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拿西凉刀》大结局免费阅读 《手拿西凉刀》最新章节目录

《手拿西凉刀》大结局免费阅读 《手拿西凉刀》最新章节目录

手拿西凉刀

时间:手拿西凉刀作者:黄哥

手拿西凉刀小说

《手拿西凉刀》是黄哥创作的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手拿西凉刀》精彩节选:仙人渡乡长刁德,看到出来的竟然是个小毛孩子!虽气度不凡,依旧不能够遮盖年岁在他脸上十分清晰的青涩。马超可没有想那么多,乡长?自己在当混混的时候,可是好好地收拾了自己个贪官污吏的,所以一直对于这些父母官没有多大的感觉:你就是那个幼稚?本官刁德。哎哟,还吊的?有多吊?不知幼稚,找我师父有何事?原来是医圣的徒弟,...

《手拿西凉刀》是黄哥创作的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

第18章白衫小将军

  仙人渡乡长刁德,看到出来的竟然是个小毛孩子!虽气度不凡,依旧不能够遮盖年岁在他脸上十分清晰的青涩。

  马超可没有想那么多,乡长?自己在当混混的时候,可是好好地收拾了自己个贪官污吏的,所以一直对于这些父母官没有多大的感觉:你就是那个幼稚?

  本官刁德。

  哎哟,还吊的?有多吊?

  不知幼稚,找我师父有何事?

  原来是医圣的徒弟,是说怎么会这般无礼?不过刁德在官场混了这多年,也知道这些有点真正本事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再加上,华佗可是医圣,虽然自己造福一方,但是和这种在民间已经有这样名声的人物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傲气的资本。但是也不要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来打发自己啊。

  听闻医圣,恩泽薄地,特地登门拜访,聊表谢意。

  马超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聊表谢意,你倒是表示一下啊,来看看、来聊个天,就是表示了?

  师父没空!要是你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就请回吧!

  闭门羹来的这么迅猛,是刁德没有想到的!

  不知小哥怎么称呼?

  老子,马超!

  嗨!这小孩太没大没小的,难道这这是医圣教出来的徒弟么?看来这个医圣的医术高明,但是这个带弟子的能力确实一般啊!无礼,太无礼了!

  这个,我特意来

  马超不耐烦了,当官的都是这样,磨磨唧唧的,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在点子上,就像是一直苍蝇一样嗡嗡个不停。

  好了,知道了!回吧!耽误我修行的时间!再说了,我们在这个仙人渡呆不久,过两天就走了,你就不要来献殷勤了!

  刁德这下可真生气了,虽然说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内心已经被这个对自己抱着偏见的马超给气的三魂不再!就在刁德正要发火的时候,突然一人冲了进来。

  看到刁德一脸怒火,也就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便直奔刁德,耳语一番,刁德瞬间脸色大变,对马超一抱拳:既然医圣清修,那本官也就不叨扰了!

  说完便和他的人,一阵小跑出了任府。

  本以为还能洗刷一下刁德的马超,直接被晾在了大厅之内。

  此时,任侠也是一阵小跑,看到马超愣在那里,便一阵大声说道:哎哟,遭了,遭了,黄巾来了!

  黄巾?对了,现在还有一些黄巾余孽,虽然朝廷到现在为止,确实已经将大部分的黄巾给灭了,甚至连他们的头领张角也都死了好几年了,不过黄巾这场起义,可只是张角他们这些主力军,还有很多响应黄巾的。甚至很多的山野流寇,为了给自己出师有名,几乎都打着黄巾的旗号。主要是黄巾的影响力大,趁着余威,可以让一些小地方的守军望风披靡!

  不过好像这个刁德,并不是什么软脚虾?难道自己恨屋及乌了?

  任老爷,这个刁德,为官如何?

  任达竟然没有从马超的眼里看到一丝慌张,却反而来问刁德,不明所以,沉思一下,便如实回答道:为官清廉,力保一方平安!

  哦豁!果然,自己冤枉了好人!本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但是没想到竟然还能遇见个白的!

  这个乡镇上,兵力如何?

  兵力?如果关闭城门,全民皆兵的话,还是能够抵抗的!

  全民皆兵?开什么玩笑?马超对东汉的百姓的认识,其实还是建立在二十一世纪的百姓的基础上,大家几乎打个架都是嘴炮,现在还来什么全民皆兵,难道要百姓们用嘴巴将别人的真刀真枪给骂弯了去么?

  马超直接跑到内院:王川,集合死士!

