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966g文学网

《勇救夫君巾帼不让须眉》(免费小说)&(俞天兰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SC 作者:自由精灵 时间:2019-07-19 16:06:45 主角:

《勇救夫君巾帼不让须眉》(免费小说)&(俞天兰全文在线阅读)

勇救夫君巾帼不让须眉

主角叫俞天兰的小说叫做《勇救夫君巾帼不让须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自由精灵写的,俞天兰《勇救夫君巾帼不让须眉》免费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第14章:出乎意料

  揉了揉发胀的额头,白思绮冲碧楠摆摆手:你起来吧,这些事,咱们再慢慢商议。

  碧楠起身,立在一旁,语声细细地问:小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离开将军府,回白家吗?

  你先去外面看看情况,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

  是,奴婢遵命。碧楠答应着,躬着身子退出门外,独留白思绮在房中。

  阖上双眼,细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莫明穿越到这将军府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白思绮心中已有计较,遂拿过一张纸笺并一支笔,将所思所想慢慢地记录下来。

  小姐,外面没什么动静。碧楠查探明白,回转房中,谨慎地将房门关好。

  唔,白思绮头也不抬,继续在纸上写写画画,忽地停笔,抬头看向碧楠,碧楠,我记得你说过,你从十岁起,就开始跟在我身边服侍我,是吗?

  是,是这样。碧楠眼中闪过一丝迟疑,这,有什么问题吗?

  那倒不是,我只想问问,在你看来,白老爷,也就是我爹爹,对我如何?

  老爷他碧楠略一犹豫,方才垂头答道,很疼爱小姐

  是么?在职场里打滚数年的白思绮,敏锐地捕捉到碧楠神情中的微妙变化,却没有说破,只轻轻地哼了一声。

  小姐!碧楠听出她话音中的不悦,赶紧曲膝跪下,试图弥补方才的错误,奴婢没有说谎!老爷是真的很疼爱小姐,从来不曾让小姐受半点委屈,凡是小姐想要的,老爷总是竭尽所能地满足或者是,或者是因为小姐是女儿家,所以从小未免严了些个,但这也不能说,老爷对小姐不好

  碧楠语无伦次地说着,反倒给人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白思绮也不表态,就那么冷冷地睨着她,任由她自说自话下去。

  小姐!见白思绮仍旧一脸漠然,碧楠急得哭出声来,你就算对老爷心存不满,但看在大少爷的份儿上,也不会弃白家于不顾吧?

  大少爷?!白思绮的眉梢轻轻向上一挑。

  是啊,小姐你难道忘了吗?以前你每次生病,总是大少爷亲自照料,喂汤喂饭喂药,有次你被拍花子的拐去,是大少爷带着人,不吃不喝地追了六天六夜,差点把命都搭上,才从贼人手里将小姐您救回可大少爷自己却,累得当场晕倒,回府后接连昏迷了整整三天,就连大夫都说,大少爷的身体已经衰竭到了极点那次,您跪在大少爷的榻前,说只要他能好起来,就算折寿二十年三十年,您都愿意

  白思绮面露讶色,心中不由动容——饶是她生性凉薄,可听到白思绮兄长的所作所为,也不由心生感佩——如果白家,真的还有这么一位全心呵护自己的兄长在等着她,那么,她的确做不到,拔脚开溜,置白家的生死存亡于不顾。

  大少爷知道爹爹命令我窃取机密的事吗?

  这个奴婢不知道。

  白思绮正想再细问,院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接着就听傅管事朗声唤道:少夫人,老夫人有请!

  老夫人?她这个时候唤自己去,会有什么事?白思绮心中疑惑,朝碧楠使了个眼色,碧楠会意,立即起身,先行迎了出去。

  傅管事,少夫人正在房中歇息,不知老夫人有何事吩咐?

  奴婢只是奉命来请少夫人,至于是何事,少夫人去了便知。傅管事神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异样。

  碧楠顿了顿,正欲转身,回头却见白思绮翩翩而出,朝傅管事点点头道:有劳傅管事了,既是老夫人有请,这便去吧。

  三人离开西跨院,穿过曲折的回廊,一路行至贞宁夫人寝居宁致院外,早有大丫环上前,将白思绮迎入门内。

  甫一站定,白思绮眼角余光便扫到立在旁侧的慕飞卿,心下微微一怔,赶紧敛神静气,上前施礼道:儿媳拜见母亲。

  罢了,贞宁夫人摆摆手,面上倒不见任何不悦,娓娓开口道,思绮啊,听卿儿说,你想家了?

