真的追踪不到。

  虽然她的轻功跟秦峰比起来还略逊一筹,但是秦峰知道她之所以速度快不过自己,全因为她的内力虽雄厚,却远不比不上自己。

  当然秦峰有些汗颜,自己的内力并不是一点一滴修炼起来的,而是靠着祖宗的遗泽速成的。这让秦峰有种自己是二世祖的感觉,仗着父辈的财富耍威风。

  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张洁便进了市区。

  现在还不是很晚,市区里边儿很热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大街上车来车往很是热闹。

  张洁并没有坐出租车,她稍稍放慢了速度,在市区的大街小巷间穿行。

  秦峰放出一缕气机悄悄地将她的气息锁定,到了市区人气太杂,秦峰怕跟丢了她,便拉近了距离,在离她五百米左右的后方吊着她。

  张洁很是小心,带着秦峰在市区绕着圈子。秦峰知道她并没有发现自己,以张洁的实力,想凭气机感应发现跟在她身后五百米的秦峰,暂时还力有未逮。她之所以会绕圈子,秦峰猜想这大概是杀手的习惯。

  跟着张洁绕了大约两个小时左右的圈子,张洁才来到了市区南部的一片小别墅区。

  秦峰知道这地方,这里的别墅虽小,但设施却是世界一流的。别墅区里住的不是高官显贵,就是商业大亨。

  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左右,别墅区已经大半陷入了黑暗之中,只有少数房屋里还亮着灯光。

  张洁并没有从小区正门进去。她在离正门很远的地方寻了一处墙角,就那么轻飘飘地跃上了高达三米的围墙,跳了进去。

  秦峰藏在路灯照耀不到的阴影里,飞快地掠到张洁进入的那处围墙脚下,掐着自己脉搏数了十下,便腾空跃起,直接越过围墙落进了小区里边儿。

  张洁的气息还在移动,秦峰懒得观察周围的环境,在阴影里高速移动着,紧追着张洁的气息。

  哥你跑路吧!张洁进了她家别墅大厅,对仍坐在大厅里等着她的好消息的张昌羽说道。

  她进来的时候,张昌羽正在看花花公子扮知识分子,听她这么一说,惊得跳了起来,狠狠地把书一摔,叫道:你说什么?

  张洁有些厌恶地看了这个无能的哥哥一眼,淡淡地道:我失败了。秦峰不是一般人,他打败了我,又放我回来给你带个信儿,说是从明天起,就要开始追杀你。站在妹妹的立场,我不得不很遗憾地告诉你,你惹着惹不起的人了。现在就跑路吧,否则的话,你可能活不过明天了。

  张昌羽瞪大双眼,脸色铁青地盯着张洁。他自然看到张洁两肩的伤口了,虽然伤口已不再流血,但是沾在风衣和皮衣上的血迹仍清晰可见。

  我不是提醒过你,让你小心点儿吗?张昌羽暴叫道:是你说你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他的!要是听我的,多带些人去,带足火器,我就不信还杀不了秦峰那小痞子!妈的,现在事情搞砸了,让秦峰知道你是我派去的

  请注意你的用辞。张洁轻蔑地道:记住,我不是你派去的,我是你请去的。就你,还没资格跟我说‘派’这个字儿。再说了,人多就一定管用?秦峰他可是连子弹都躲得过的。我张洁杀不了的人,你手下那些个枪手全加起来都伤不了他一根毫毛。

  张昌羽指着她,叫道:总之我不管,这件事是你搞砸的,你就得给我搞定!妈的,想要我跑路?他秦峰也不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小洁,我丑话说在前头,要是秦峰他真找我的麻烦,我就算死也得拉你做垫背!

  嗬,翻脸不认人了啊!张洁瞪了张昌羽一眼,就凭你?嗤,凭什么拉我垫背?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就冲你刚才那几句话,我就得要你的命!

  张昌羽盛怒之下,被张洁满是杀机的双眼一瞪,顿时打了个冷战。他这时才想起,自己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姓张的小妹,乃是出了名的杀人如麻。自己不是跟她一母同胞,是不是同父都还说不准,要是真惹恼了她,说不定她还真的能把自己一枪给嘣了。

  对不起小洁,我这不是,这不是急吗?张昌羽飞快地变了脸色,涎着脸说道:你就帮帮忙,行行好,算哥求你了好不?你,你今天晚上再辛苦一趟,把家里的枪手,还有你帮里的枪手都带上,多带几杆长枪。对,还带上点儿炸药,把秦峰他家院子炸平了他还不死?

  张洁叹了口气,说道:哥,不是我帮你,实在是我不能帮你。你别看我肩膀上就这两个伤口,可是你不知道唉,说了你也不明白。不行了哥,我得赶紧疗伤去,要是再拖,我这两只手可能就真废了。

  惊寂指的指力虽然被她的护身真气挡下一部分,可是仍有一部分从伤口窜进了她的经脉之中。刚才她是用自己地真气强行压制着,令指力无法发作,现在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非得马上疗伤,将潜伏在她双臂经脉中的指力化解不可。

  张洁匆匆跑到了楼上,只留下张昌羽一个人在大厅里。

  他呆呆在站在大厅里,脸色阴睛不定。过了好一阵,才低声咆哮道:妈的,这个野丫头,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摁在身下!说完,他冲门外大吼一声:肖庭!

  正在门外值守的保镖肖庭开门走了进来,对他略一躬身,说道:什么事,少爷?

  张昌羽咬牙道:打电话,把所有人都叫过来,老子要亲自带队,干掉那小痞子!

  肖庭点头道:是,少爷。他掏出了手机,刚准备拨号,忽然闷哼一声,一头栽倒在地。后脑勺上不知何时多了个圆形孔洞,鲜血掺合着脑浆泊泊流出。

《《极品狂少》大结局免费阅读 《极品狂少》最新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