  至少现在自己的这百来人还是能够使用武器的,这一路走来,马超他们还是遇到一些流寇,三五成群的,在死士的面前几乎都是秒杀的感觉!所以马超还是对这百十个死士很有信心的。

  最主要的还是怕这里的百姓,莫名其妙的送了性命!

  东汉末年,已经被黄巾给败坏的不成样子,在加上朝廷的横征暴敛,根本都没有几个能够安生的百姓!但是哪一个王朝能够离得开这些平头百姓?

  虽然马超没有太大的情怀,但是心里面还是有那么点点救民于水火的愿望。

  死士集合的很快,甚至群情激奋,早就知道跟了主公,肯定会在刀刃上求个高低,既然来了,肯定只等马超一声令下,冲锋陷阵,至死无怨。所有的死士们,全部拿着自己安身立命的镰匕,寒光闪闪。

  马超带着一群人,奔向墙头!

  果然是黄巾余孽!城下全部头裹黄巾,长枪大刀,虽然队伍不甚整齐,但是至少有三、四百号人。

  为首的一人骑着一匹黄骠马,看见马超他们出现在墙头,便拍马向前:刁德,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还敢组织百姓抵抗?你这小镇子,在被我兄弟们冲杀几次,可真的就会成空的了哦?难道你以为,我在吓你不成!

  张渝!你听清楚了,我刁德为这一方父母官,肯定不会任由你们这些土匪为非作歹的!要死,我也要和仙人渡共存亡!

  马超又是一愣,没想到这个唠唠叨叨的家伙,竟然这般血性!

  马超血气方刚,或许是受原来的马超的思维的影响,主要是两军对垒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便转过头对王川、贺建以及任达布置了一下,然后又对刁德说道:乡长!求一匹战马,我要和他们斗将!

  刁德这才发现马超他们,而且看到任达等人竟然都领了马超的命令,从朝后门奔去。虽然不知道这个马超究竟有什么安排,不过现在自己手上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斗的,唯有死守而已!不过现在马超竟然要求要斗将,马超并没有穿自己的盔甲,而是一席白衫,难道这个家伙竟然是个武夫不成?

  要马可以!但是这个斗将,还请马少年,三思而后行!这群人嗜血如命,要是真的跟他们斗出了血性,就没有那么好打发了!

  打发?怎么打发?

  送人、送钱、送粮!

  送你麻痹!牵匹马来!马超一听直接开骂,本来还以为这个父母官能够有些本事,没想到还真是个软蛋一个,看来还真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

  刁德闹了个大红脸,其实这个手段,自己确实已经用了很多次,才能保证了这仙人渡的一时平安,但是没想到这群土匪竟然这么贪而无信,就算是积粮再多,也经不起他们隔三差五的来搬的!既然这个马超要求斗将,肯定还是有点本事的,刁德也只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吩咐人牵来马匹!

  马超手握铁枪,跨马出城!

  张渝看了看孬马上的白衫少年,吐出一口浓痰:送死之人,报上姓名!

  老子叫马超!你的人头我要了!马超就像是在说一个不争的事实。

  哈哈哈哈!张渝一阵狂笑。连墙头的刁德都为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马超感到一阵惋惜,毕竟还是太年轻,单枪匹马,不批甲胄,而且还出言不逊,这不是下去找死的么?

  好!爷爷我给你个出风头的机会!说完便双脚一夹,黄骠马奋力本想白衫马超,长刀横握,一副所向披靡的气势!

  马超冷静下来,三商现,发现张渝的武商只是一个小小武将!

  信心大增,驭马直冲!

  在马超眼里,张渝这冲刺的姿势,命门大开,虽然脚下这匹马的速度并不能赶上黄骠马,气势上也落了一成!

  相距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马超直接脚踏马背,冲天飞出,居高临下,竟然将自己的气势压过了冲锋中的张渝!

  铁枪直刺左肋!

  就像出击的毒蛇!

  张渝完全没想到马超既然会弃马!而且刺来的角度竟然如此刁钻!

  中!

  马超的铁枪从左肋进,右肋出,贯穿了张渝的胸腔!

  马超吃力将抢一横,张渝竟然被其挑起来!马超将力道一收,骑上了黄骠马,双脚一夹,黄骠马停!

  马超一扯马鬃,黄骠马缓缓调转马头,向着那三、四百号头裹黄巾的土匪!

  那三四百人,都瞪大了眼睛,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头领竟然已经被人挑在了长枪之上!张渝的两个眼珠突出,至死不明!

  降者生,战者——死!

  死字一出,马超将张渝的尸体甩出,驱马上前,直接将还在半空中的张渝的头颅给击了个粉碎!