  媳妇确是想家了。

  也是,快三年了吧,你都再没回去过一次,想来老亲家怕也惦记得紧,既然如此,就让卿儿陪你走一遭吧,也省得你心里总是老惦记着。

  什么?!白思绮大吃一惊,不由倏地抬头,直直地看向贞宁夫人,一时竟顾不得礼数仪态。

  怎么?有何不妥吗?

  没,没有。贞宁夫人的要求,的确大大出乎白思绮的意料——难道她对慕飞卿和白思绮之间的种种,真的全然不知情?还是——另有打算?

  不等她将思绪理清,贞宁夫人已端起手边的茶盏:既然如此,你们小两口且先回去,好好商议一下归宁的事,我这个老婆子就不虚留了。

  白思绮诺诺地答应着,飞快地扫了慕飞卿一眼,旋即退出,慕飞卿随后跟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两人一路默默地走着,直到进了西跨院,白思绮才停下脚步,倏地转身,定定地看着慕飞卿,语气极是不善地道:慕大将军,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慕飞卿瞥了她一眼,慢慢走到石桌旁坐下,冷哼道:难道你觉得,我很乐意陪你去跳白家那个陷阱?

  陷阱?白思绮双眉上挑,眸中隐隐有火花跳跃,什么陷阱?

  你可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慕飞卿哂笑,白思绮,别在我面前装无辜和纯情,这一套,对我没用!

  装?!无辜?纯情?!白思绮报以相同的冷笑,慕飞卿你搞搞清楚,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要你陪我一起回白家!如果白家真是火坑陷阱,让我一个人去跳好了!

  一个人?慕飞卿浓眉一掀,看样子,你早已做好充分准备,还是——

  你愿意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我没有必要解释!如果没别的事,慕大将军这就请回吧,我还要整理行装,就不奉陪了!

  这么急着赶我走?慕飞卿站起身,走到白思绮面前,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的全身,眸色转而黝沉,难道你,真的已经得手了?

第15章:瞬间火花

  得手?白思绮心中憋着一股气,也顾不上慕飞卿是否会误会,重重哼了一声,反唇相讥道,是啊,我已经得手了,请问慕大将军准备如何对付我?是再次看管起来?还是直接扫地出门?

  慕飞卿正要说话,吴九忽然匆匆跑进来,附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慕飞卿脸上微微变色,扫了白思绮一眼,转身疾步走出房门。

  白思绮长舒一口气,端起旁边的茶盏狠灌了几口,这才高声叫进碧楠,让她和自己一起收拾行李,同时不忘借着随口的闲聊,多探听一些白家的内幕,以及白思绮过去的琐事。既然决定了留下,既然决定以白思绮的身份好好活下去,既然这趟混水自己必须去淌,那么就要提前做好功课,她可不想再杀出什么意外来。

  主仆俩边聊边动手,没用多长时间便打点好一切,碧楠去厨房取了晚饭,伺候白思绮用餐,刚吃了小半碗,房门吱呀一声响,却是慕飞卿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白思绮一见他,面色顿时一沉,放下碗筷睨着他,却不说话。

  都准备好了?慕飞卿的视线落到收拾齐整的几个大包袱上,眉峰微微一挑,看来夫人果真是归心似箭呢,只是不知道这包袱里,是否藏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

  白思绮噌地站起身,疾步走到床榻前,抓起包袱利落地抖开,把里面的衣物、荷包、头巾、香粉什么的,悉数倒在床上,双手叉腰,望着慕飞卿冷冷地道:你可看清楚了?若有什么让你起疑的,尽可现在全拿了去,省得以后又翻出来说事儿!

  罢了,慕飞卿略略一怔,视线飞速地从零落的一堆物事中滑过,随即淡淡地道,若真有,想必也不会给我看见,夫人这又何必多此一举?