  这太震撼了!那些黄巾匪在战乱中聚伙,也就是在些小村小乡中,吓唬吓唬已经胆小如鼠的大汉官员,什么时候真正的经历过这么残忍的战斗?

  黄巾匪一看头领已死,而且还被刺爆了头颅,早就被吓得魂不附体,一声大叫,所有人都开始作鸟兽散!部分骑马的,更是快马加鞭,不敢做任何停留,生怕这白衫骁将,飞到自己的跟前,碎了自己的大好头颅!

第19章收编黄巾匪

  马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果然如此!

  看到这群土匪的队形,马超就没有将这三四百人放在心上!这绝对不是正规的黄巾军,也没有黄巾军那样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这群人只是打着黄巾的旗号的土匪而已。要么只是刚刚收编,还没有成为真正战斗力的新军。

  土匪、新军,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一些混混、流民而已。吓一下,定会散走!

  本来没有想到会能够这么轻易的拿下张渝,武力实在太低,所以马超做的比较血腥,为的就是将这三四百人吓得屁滚尿流。

  现在看到人群散去,目的达到,也就不作停留,打马回城。

  来到墙头的时候,刁德刚刚吐完,看见马超上来了,赶紧整理了下自己的官服,对马超深鞠一躬道:马英雄,果然非凡!

  马超看了看还有秽物为擦净的刁德,并没有说话,只是站到了墙头,望向逐渐远去的黄巾匪。

  刁德也知道马超肯定还是有点生气,毕竟自己作为一方父母官,却选用了这么软弱的方式来对付土匪,甚至都不能用对付两个字,只能说是迎合。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现在就算将这里的匪患报上去,几乎都是石沉大海,现在朝廷里面争权夺利,外面又是匪患四起,早就没有过多的兵力派到自己的乡里面来!

  刁德看到鸟兽散的土匪,心中不由微微一叹,又有点不甘道:哎,就算是赢了这一场,但是只要英雄一走,这些人又会有新的头领,然后继续到仙人渡讨生的。

  我又没有说要放过他们。马超淡然的说道。

  刁德听到马超这样说,心中不由惊喜,难道刚刚马超竟然有所安排?

  也就是说这困扰的仙人渡的匪患,竟然能够得到根治?

  英雄,大恩大德,刁德没齿难忘!

  马超没有立即接话,沉思许久,才开口说道:彻底解决这里的土匪,仙人渡也能太平一阵。我要四百骑兵装备,不知刁乡长可否帮忙?

  刁德一听,如果没有这些黄巾匪的劫掠,四百骑兵装备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立马回道:包在本官的身上!不过我这个小乡镇,可能没有太好的战马,还望英雄见谅。

  无妨。

  马超将要离开仙人渡,毕竟鹿门山的祥瑞大会,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原来本想让任家出点钱,给自己一些马匹,但是现在有这么个机会,马超便直接问朝廷要粮。虽然说现在马超并没有官方的身份,但是现在做的也算是剿匪的工作。便没有和刁德客气。不管是什么马,只要能够代步就可以了。

  马超和刁德直接来到了任府,刁德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猥琐官员,虽然已经叫人去负责收集军备,但是他还是想看到马超究竟是不是真的已经将匪患给平定了。

  马超也没有多说什么,回到任府,直接在主厅的客座上老神自在地坐着。而刁德便坐在马超的对面。而任侠坐在主位,不过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还知道,便小心翼翼地陪着两个自己都不想得罪的人,说说话。

  一炷香的时间。任达先跑了回来,满脸血迹,不过眼神兴奋不已。

  这幅浴血的造型还是将他的老爹给吓得直接站了起来,以为这个混蛋儿子又在外面惹了什么事儿。

  任达根本不鸟自己的老爹,而是向着马超,单膝跪下,拱手道:启禀主公,不才不辱使命,拿下城西黄巾!

  马超点了下头,并抬手让任达起身,面带忧色问道:伤亡如何?

  无伤!

  马超这才一块大石头落地了,看到任达这幅造型,又没有看见王川和贺建,马超还是有点担心的,虽然他对青狼死士的战斗力有一定的认可,但是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的集团大规模的作战,如果真的出现较大的伤亡,对于现在一穷二白的马超来说,还真心疼。

  这百十号,青狼死士,才是自己唯一的资本啊!

  看到马超的举动和问话,任达心中也是一乐,看来自己新认的这个主公确实是仁主,体恤手下,便又继续报喜:本次行动共斩首六十余名黄巾,还有三百多名全部缴械投降,现在王大哥和贺大哥,正在清缴匪窝里面的辎重,先叫我回来让主公放心。

  你没什么事儿吧?马超看任达面脸血污,虽然自己知道这个武力超群的家伙,肯定不会有什么事儿,但是还是出言安慰一下战战兢兢的任侠。

  任达咧嘴一笑:多砸了几个,所以搞成这幅样子。现在那群黄巾早就魂不守舍,完全没有什么抵抗能力。

  走,我们在城门去等着。

  刁德这才缓过神来,困扰了他这么多年的黄巾匪患,竟然在别人无伤的战果下,全部剿灭了。相比于自己的畏首畏尾的妥协战术,这个马超确实太让人震惊了。没想到马超手中竟然有这么一支战力惊人的队伍,看来医圣出山,多半都是为了自己的徒弟!

  现在群雄闪耀,由此看来,这乱世又要多一名虎人了!

  刁德很是精明的,便又加快速度。吩咐下去,催促四百军备的装备!如果自己在马超起于微末的时候,能够尽最大的能力支持一番,指不定就是自己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现在朝廷不可信,民心不可信,唯有这雄鹰般的英雄,不得不信!

  仙人渡,城门口。早就有人官兵将门口的血迹打扫干净,现在已经看不到任何血腥的场面。甚至连任达都不知道就在一、两个时辰之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看到在仙人渡呼风唤雨的父母官,现在竟然这么低调的恭顺的走在马超的身后,任达还以为是自己的战果辉煌,才得到了刁德尊重!这软蛋,要是先前早给自己一队官兵,这群黄巾,这么会轮到主公来剿灭?!

  虽然任家也有一些自保的私兵,但是那些就像是父亲的心头肉,完全不愿意拿出来亮亮相,这才让空有一身武力的任达无处施展!甚至这个原因,任达一直瞧不起故步自封的父亲,以及胆小猥琐的刁德。

  还是主公好!这般手段高!看来以后自己手中的大锤,终于有舞台尽情的施展了!

  过了好半天,才看到一队人马,姗姗来迟。

  马超看到这么大队人马的时候,便笑了。一直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穷死、饿死!现在看来,这个事情是自己想多了!

  整整十七辆马车,每个车子都是由两匹马在托运!

  贺建一人骑一匹黑马,引领马队,在前面带路!

  而王川也是骑着马,指挥着死士,押送着黄金降匪!

  贺建看到马超竟然站立在城门外迎接他们,吓了一跳。直接从马上飞奔下来,展示了下自己的轻功,同样单膝跪下,禀告道:禀主公,本次剿匪大获全胜,得俘虏607人,马匹103匹,辎重,辎重,还待估算。

  竟然有六百余人?马超留意了下,发现还有很多的妇孺,看来这些黄巾匪虽然落草,其实也多是拖家带口,乱世中,最苦的还是百姓,甚至马超都没有在那些妇孺的身上看到一丝畏惧,世道如此,或许他们看得比马超还来的清楚吧。

  王川带着俘虏们过来,马超沉吟一声:辛苦两位大哥了!

  然后再次打量了下这些俘虏,马超本就存心想要招揽他们,便说道:叛乱罪大恶极,本该处死,以儆效尤。但是乱世当道,也怨不得大家。如果你们愿意参加我马超义军,我便恢复你们自由身份!

  俘虏便是奴隶!这些黄巾降匪还是比较清楚,要么就是入狱;做苦工,如果当官的觉得养不起这几百口人,将他们就地斩首,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土匪、乱民的罪名,这绝对要杀头的!

  现在竟然听到这白衫少将,竟然愿意恢复他们自由身份!

  便在一些人带头下,开始求饶!

  马超又向王川、贺建、任达、刁德吩咐了下,留下勇武之士,并将那些妇孺和体质较差的,全部交给刁德处理,给他们一个生存的机会。

  刁德当然欣然领命!虽然他也知道,现在马超只是个白身,但是就现在这个状况来看,谁能够决定生死,肯定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乡长!

  刁德甚至要为马超请功!

  马超也没有劝阻,不管怎么样,只是希望他能将自己的要求满足。

  两天后,刁德便拿着马超的任命,以及四百匹马来得任府。

  马超就这样变成了仙人渡的蔷夫!竟然是东汉最末的一种县官,还有工资百石。甚至比什么亭长、什长、伍长还要大的官。不仅仅马超成了蔷夫,任达因为剿匪有功成了一名什长,而王川和贺建双双被任命为伍长!

  王川和贺建根本对这么没有什么感觉,毕竟青狼族与世隔绝的状态,并没有受到尘世这些官僚体系的毒害。

  然而任达却喜上眉梢,也不知道在高兴些什么!

《《手拿西凉刀》大结局免费阅读 《手拿西凉刀》最新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