  听出他话音中的讥嘲之意,白思绮气得怒火上涌,几欲发作,但转念一想,就算跟他吵个天昏地暗,也证明不了什么,反倒既浪费自己的精力,又惹人看笑话,当下草草地把东西塞进包袱里,饭也不吃,让碧楠收拾了碗筷,打水洁面,便合衣躺上床,扯过被子睡了。

  屋子里安静了半晌,白思绮心中稍平,猛地想起今天的晚课还没做,忙又坐起身来,侧头却见慕飞卿仍然端坐在桌边,正用一双精光湛然的眸子上上下下地细细打量着她。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白思绮没好气地开口,眼中浮起几丝恼怒。

  准备睡觉。慕飞卿理所当然地说道。

  白思绮默然,随即掀开被子,穿上绣鞋几步奔出门外,顺手抓起靠在门边的一根水火棍,就呼呼生风地舞将起来。

  慕飞卿也走到廊下,就着清浅的月光,看着院中女子矫灵的身影,眼中渐渐涨满惊诧——想不到短短几日,她的身手竟然又精进了这么多,难道说——

  吴九!慕飞卿两眼紧盯着白思绮,口中高喝了一声,吴九立即从暗影里闪了出来,有些惊颤地开口道:将军,有何吩咐?

  慕飞卿不说话,只是朝前方抬了抬下巴,吴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心下明白过来,压低嗓音道:将军,你是觉得夫人?

  从明日起,派两个人,日夜不错眼地‘保护’夫人。

  是,属下明白!吴九赶紧答应着,闪身消失。

  直到出了一身的薄汗,白思绮方才放下水火棍,调头朝房里走,也不管倚在门边的慕飞卿,侧身从他身旁擦过,吩咐碧楠准备热水沐浴更衣。

  碧楠红着一张脸,小心翼翼地看看她,又看看依旧直立在门边面无表情的慕飞卿,不停地朝白思绮使眼色。白思绮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多少有点欠妥,遂改了主意,道:也罢,那你就再去打一盆子热火来,我将就着洗洗,尽早安歇,明日还要赶路呢。

  碧楠这才答应着去了,一时屋里只剩下白思绮和慕飞卿两个,一个立在门边,一个坐在妆台前慢慢地解着发髻,谁都不曾说话,气氛沉默得有些尴尬。

  过了半盏茶功夫,碧楠打回热水,伺候着白思绮卸妆更衣,然后退下,白思绮重新回到榻上,拥着被子侧身躺下,长长地打个呵欠,阖上双眼。

  不多会儿,慕飞卿自己宽衣解带,也上``了床,在白思绮身旁躺下,两眼依旧睁着,炯炯地看着白思绮的后脑勺,似乎想瞧清楚她脑瓜子里此时究竟在想些什么。

  无论如何,被人这样盯着,都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白思绮咬牙挺了半晌,实在坚持不下去,呼地翻过身,本想质问慕飞卿一通,不料用力太猛,致使额头重重地撞上慕飞卿的唇。

  肌肤相接的刹那,两个人如触电一般,身体俱是一僵,昏暗里看不见彼此的神情,但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忽然急促的呼吸,听到勃勃的心跳。

  涌上喉间的疾言厉语,就那么咽了下去,白思绮恍惚了半晌,才微微回过神来,心中不由暗恼,再次转过身,拉起被子将整个脑袋捂住,好不容易才调匀气息,却也只是强令自己赶快睡觉,不要再去招惹身后那个让人揣摸不透的家伙。

  天刚蒙蒙亮,慕飞卿便起身下床,唤进碧楠,吩咐她伺候白思绮梳洗。

  睁着朦胧的睡眼,白思绮坐在妆台前,任由碧楠折腾,直到出了侧门上了马车,她仍旧是迷迷糊糊的,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马车缓缓驶动,微凉的晨风从帘间透进,吹在白思绮脸上,她不由缩了缩肩膀,旁边伸来一只手,将一件皮裘披上她的肩膀,白思绮习惯性地说了声谢谢,等话出口方才记起,坐在身旁的并不是以前那些熟识的同事或朋友,而是敌友不分的挂名丈夫,慕飞卿大将军,心下顿时一阵别扭,将头侧向一旁,佯作观看车外的风景,避开慕飞卿的眼神。

  太阳渐渐升高,马车已经驶出京城,离开平整的官道,路面慢慢变得坑坑洼洼,车身也颠簸得有些厉害,白思绮以前成天在外跑来跑去,火车汽车飞机轮船都坐过,也从来没有什么不适应,不想半天马车坐下来,胸口却开始阵阵发闷,恶心难受的感觉不住上涌。

《勇救夫君巾帼不让须眉》已上架V信公众号:金猴小说,关注后回复:勇救夫君巾帼不让须眉即可阅读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